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校园 >

(HP同人)S.S. by:人闲猫无事(下)(27)

时间:2019-06-20 21:45 标签: HP
软软得靠着自己肩膀的身体,因为无声滑落的泪水变得更加脆弱。霍格沃兹魔药大师的手抬起又放下,几经犹豫后终于抚上那个单薄的身体。微弱但不容忽视的小小颤抖,还有在颈间流得越发汹涌的泪水,一遍遍冲刷着SNAPE已
  软软得靠着自己肩膀的身体,因为无声滑落的泪水变得更加脆弱。霍格沃兹魔药大师的手抬起又放下,几经犹豫后终于抚上那个单薄的身体。微弱但不容忽视的小小颤抖,还有在颈间流得越发汹涌的泪水,一遍遍冲刷着SNAPE已经开始松动的坚硬壁垒。
  SUSIE清楚的听到头顶那声长长的叹息,还有背后明显的手掌热度。冬季的厚实衣物依然挡不住魔药大师骨节分明的手掌轻拍的节奏。当小女巫从半靠着对方变成被他完全包围住,当她终于能控制自己不再打s-hi魔药教授的衬衫,当她有些害羞的埋在那个人的颈间轻轻的打嗝又不肯抬头时,那声清晰又有些紧张还带着点不自然的声音飘进她的耳朵:“对不起,SUSIE,对不起……”
  半天没有一点动静。
  男巫试图撩开她碍事的长发,却被甩了个后脑勺。
  “SUSIE……SUSIE?”拍拍她,放低声音继续……
  “哼!”继续转头,不过因为刚刚已经扭了过去,所以,只好转回来再度面对那块s-his-hi的苍白皮肤。
  SNAPE不再开口,只是把她抱得更紧了些。他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的放弃原本的打算,更没想到自己会主动道歉,但他心里清楚的是,以自己这几个月来的行为来说,任何人都不会轻易原谅他的。
  “唔!”
  一瞬间传来的剧痛,让坚强的魔药大师轻呼出声,被咬住的颈部,越来越用力的牙齿,还有对方几乎实质化的怒气……斯莱特林小蛇终于做出了霍格沃兹学生想做却不敢做的举动……向来强势的男人却不敢反抗。
  直到尝到齿间淡淡的铁锈味,牙尖嘴利的小蛇才缓缓松口。她闷闷的把头埋在黑衣男巫宽阔的胸膛里,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终于能舒展眉头放松的沉入久违的深眠……
   
66 第一次 ...
  半夜时分,SUSIE是在一片泰山压顶的重负中挣扎醒来的。
  透过湖水后漫s_h_è 的清冽月光穿过地窖的窗户,给原本黑暗的房间带来微弱光线。睁开眼后看见的不是自己习惯的景色,小女巫在瞪着对面墙边那组高大的书橱朦胧暗影发了三秒钟的呆后突然转头看向身边。
  小女巫逐渐适应了房间的昏暗,足够近的距离让她可以看见明显清理过自己的男巫在睡梦中还没能舒展的眉头。他的黑发虽然不再油腻,但眼下的y-in影依然浓重,消瘦的脸颊让他的颧骨更加明显,原本就不甚健康的皮肤除了苍白,甚至隐隐的开始泛黄;大鼻子旁的法令纹越发深刻,让这位本就严肃的教授在睡梦里看起来依然威严十足。男巫半侧着身卧着,一只手支撑着自己的头,另一只手占有般的横过SUSIE的上身,毫不客气的压在她的胸膛上,重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没有去挪动那只手臂,SUSIE只是尽量小幅度的调整姿势,以便自己借着幽暗的光线一遍一遍的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仔仔细细的用目光沿着轮廓和线条刻画着。安静却并不睡得并不安稳的黑发男巫,敏锐的有了反应,在睁开眼睛一瞬间清醒过来的黑眸,看到SUSIE的微笑后慢慢放松。
  “你好,西弗勒斯。”凑过去,在他的脸颊上轻吻,SUSIE突然有种奇特的安宁。仿佛这个动作多年前就已习惯,仿佛这个人在身边已经很久很久。
  “唔。”刚刚清醒时的沙哑声音比平常更多了几分磁x_ing,黑发男巫在她的唇边回吻,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后就缩回去了。他一边坐起身,一边拿起魔杖挥动了一下。
  凌晨两点二十分,离天亮还有好几个小时。
  顺便点亮了魔法灯光的SNAPE靠在床头。昨晚小女巫在自己怀里睡到天昏地暗,素来冷硬的魔药大师在几经犹豫后还是把她放到自己的床上。虽然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同床共枕,但特别的环境依然让他有些罪恶感。圣诞假期,地窖里没几个人,也许现在让恢复清醒的女孩回到自己的房间才是正确的选择。
  早已习惯对方面无表情的SUSIE靠过去,抚上自己前一夜的杰作,明明一个咒语,一剂魔药就能搞定的伤口,此刻依然存在,粉红色半圆形的伤疤,在低领的黑色丝绸睡衣衬托下更加明显,大喇喇的昭示着斯莱特林小女巫昨晚是多么的凶狠愤怒。
  “对不起……”轻轻的吻上去,在那个伤口的旁边,沿着逐渐蔓延开的红晕贴近魔药大师的耳朵,“对不起,西弗勒斯……”
  不管怎么说,咬人是不对的,SUSIE给自己的行为找借口,以光明正大的掩饰看到自己身上一丝不乱的衣服后,心里那点点的不舒服。 
魔药大师的气息逐渐不稳,那个导致自己几乎一夜未眠的女孩正一脸无辜的挑战他仅存的自制力。脖子上柔软的触感,耳边炙热的呼吸,还有……那一声声足以蛊惑他的呢喃。
  圣诞节假期的第二天凌晨,霍格沃兹的魔药学教授发现自己再度陷入了无比甜蜜又痛苦的折磨当中。
  没有得到反应的小女巫不死心的靠得更紧了些,她依然低声轻喃恋人的名字,想要获得他的注意力。地窖里寒冷的空气让她感到畏缩,她努力想从另一个人的身上汲取更多的温暖。单薄的织物无法阻挡SNAPE感受到年轻恋人的柔嫩肌肤,尽管只是手指的轻抚,也足以挑断他最后的理智。
  “SUSIE,别在玩火……”抓住她的手,制止她一再的摸索,年长的男巫低哑着声音发出警告。
  疑惑的歪歪头,小女巫挂在脸上的表情无辜至极,看起来如同一个急切的贪玩的孩子,却没注意到自己的动作给对方带来多大的影响。
  “SUSIE,不是现在,你还没有……”
  堵住他的唇,那张刻薄的犀利的不是讽刺就是拒绝的唇,SUSIE赌气般的就是这么贴着,用力的封住那双薄唇,不前进也不后退,直到对方不再试图开口。
  “我成年了!”回到原先的位置,斯莱特林女巫有些泄愤的低喊:“麻瓜孩子们十六岁就成年了,没道理我就必须等到十八岁。”
  “不管麻瓜还是巫师,太过年轻总是容易受伤害的!我不想给你带来任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