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言情校园 >

重生日常+番外 by:容默(五)

时间:2019-04-24 23:05 标签: 重生 甜文 花季雨季 升级流
第189章 迷茫 迷茫 时间进入六月份时, 就意味着他们离中考不远了。 六月一日当天,市二模的成绩公布后, 叶蓁蓁感觉她整个人像脱水了一样疲倦。 根据以往的惯例, 市二模一般都会比较简单,是给考生们树立信心用的。不过题目简单就意味着,分数的差距会很小,
第189章 迷茫
  迷茫
  时间进入六月份时, 就意味着他们离中考不远了。
  六月一日当天,市二模的成绩公布后, 叶蓁蓁感觉她整个人像脱水了一样疲倦。
  根据以往的惯例, 市二模一般都会比较简单,是给考生们树立信心用的。不过题目简单就意味着,分数的差距会很小, 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会拉开很多分。
  叶蓁蓁原本会做难题的优势反而不明显了。这一次她只考了市300多名,可以说是很危险的一个排名。
  她整个人的心情都低落下来。
  虽说在实验中学,她排了年级第六,成绩还算稳定,可叶蓁蓁觉得市排名一出之后, 她整个人都被打击到了。
  这种难受的心情持续了将近一个星期。
  叶蓁蓁低落的心情,她身边的小伙伴们自然都感受到了, 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劝她是好。在他们这些人里, 叶蓁蓁已经是成绩最好的人了。
  叶蓁蓁知道自己成绩算好的,不应该在吕烁兰他们面前表现得太失落,好像在故意装X似的,可她是真的心情不好。
  她突然有一种放弃考长青的冲动。
  就是这次二模的成绩出来之后, 叶蓁蓁忽然感到非常迷茫,不知道自己累死累活的去考一个离家在外的学校干嘛。明明一高有她熟悉的一切, 在一高, 她也能不太费力地继续保持前几名的成绩,真不知道自己当初到底哪根筋抽了,听说长青好就一定要去考长青。
  宁肯做个凤尾, 也不肯留下来做j-i头。
  可现在的问题是,她连做凤尾的资格都很难够到。
  叶蓁蓁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可是为什么,她感觉自己离她的目标越来越远呢?
  人家重生小说的主角都是开了挂的,都不用付出多少就能轻松成功。可她呢?明明有在努力,还是不能像人家那样拔尖!
  这种徘徊在录取线边缘的感觉,真是十分煎熬。
  她胡思乱想了好几天。周日的时候,陆兰琪把她拖了出来,说是要带她去放松放松。
  不用说了,还有齐子初、吕烁兰、阮林江、万坤他们一起。
  一行人都没有开私家车,都是打了两辆出租车。让叶蓁蓁意外的是,这回他们没去市区,也没在L区本地的商业中心吃饭,而是去了金家村,也就是叶蓁蓁舅爷家附近的一家度假村。
  叶蓁蓁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这家度假村是陆兰琪家开的。
  度假村名为“世外桃源”,装修得古色古风。不过说句老实话,门口桃花的材质看起来有些粗糙。由装修可以看出,这家度假村是比较平民化的,价格也很亲民。
  陆兰琪领他们进门,笑着说:“让你们见笑了啊,这里是我爷爷开来养老用的,里面有钓鱼池,有温泉,不过最出名的还是农家乐的饭菜。咱们先去吃饭吧?”
  他们是中午来的,先吃饭,大家都没有意见。
  中午他们吃的,都是当地农家的传统食物。叶蓁蓁最喜欢喝他们这里做的粥,熬得十分香浓。她心情压抑,本来是没什么食欲的,不知不觉中却也喝下了一整碗。
  吃过饭,陆兰琪问大家是想去睡午觉,还是出去走走。万坤好动,说今天天气好,建议出去走走,其他人也都没有意见。难得出来玩一趟,睡觉的话太耽误时间了。
  见大家都说好,陆兰琪就说:“蓁蓁,你舅爷家不是在附近么,你带我们去走走吧?”
  叶蓁蓁想了想,就说好。几人去车棚骑了几辆自行车出来,一起向后山水库进发。
  陆兰琪坐在万坤的后座,把着万坤的腰,看向一旁努力蹬车的叶蓁蓁,有些无语地说:“蓁蓁,你怎么不让小阮载你啊?烁兰都让子初载着呢,就你要强!”
  叶蓁蓁小声说:“我嫌坐后座硌屁股。”
  万坤坏坏地说:“蓁蓁,我听到了哦。淑女怎么能说‘屁股’这个词呢,那叫臀部!”
  叶蓁蓁还没来得及骂他呢,陆兰琪先发话了:“闭嘴!就你话多!”说着还在万坤腰上掐了一把。
  万坤戏多,顿时吃痛地叫唤了起来,甚至还把自行车夸张地抖了一抖,吓得陆兰琪尖叫着抱紧了他的腰。
  万坤达成目的,得意地冲叶蓁蓁扬了扬眉毛,加快速度,驰骋而去。
  叶蓁蓁气呼呼地对一旁的好友说:“当初咱们就不该帮这个坏蛋追兰琪!你们看看他这副痞子样!过河拆桥,哼!”
  齐子初笑着为万坤说好话:“他就算是痞,那也是雅痞。兰琪跟他在一起挺好的,起码不会无聊。”
  这倒是没错。陆兰琪平时是个挺文静的淑女,在外人看来应该是个典型的大家闺秀。不过一遇到万坤,她整个人都变得鲜活起来。
  万坤最爱逗她,撕破她端庄的面具。陆兰琪气急败坏地去怼,万坤就一副享受的样子去受着,也不知道他这是什么心态。
  到达山脚下后,几人停好车,跟着叶蓁蓁开始上山。
  不用说,上山的过程中,万坤一直想尽办法地吃陆兰琪的豆腐,一会儿拉手一会儿搂肩,烦得陆兰琪一直打他,差点把万坤从半山腰上打下去。
  “你们小心点,都别闹了!”既然是叶蓁蓁带他们来这里的,就要对大家的安全负责,“这里虽然不是很陡,但却没有一条修好的路,还是挺危险的,你们都注意点脚下好不好?”
  “蓁蓁,干嘛这么凶嘛。”万坤悻悻地,玩笑似的说了一句。谁知阮林江在旁听到,却皱起眉,不大高兴地说:“你自己胡闹,还不让人说了?”
  万坤装可怜,看看叶蓁蓁,又看看阮林江:“哟,你也凶我,你们两个是一伙儿的!”
  被指控的两个人都不说话。
  正常来说,处于暧昧时期的男女,被人硬是拉成一对儿,其中有一个人必定要跳出来反驳才对。可他们两个谁都没说话,反倒让万坤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按套路出牌,这戏他演不下去啦!
  另一边,叶蓁蓁忽然有些心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