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都挺好/回家 by:阿耐(中)(6)

时间:2019-04-18 10:48 标签: 都挺好 回家 阿耐
吴非忙进去厨房泡糖水,心说怪不得明玉厨房里别的没有,红糖倒有好几瓶,看来她是常喝的。不由心疼,一个女孩子,事业做得那么好,哪是容易的。那是拿x_ing命换来的。她泡好红糖水,过去客厅,从明玉微颤的肩膀,看
 
  吴非忙进去厨房泡糖水,心说怪不得明玉厨房里别的没有,红糖倒有好几瓶,看来她是常喝的。不由心疼,一个女孩子,事业做得那么好,哪是容易的。那是拿x_ing命换来的。她泡好红糖水,过去客厅,从明玉微颤的肩膀,看得出她在啜泣。她拍拍明玉的肩膀,轻道:“我扶你起来喝,水温刚好。”
 
  明玉不知道自己被明成扇了的脸是什么效果,不愿意别旁人看到自己的狼狈,只得轻声道:“大嫂睡去吧,你明天还得辛苦。”
 
  吴非隐隐感觉有丝异常,她看到明玉背后白衬衫上印的那分明是几个脚印。脚印宽大,应该是男人的脚印。吴非火起,将茶杯往茶几一放,道:“明玉,我带你去医院。别拒绝我,我看到你背后脚印了。都是女人,没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明玉无语了,没想到背后给印上了脚印。她内心挣扎良久,才道:“大嫂,你扶我起来,我先喝了红糖水,不行再去医院。明成算是手下留情,没太下重手。”
 
  “明成?”吴非惊叫。“他是男人,他要不要脸?”吴非扶起明玉,将杯子交给她,又吃惊地看到明玉的一侧脸通红,估计是被明成打了耳光。但她不问了,明玉说出被打已经勉为其难,何况是说出细节。她愣了好一会儿,看着明玉将糖水喝完,才道:“我找明成说话。”
 
  “大嫂不用,我不会让明成白打的。”明玉闭上眼睛,很希望吴非这就去睡觉,不要理她。她已经不愿就此事多说。
 
  但吴非不肯,看着苍白的明玉,她心疼。她不知道这兄妹两个之间发生了什么,未来又将发生什么。她只知道,男人凭体力打女人就是下流。她去厨房取了一包速冻小馒头拿毛巾包了,权作冰包给明玉冷敷。又不理明玉的阻止,拿起电话接通明成家。明玉只能在旁边看着,无语。她心中本来已经有计划,但现在看来得被大嫂打Cao惊蛇了。既然如此,她只有改变方案,另做打算。
 
  接电话的是朱丽,明成已经在书房满意地睡着,而朱丽主卧床头有电话一门。听见朱丽那端略带沙哑的声音,吴非气极,他们还有脸睡觉。她沉着脸道:“朱丽,我是吴非。对,大嫂。叫苏明成听电话。”
 
  朱丽虽然睡得迷糊,但听大嫂连名带姓一起叫明成,感觉有事,忙道:“你等一下,我叫他。”
 
  吴非忽然不想跟明成这样的下流人说话,她本来就因为明成拿了公婆那么多钱的事看不起明成,此刻当然更加鄙夷,忙道:“朱丽,你传达也行。我要问苏明成,他一个大男人,为什么有脸出手打女人?而且拳打脚踢一起上?”
 
  “他出门打人了?”朱丽惊得叫岀声来。“他打谁?对方要不要紧?我立刻过来处理。大嫂……你在哪里?”
 
  吴非见朱丽看似浑不知情,心说总算还有一个清楚的。“苏明成打的是明玉,明玉现在站都站不稳。苏明成还是不是人?他怎么下得了如此重手?一家人即使有矛盾,好好说清楚不行?他竟然打人,还往死里打,你说他是人吗?”
 
  朱丽的脑袋“哄”一下炸了,立刻明白明成这是为什么了。本来还以为明成可能是生气跑出去喝醉了在外面发酒疯,没想到打的是明玉,那就只能用“蓄意”两个字来形容了。朱丽只觉得整个人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这个苏明成,果真不是人。
 
  明玉躺在沙发上见大嫂全说了出来,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她真不愿自己的糗事被人知道,当时若有力气,她早钻进车库随便打发一晚算了,她一点都不想被别人知道。自己挣扎着坚强地活了那么多年,她不愿向别人示弱,尤其是向家里人,她在外面遇到什么事都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吞,自己消化算数。但现在看来是掩盖不了了,既然掩盖不了,那就彻底解决了他。
 
  她自己找出手机,发觉红糖水下去,力气果真恢复了一点。她找到律师朋友的电话,不客气地打电话叫醒他。“刘律师,帮忙,非常严重,我挨人打了。是我二哥,突袭,我没有任何招架。证人有小区两位保安,是两位保安把我背回家。对,非常严重。我二哥姓名地址你记一下,你帮我设法今晚就把他送进去,能让他在里面关多久就多久,不惜财力。他如果被拘留,你告诉我关在哪里。”刘律师在电话里面了解吩咐几句,便出门找朋友开始行动。
 
  明玉与明成之间矛盾也可被称作家庭内部矛盾,一般人不会报案,报案了没什么大事警察也会给你和为贵。但有熟悉程序又熟悉人的刘律师在,矛盾便可以上升到法律高度。
 
  吴非一时没心思听朱丽在电话里说什么,一脸惊诧地看着y-in着一张脸讲电话的明玉,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好不容易等明玉挂线,她才听见朱丽在那端大叫“大嫂”,她不知道该不该与朱丽说,想了半天,才道:“朱丽,你让明成做好准备吧。”
 
  朱丽大惊,“大嫂,怎么了?”
 
  “大家都好自为之吧。对不起,再见。”吴非挂了电话,一时茫然。这个家,一个比一个狠。明成如果有了案底,以后出国就麻烦了,对于一个做进出口的人来说,等于断了一条财路。但是,明玉报案也没错,明成确实得受点教训,他那是活该,哪有做哥哥的如此下死劲打妹妹的,打得人都站不起来。
 
  但吴非却见明玉又翻出一个电话来,听明玉冷静得不像是处理自己事情地对电话那端的人说话,“蒙总,我小苏。刚刚从医院回来时候,我被人在自家车库门前打了,后来是小区保安巡逻找到我,把我背回家。”
 
  蒙总警觉地问:“谁?是不是总办吵遗产的人打你?你去医院了没有?快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