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我在健身房捡了一只小奶狗 作者:惜禾

时间:2020-06-29 14:27 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都市情缘
文案: 乔欣被男友劈腿后报了个健身房,发誓在三十岁到来前瘦成一道闪电,帅教练看着是只小奶狗,可是夜里会变成大狼狗,缠着她这样那样没完没了。 她要退款,前台小妹指指小奶狗:老板不答应。 乔欣: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
文案:
 
乔欣被男友劈腿后报了个健身房,发誓在三十岁到来前瘦成一道闪电,帅教练看着是只小奶狗,可是夜里会变成大狼狗,缠着她这样那样没完没了。
 
她要退款,前台小妹指指小奶狗:老板不答应。
乔欣:……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乔欣,关腾腾 ┃ 配角:健身房一众逗比 ┃ 其它:小甜饼,自愈自己的产物
 
 
 
第1章 爱情的试金石1
  凌晨三点零五分,乔欣坐在思明区梧村派出所里,身边是她的好友余丹,警察正在和余丹录口供,提出的问题诸如——
  “你与报案者王旭华是什么关系?”
  “与房内另一名女性是什么关系?”
  “你为什么打他?”
  “对方告你人生伤害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余丹看起来一丁点都不害怕,即使是在这地界也依然肆意显露自己的真性情,火冒三丈一蹦三尺高:“打的就是他怎么了?人渣不该打吗?他有本事就告!话放在这,谁不告谁是太监!”
  值夜班的人民公仆显然没见过这么横的女孩子,皱着眉头用圆珠笔敲敲桌子:“坐下坐下,注意你的态度!”
  乔欣穿一条长裙,目光有些散,喃喃出声:“王旭华是我的未婚夫,那个女的我不认识。他不应该被打吗?难道我还要说声谢谢?你让他告吧,律师费我付得起。”
  一看就是个好宝宝,问什么答什么,可警察仍旧敲敲桌子:“我没问你。”
  然后看向余丹:问你呢!
  余丹在桌下找到乔欣的手,用力地握紧,见不得她这样,铁娘子一样的人突然红了眼眶。
  是条长桌案,隔着三米远的另外一头也很热闹,小年轻网吧打游戏拌了几句嘴,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下手没轻重,把好好一家店砸了个稀巴烂,网管躲在吧台底下报警,一伙人拉到派出所老实了,慢吞吞交出身份证,其中有个未成年。
  家长坐在旁边,一巴掌削在脑袋上,那孩子扯着嗓子喊疼,让警察叔叔把殴打祖国花朵的坏人抓起来。
  乔欣走了神,大概是不愿再想起两个小时前的记忆,于是大脑自动排斥,耳朵里听见的仅剩别人家的鸡飞狗跳。
  那被削的祖国花朵哭天喊地,她扭头看了一眼,是个高瘦的男孩,眉清目秀、一脸稚嫩,身边的家长看着也没大几岁,似乎是兄弟俩。
  但说实话,乔欣觉得那纹着两条花臂的哥哥看着更像会打架的。
  关腾腾感觉有人在看,侧脸目光精准锁定,这一眼过来的时候含着点“看什么看再看对你不客气”的意思,可在看清乔欣的脸时,变了。
  这一眼太匆忙,还想再看看,毕竟这么多年,她也变了挺多,可乔欣似乎害怕,躲了躲,余丹正好把她挡住。
  两头的口供几乎是同时录完,签字出来在电梯口又碰上,余丹气不过,骂骂咧咧,那少年向哥哥借手机,打过去张口就哭:“妈!二腾打我!打的可狠了!我到底是不是他亲弟弟啊他怎么下得去手!”
  关腾腾在这期间不动声色地看着对面镜子里和好友比起来有些胖的女生,半句没解释,等关小宝讲完了告诉他:“人家因为你半个月不能开张,赔偿费我按两倍给网吧,这个账给你记着,每天放学后来我店里打工,直到还完为止。”
  那孩子有恃无恐:“我不,我马上要高考了。”
  关腾腾眼梢微挑:“没有,你记错了,哪有要高考的学生还到处打架惹事玩游戏的?”
  这反话说得真狠。
  那孩子梗着脖子,似乎知道触到他哥底线,硬是没敢把顶嘴的话说出口。
  关腾腾最后下令:“敢不来我就打断你的腿,这事你求天王老子都没用,我看看谁敢保你。”
  下一秒,窄小的电梯里响起一阵鬼哭狼嚎。
  乔欣偷偷去瞧,那孩子是真哭了,憋着嘴忿忿看着花臂男,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晶莹的大泪珠挂在长长的眼睫毛上,顺应地心引力作用扑簌簌地掉下来……看着挺招人疼的。
  可他哥哥不为所动,教育小孩:“关小宝,男子汉有泪不轻弹,你是不是男的?还有脸哭?”
  出了派出所大门,乔欣看见花臂男跨上一辆油缸侧面有宝马标志的摩托车,载着弟弟走了。余丹之前一路在发微信,没注意那闹腾的兄弟俩,这时候把手机一收,揽着乔欣:“饿了,火锅走起?”
  乔欣抬头,不知不觉间鹭岛已经有了一线大都市的模样,城市的灯光太亮,她再也看不到小时候的星河。
  ***
  这个点附近还营业的火锅店唯有海底捞,两人打辆车去厦禾路那家,一路上乔欣数着红绿灯,数到第四个红绿灯被余丹拉下车,对上她担心的眼,乔欣笑了笑,说我其实有点不敢相信。
  之前就有预兆的,王旭华开始避开她接电话,周末常常有事,莫名其妙给她买花买礼物,她在他车上发现过一只廉价口红。
  她有疑心,可下一秒又否定自己的想法,她和他已经订婚了,在她的世界观里订婚就和结婚没什么两样,七年之痒她不敢说没有,但他们才刚在人生新阶段踩下一个新鲜的脚印,怎么能说变就变?
  他是爸爸的得意门生,妈妈拿他们俩的八字找高人合,合出了个天生一对、姻缘美满。相恋快两年,她自认了解他的人品,他家境不好,这一点他从一开始就没有隐瞒,他是小地方考出来的孩子,家中父母都务农,底下还有一个妹妹,全家供他一人读书,他很争气,考了当年的市状元,之后硕博连读,才三十出头就已经是科里的一把手。
  初次见面是在她爸爸乔宏海的办公室,王旭华不敢正眼瞧她,只腼腆地点了下头,但和老师讨论病例时目光有神,认真细致。乔欣念书不怎么样,自小对聪明的人多一份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