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甄嬛传同人)甄嬛传之柔桡嬛嬛 作者:末烬

时间:2020-06-29 14:20 标签: 宫廷侯爵 灵魂转换 宫斗 相爱相杀
文案: 甄嬛,大周乾元帝莞淑妃,明懿皇太后。 而她,一个来自21世纪的孤魂野鬼,母亲和叔叔纠缠不清,私生女妹妹深得父亲喜爱,相恋多年的男友为了钱抛弃她与妹妹订婚 一场蓄谋已久的车祸,南柯一梦,她成了即将参加选秀的甄嬛。 玄清?呵呵,觊觎哥哥的女
文案:
甄嬛,大周乾元帝莞淑妃,明懿皇太后。
 
而她,一个来自21世纪的孤魂野鬼,母亲和叔叔纠缠不清,私生女妹妹深得父亲喜爱,相恋多年的男友为了钱抛弃她与妹妹订婚……
 
一场蓄谋已久的车祸,南柯一梦,她成了即将参加选秀的甄嬛。
 
玄清?呵呵,觊觎哥哥的女人,和她叔叔有什么分别!
 
皇上?她有的是方法让他心里的朱砂痣,变成一滴蚊子血!
 
替身?无所谓,她只要踏上那座顶峰、母仪天下!
内容标签: 灵魂转换 宫廷侯爵 宫斗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甄嬛 ┃ 配角:玄凌及甄嬛传众人 ┃ 其它:
==================
 
  ☆、云意春深
 
  乾元十二年农历八月二十,黄道吉日,是个非常晴朗的日子。她站在紫奥城空旷的院落里,看着无比晴好的天空,蓝澄澄的如一汪碧玉,没有一丝云彩,偶尔有大雁成群结队地飞过。
  鸿雁高飞,真是个好兆头。 
  甄嬛……也真是个好名字。
  她嘴角噙着一丝凉薄的笑意,想起书中的甄嬛。那个骄傲的女子啊,明明不愿选秀,却在选秀时忘记收敛锋芒。既要嫁这世间最好的男子,又不曾向皇后的位置努力过。身处后宫,却妄想什么可笑的爱情,当真是痴念。
  在她二十四年的人生里,穿越成小说人物绝对是天方夜谭。可当她真得从这具陌生的身体里醒来,得知了正主儿的全部记忆,到下定决心要母仪天下,只不过用了一个晚上而已。
  左右在原来的世界里,她的人生已经千疮百孔。这里无论是不是南柯梦一场,她都无所畏惧了。
  从现在开始,她就是甄嬛。
  托前世那个渣男的教训,她对男人的心思再了解不过,遑论她还有这张肖似纯元皇后的脸。但若只是相似,那她永远都只是个替身。只有在相似之余,保留自己原本的特色,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才更能勾起皇上探寻的欲|望。
  故而,她只是薄施粉黛,一身浅绿色挑丝双窠云雁的时新宫装,合着规矩裁制的,上裳下裙,泯然于众的普通式样和颜色,并无半分出挑,也不小气。头上斜簪一朵新摘的白芙蓉,除此之外只挽一支碧玉七宝玲珑簪,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略略自矜身份,以显并非一般的小家碧玉,可以轻易小瞧了去。
  选看秀女的地点在紫奥城内长春宫的正殿云意殿。选秀的流程她都知道,她父亲只是吏部侍郎,官位不算高,短时间内还轮不到她,所以并不像旁边的人一样焦急。
  如是想着,甄嬛更加向里面走去,忽见一紫衫少女笑着走来执起她的手,面含喜色关切道:“嬛儿,你在这里我就放心了。上次听外祖母说妹妹受了风寒,可大好了?”
  甄嬛略略一思量,便知道这是济州都督沈自山的女儿沈眉庄,她自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情谊非寻常可比,因也含笑道:“不过是咳嗽了两声,早就好了。劳姐姐费心。路上颠簸,姐姐可受了风尘之苦。”
  沈眉庄此刻还未有那么敏锐的察言观色之能,并未留意到甄嬛的异样,只微笑说:“在京里休息了两日,已经好得多。妹妹今日打扮得好素净,益发显得姿容出众,卓而不群。”
  虽然也膈应,她还是装作害羞道:“姐姐不是美人么?这样说岂不是要羞煞我。”
  沈眉庄含笑不语,用手指轻刮她脸颊。与甄嬛不同,沈眉庄是那种典型的大家闺秀,气度雍容沉静,放在古代,绝对是贤妻良母的模范。
  甄嬛含笑赞叹:“几日不见,姐姐出落得越发标致了。皇上看见必定过目不忘。”
  眉庄手指按唇上示意她噤声,小声说:“谨言慎行!今届秀女佼佼者甚多,姐姐姿色不过而而,未必就能中选。”
  她自然知道这是失言,然以沈眉庄对甄嬛的了解,这样心直口快方是她的秉x_ing,也免得起疑心。但当下也不再说话,只和眉庄絮絮一些家常。
  突然,只听见远处“哐啷”一声,有茶杯翻地的声响。甄嬛心知是安陵容出场了,便和眉庄停了说话,抬头去看。
  只见一个穿墨绿缎服满头珠翠的女子一手拎着裙摆,一手猛力扯住另一名秀女,口中呵斥不断。而安陵容衣饰并不出众,此时已瑟缩成一团,不知如何自处,说起话来也是唯唯诺诺,益发显得楚楚动人。
  甄嬛无心去理会她二人说些什么,想来夏月菁敢如此,也是仗着家世好些的缘故。新涪司士参军,大约也就是五品的官员,自然比不上她和沈眉庄,但比小小的松阳县丞是绰绰有余了。
  安陵容与沈眉庄不同。小说中,她因为甄嬛哥哥的缘故,最终背叛了甄嬛——甄嬛不在意安陵容变得多恶毒,甄嬛在意的是背叛。与其如此,倒不如成全了她与甄珩,短时间内,宫中有沈眉庄就足够了。
  因此,甄嬛只在夏月菁要安陵容叩头谢罪时微微蹙了娥眉,挣开眉庄的手,排众上前,抬手搀起安陵容拉在身边,转而温言对夏氏道:“不过一件衣服罢了,夏姐姐莫要生气。妹妹带了替换的衣裳,姐姐到后厢换过即可。今日大选,姐姐这样吵闹怕是会惊动了圣驾,若是龙颜因此而震怒,又岂是你我姐妹可以承担的。况且,即便今日圣驾未惊,若是他日传到他人耳中,也会坏了姐姐贤德的名声。为一件衣服因小失大岂非得不偿失,望姐姐三思。”
  夏氏略微一想,神色不豫,然看甄嬛虽浅笑盈盈,但那眼底却隐隐含着一丝微寒,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遂“哼”了一声离开。
  待围观的秀女散开,甄嬛又对安氏一笑:“今日甄嬛在这里多嘴,安姐姐切莫见笑。嬛儿见姐姐孤身一人,可否过来与我和眉庄姐姐做伴,也好大家多多照应,不致心中惶恐、应对无措。”
  安陵容自是满面感激之色,娇怯怯垂首谢道:“多谢姐姐出言相助。陵容虽然出身寒微,但今日之恩,没齿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