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快穿之男神攻略守则 作者:卓尔凡凡(下)

时间:2020-02-14 14:29 标签: 轻松 扮猪吃虎 千金
第36章 怀孕嗜睡 哎呀,你沈觅进退不得,双腿被他压的死死的,不由得有些恼火,加上那随着她的扭动响个不停的床板,她简直害臊得想昏过去。 暗夜里传来席烈的轻叹。 不行了。他喟叹一声,吧唧一口,居然在这黑咕隆咚的夜里准确的亲到了她的嘴巴上。 还,还有
  第36章 怀孕嗜睡
 
      “哎呀,你……”沈觅进退不得,双腿被他压的死死的,不由得有些恼火,加上那随着她的扭动响个不停的床板,她简直害臊得想昏过去。
      暗夜里传来席烈的轻叹。
      “不行了。”他喟叹一声,吧唧一口,居然在这黑咕隆咚的夜里准确的亲到了她的嘴巴上。
      还,还有这种技术!
      这让人生不如死的甜蜜。
      沈觅的后背在木板床上硌得生疼,疼得她倒吸冷气,结果让席某人产生了自己表现还不错的错觉。
      “疼啊,疼!我,我的脊椎骨疼!!”终于她忍不住低吼出声,一把拍在他健硕的肩膀上。
      席烈喘着气,似是在冥思苦想。
      “要不……你上?”
      沈觅闻言,愣怔许久,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东西。
      老脸一红,她咬着牙嗫嚅道:“你,你继续!”
      席烈脑子里关于这个新场景已经自动生成且挥之不去,“为什么?快试试!”他不依不挠道。
      “试什么试,我,我不会呀!!”沈觅气结,恨不得一脚将他踹下床去。
      “不练习永远不会!”席烈此时拿出了威严的作风,翻身坐到床上,一个使劲,就把她像拎小j-i一样拎了起来。
      沈觅惊呼,“哪有你这样的!”
      于是,在席烈这个本来就没有驾照的司机的带领下,两人捣鼓了大半夜,累的满头大汗,精疲力竭。
      沈觅更是尴尬得不想搭理他,去浴室洗了个澡,便一声不吭地爬到床上睡觉。
      席烈为今天解锁了一个新知识而满足不已,也不再叨扰她,搂着她的小腰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床板的吱呀声把她吵醒,窗外刚蒙蒙亮,沈觅想起来,他每天早上五点起床锻炼,忍不住跟着坐起了身。
      “要我陪你不?”她揉了揉眼睛,被他摁回了床上。
      “你再睡会儿。”他沉声命令道。
      沈觅也确实很困,不仅腰酸背痛,膝盖也隐隐作痛,便不再坚持,翻了个身看他去浴室洗漱。
      不一会儿,席烈动作麻利地收拾完,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便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沈觅又迷迷糊糊睡去,后来还是被响彻院子的号角声吵醒,慢吞吞地起了床,席烈已经给她把热乎乎的早餐都端来了。
      “吃过早饭我要出去开会,估计得大半天。”他说着,拿了身衣服,便进浴室洗澡。
      二人吃过早餐,席烈便换上了一身正式军装,剪裁合体的墨绿色包裹着他颀长的身材,一丝不苟的纽扣衬托出他修长的脖颈,他有着军人特有的气质,庄重而冷峻,沉着而内敛,一头短发,配上他那刚毅的脸颊,显得干净而利索。
      剑眉硬挺,眸光坚毅深邃,高挺的鼻梁和紧抿的嘴唇透出些铁汉的热血气质,而看向她的目光又是柔和的,沈觅突然被他的气势给震撼到了。
      穿着军装的他,帅出了新的高度,让她移不开眼。
      “怎么?”他眨了眨眼,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着装。
      “没,第一次见你穿这么正式,有点帅。”沈觅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情,大喇喇地说道。
      席烈闻言勾唇一笑,“感谢夫人夸奖。”
      墨迹了老半天,景亮在楼下喊着他的名字,他这才下了楼。
      沈觅一个人倒也清净,慢悠悠地吃完早餐,洗了碗,把床铺都收拾好,这才开始收拾自己。
      在这里,好像时间都变慢了,没有外界的电话s_ao扰,没有朋友聊天,虽然有些无聊,她还挺喜欢这种生活。
      不一会儿,宋姝文来了,脸色看上去不是很明朗。
      “我怕你无聊,来陪你聊聊天。”宋姝文如此说道。
      沈觅眨了眨眼,“你没去开会呀?”
      她昨天还说自己是席烈的管家,理应跟着去,这会儿出现在这里还挺让她惊讶的。
      宋姝文扯了扯嘴角,“就是说啊,阿烈突然不要我去了,让景亮跟着了。”
      沈觅闻言眨了眨眼,有些懵地看了她一眼,难道这就是她现在不太高兴的原因吗?还是……她不会以为是自己跟席烈要求的吧?!
      想了想,她想开口解释,又不想越描越黑,只好笑了笑不再说话。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宋姝文看了看周围,发现都已经收拾好了,便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似是就要跟沈觅一起窝在房间里不出去了。
      “看来阿烈真的很喜欢你呢!”宋姝文没头没脑地说着,让沈觅动作一滞。
      这话她没法接。
      “从我记事起,就一直跟在他屁股后面跑,上小学,初中,后来到部队,我都是跟着他在跑。”宋姝文叹了口气,开始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沈觅看她好像真的心情很不美丽,便没有出声打断她,只是静静地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