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言情 >

闪婚倾情:席少的二货甜妻+番外 作者:安心不乱(上)

时间:2020-02-14 14:10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文案: 云城发生了一件大事传说中那位不近女色的席家大少爷居然悄悄咪咪地祸害了小姑娘! 而且那个幸运儿还是个名副其实的二货小废柴! 一时间全城哗然,众女在惋惜又一个钻石单身汉在一个五短身材的丑小鸭身上栽了跟头之时,丑小鸭本人却欲哭无泪痛斥苍天无
文案:
      云城发生了一件大事——传说中那位不近女色的席家大少爷居然悄悄咪咪地祸害了小姑娘!
      而且那个幸运儿还是个名副其实的二货小废柴!
      一时间全城哗然,众女在惋惜又一个钻石单身汉在一个五短身材的丑小鸭身上栽了跟头之时,丑小鸭本人却欲哭无泪痛斥苍天无眼:简直是天妒英才!!
      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这位声名赫赫的少将活阎王,私底下居然是一位宠妻无度的耙耳朵,为了二货爱妻,将不要脸发挥得淋漓尽致!
      她连连后退:我我不喜欢你!我不要结婚!我要继续当我的废柴!
      他步步为营:亲爱的,你弄飞了我对象,你赔。我把你肚子吓掉了,我赔。
      拒绝无用,逃跑不行,难道她沈觅的一生,只能永远地活在这失足的悔恨之中了吗?
      【军婚甜宠,放心食用!】
 
      第1章 我怀孕了
 
      烈日当空。
      沈觅捧着大肚子在一家咖啡厅外徘徊许久,最终锁定了目标,快步推门而入。
      “黑色西装,头发很短,头很大,坐在窗边第二个……OK!”
      她念叨着,目光落到一个男人身上,清了清嗓子,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
      “亲爱的,我终于找到你了!”
      沈觅笨拙地叉着腰,小脸瞬间垮下,软绵绵的声音里带着些委屈。
      “你是?”男人眉头轻蹙,淡淡的瞟了她一眼,礼貌地问道。
      “你,你不记得我了?那天我说我怀上了,你就一声不吭的消失了……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她说着,小嘴一瘪,泫然欲泣。
      惹得周围纷纷侧目。
      男人闻言眸光闪了闪,正欲开口,沈觅直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也顾不上肚子大了,抱着男人的腿就是一阵抽泣。
      “呜呜呜,你别不要我,你不要我了,我们的宝宝怎么办?”
      说着,眼泪倒真的吧嗒吧嗒往下掉,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宝宝?”男人脸上闪过一丝莫名,但随即飞快散去,并没有表现出多少情绪来。
      沈觅咬着牙,在他的裤子上蹭着眼泪鼻涕,心里想着陆悦那个傻女人怎么还不来,她跪得膝盖都疼了!
      “席烈先生,请问这是什么情况?”身后响起柔柔的声音,沈觅抹了一把眼泪,红着眼抬起头。
      身后的女人一袭白裙,长发飘飘,气质优雅,哪里是陆悦那个杀千刀的丑女人?
      沈觅后背一僵,愣怔在原地,连哭都忘了。
      她答应帮陆悦唱双簧甩掉渣男,但现在的状况是——
      自己妥妥地认错了人?!
      “那个……我……”她嗫嚅着说不出话。
      她要是说自己认错了人,可能会被这个男人一把扇飞吧?!
      “如你所见。”席烈沉沉开口,随即伸出大手抓住了沈觅的胳膊,一使劲,就将瘦小的她从地上提了起来,她一个站立不稳,径直坐到了他结实的大腿上,耳边传来他吃痛的闷哼。
      他的手劲极大,捏得她的肉肉生疼,看来是隐忍了不少的怒气。
      “想不到,席先生,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渣呢!”白裙子女人微微一笑,说出的话却是毒舌又难听。
      看着她慢悠悠地端起水杯,沈觅早已料到下一步要发生什么,动作迅速地站起身,干笑着挡到了二人中间。
      “那个,有话好好说,暴力解决不了问题……”
      开玩笑,要是真的闹得不能收场了,她待会儿还怎么全身而退?
      而且这个男人身高腿长,腿上的腱子肉紧实的吓人,要真发起怒来,她一个弱女子该如何是好?!
      “啧啧。”女人悠悠地放下水杯,目光不屑的在二人脸上徘徊一圈,随即优雅地整理了一下头发,傲娇地转过身,无视他人看热闹的目光,施施然离去。
      沈觅松了口气,一抬眼,发现那个害人的陆悦居然也在不远处看热闹!!
      一时间,交友不慎,塑料姐妹情等各种词汇嗖地从脑子里蹦了出来。
      “说,你是什么人?”身后响起低沉沙哑的嗓音,她脊背一僵,一颗小心脏不受控制扑通直跳,一时间居然乱了心神。
      从小到大,捣过的乱数不胜数,陆悦说她脸皮比城墙还厚。
      而此刻,她分明是害怕了。
      木愣地转过身,正对上他刀子一样的眼神。
      她想哭,真的。
      “大,大哥……”
      沈觅狗腿地干笑一声,随即默默地后退两小步,瞟了一眼周围指指点点的人群,解释的话哽在喉头,脑子里飞快地闪过各种悲惨的下场。
      看他这紧蹙的眉,眯起的眼睛,眸中只有深不见底的黑,大概是很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