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全息网游之虚拟青楼/虚拟最欢楼+番外 作者:四喜汤圆(下)

时间:2019-08-04 14:14 标签: 竞技 乔装改扮
第63章 凛然无声冷着脸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又把欲羞愤死的寂寞指流年拉起来,哑着嗓子道:回府。 寂寞指流年内牛满面地点点头,他现在就是一只待宰的肥鸭,凛然无声帮他重新系了腰带,然后撩开他的头发在脖颈处又狠狠一咬,留下一个新鲜的牙印,寂寞指
第63章
    凛然无声冷着脸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草屑,又把欲羞愤死的寂寞指流年拉起来,哑着嗓子道:“回府。”
    寂寞指流年内牛满面地点点头,他现在就是一只待宰的肥鸭,凛然无声帮他重新系了腰带,然后撩开他的头发在脖颈处又狠狠一咬,留下一个新鲜的牙印,寂寞指流年只觉得大腿内侧的牙印和脖颈上的首尾呼应,又痒又疼。
    凛然无声咬了两口后心情稍微平复,在流淌的小溪里洗了把脸,寂寞指流年见凛然无声犹如冰封的脸上领口处都沾着水渍,心里哭笑不得地凑上去亲亲凛然无声的嘴唇以示安抚,“别急,我又不会跑。”
    凛然无声别过头,“哼”了一声,明显的在生闷气。
    寂寞指流年摸了摸鼻子,拉着凛然无声接着往林子深处走,两人没带坐骑出来很显然失策了,走回去十分费时,这个游戏也没有开发回城卷轴,所以坐骑的价格一直往死里贵,凛然无声到今天终于体会了一把穷人跑任务的苦逼心情。
    寂寞指流年最后走不动了,体力值降得厉害,只好和凛然无声一起找了块干净的大石头坐着休息。
    凛然无声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只烤熟的羊腿,寂寞指流年握着馒头顿时激动得难以形容,储物袋可以保鲜,就算是熟食,只要放进袋子里就能维持热度,不过有效时间和玩家的等级是挂勾的,所以一般人很少这样做,凛然无声很有耐心地把r_ou_撕下来给寂寞指流年夹在馒头里。
    寂寞指流年在啃r_ou_的时候凛然无声就沉默地望着他的脸,只看着心情都会好转,凛然无声叹了口气,寂寞指流年想了想小声道:“要不下线回家做?”
    凛然无声沉默了一会儿道:“不用。”
    寂寞指流年咽下最后一口,舔了舔手指,起身淡淡道:“那赶路吧,”说完率先往前走。
    凛然无声想了想,走上前拉住寂寞指流年,低声道:“我想我们慢慢来。”
    寂寞指流年回头见凛然无声似乎是想向他解释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寂寞指流年点点头握紧凛然无声的手,“好。”
    两人回到京城已经临近傍晚,因为据说最欢楼的季公子和颜公子均已被捕,所以进城并不算太困难,从密道返回将军府后两人都有一种脱力的感觉。
    寂寞指流年和凛然无声对视片刻,默默地该洗澡的洗澡,该处理公务的处理公务。
    直到夜深,寂寞指流年洗了澡,把小包子放进瓷盆摆放到外屋,然后跑去书房找凛然无声,坐在书案后面的凛然无声看了寂寞指流年一眼,嘴角勾了勾,寂寞指流年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他为了图省事洗完澡只随便披了件衣服就出来了。
    凛然无声绕过书桌,似笑非笑地凑到寂寞指流年面前舔了舔他的耳垂,低声道:“伺候我沐浴。”
    寂寞指流年顿时脑后乌压压一片黑线,如果这是情趣的话,“好吧,”说完寂寞指流年就去帮凛然无声脱衣服。
    凛然无声淡淡道:“别急。”
    寂寞指流年默默地腹诽是谁早上急得想直接在草地上野战的。
    雕花木镂屏风,雪白的绢布上氤氲出大朵s-hi气,寂寞指流年拿着一块手帕帮凛然无声擦着后背,手上抓着那肌r_ou_紧实的手臂,心里发虚,如果他逃跑的话凛然无声大概真的会玩死他的,寂寞指流年叹了口气,扔掉帕子对凛然无声道:“将军,好了,起身我帮你拿擦干。”
    凛然无声表情淡淡地看着面前的人帮他忙前忙后,寂寞指流年给凛然无声这么一折腾额角也微微有些汗s-hi,脖颈细长优美,侧面还印着个牙印。
    凛然无声眼神渐深,猛得把寂寞指流年打横抱起来就往金楠木床走,寂寞指流年顺长的黑发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直到被扔上床时,寂寞指流年都还有点回不过神来,凛然无声勾着嘴角从他的颈子开始舔吻,衣服解开后寂寞指流年修长漂亮的身体就展现在眼前,间于青年与男子的身体显然让人赏心悦目,不会太过刚硬,也不会过于绵软。
    寂寞指流年实在是受不了凛然无声那种露骨的眼神,伸手遮住眼睛道:“别看了,快一点,”说完主动张开腿把凛然无声夹在腿间,双腿微微曲起,所有私密的部分全都暴露在凛然无声眼前。
    凛然无声握住寂寞指流年的下身动了动,突然绕过寂寞指流年的腿翻身下床。
    寂寞指流年:“???”
    凛然无声打开抽屉拿出几页宣纸,然后在寂寞指流年面前抖了抖,哑着嗓子问道:“你写的?”
    寂寞指流年顿时目瞪口呆,惊恐道:“你怎么拿到的?”
    凛然无声勾了勾嘴角,淡淡道:“自然有人愿意给我,写得不错,不妨一试。”
    寂寞指流年想起那时候被绑架醒来时身上的行头就换了,估计是那时候让那个丫鬟摸走了然后给了凛然无声,物归原主这个词知不知道啊尼玛T-T……
    凛然无声眼疾手快地拦住欲夺小黄书的寂寞指流年,飞快地抽下束着床帘的缎带在寂寞指流年的手腕上一裹然后认真地系在床头,让它既不会勒到手也不会那么容易挣脱。
    寂寞指流年欲哭无泪道:“将军别……这个你已经玩过很多次了。”
    凛然无声淡淡道:“不够。”
    寂寞指流年:“……”
    宣纸写着:“季流年被束与床头后不消一刻便经受不住将军的舔弄,下身片刻后便有浊白点点,沾染了将军的手指,将军以其阳j-i,ng作为润滑破开了季流年身后的蜜x,ue,季流年惊喘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