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大神,我养你 by:浅淡语(上)(33)

时间:2019-07-19 03:20 标签: 情有独钟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其实,流水和凤舞只是看到了表面上的平静,暗流下的波涛汹涌,那是很猛烈的说。 不在一个队伍不能队伍聊天,不想当前让所有人知晓,那就私聊吧。所以,当流水和凤舞以为四个人正干瞪眼的时候,这群主角们的私聊频道
 
其实,流水和凤舞只是看到了表面上的平静,暗流下的波涛汹涌,那是很猛烈的说。
 
不在一个队伍不能队伍聊天,不想当前让所有人知晓,那就私聊吧。所以,当流水和凤舞以为四个人正干瞪眼的时候,这群主角们的私聊频道正被敲的不亦乐乎,热火朝天。
 
魔君对月落星沉的心思,整个服务器里的人都知道。奈何楚王有意神女无情,月落星沉一颗心都扑在了墨殇身上,魔君也只能扮演一下蓝颜知己的角色。
 
自打浮世年华的一群人发了公告把月落星沉硬扯给墨殇后,魔君找墨殇的麻烦那不是一次两次。眼看着墨殇对月落星沉不理不睬,魔君对墨殇的恨,那已经不是言语能表达的了。
 
现在墨殇带着传闻中的第三者出现在面前,魔君的滔滔怒火已经绵绵不绝了。
 
【私聊】魔君:墨殇你什么意思?天天把月落晾在一边,勾搭其他妹子很愉快吗?
 
【私聊】墨殇:等等,在你定我莫须有罪名前,我先问几个问题。你说我冷落月落星沉,我和她结过婚了?
 
魔君暗自咬牙。
 
【私聊】魔君:没有。
 
【私聊】墨殇:那我和她牵过红线定过婚了?
 
魔君继续咬牙。
 
【私聊】魔君:没有。
 
【私聊】墨殇:我发过世界上过公告求婚了?
 
魔君摔桌子怒!
 
【私聊】魔君:没有。可你兄弟他们发过。
 
【私聊】墨殇:他们发的关我什么事?现在你帮派兄弟帮你发个信息给小雨求婚,你也认了?
 
魔君冷寒。
 
墨殇口中的的小雨,除了小雨淅沥沥的下不作第二人想。想到浮世年华那伶牙利嘴的小雨淅沥沥的下姑娘,魔君顿时内流满面。
 
丫的,那姑娘PKcao作不怎么样,可一张嘴骂上三个小时不带停顿,还不带一个脏字,系统都奈她不得。魔君的帮派魔都和浮世年华一旦发生摩擦,魔君就没少和小雨姑娘打交道。可是,人家一个水嫩嫩地姑娘,从来都是躲在一群人墙背后,没有隐身技能的刀狂是没法虐杀这姑娘的。好吧,那就口水战。可是整个帮派一拥而上,帮派一群汉子被系统禁言了,小雨姑娘她还屹立不倒,时不时的还蹦跶几句听不懂的日文法语,放在平时你都不知道她是在骂你还是夸你。
 
这样的人才,这样彪悍的存在,魔君敢染指她咩!表说把小雨淅沥沥的下配给他,就是脑袋里想一想,魔君都觉得生不如死。于是,魔君没气焰了。
 
真正算起来,墨殇从头到尾还真没主动招惹过月落星沉。果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撒。
 
【当前】墨殇:另外,我再问一句。你想娶月落星沉对吧?那你一个劲把人往我这边推是什么意思?
 
好,墨殇大神你这话亮了。
 
魔君童鞋被这句话噎死的哽咽,乃至抑郁了。自己要追的女人,凭神马一个劲地往情敌怀里推?他脑袋秀逗了不成?
 
【当前】墨殇:我看好你,你继续努力。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魔君当即摔桌子怒!自己勉励的话都被墨殇抢台词了,虽然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是自己前进的动力,可这话从情敌嘴里出来,怎么都觉得别扭。
 
于是,魔君动作了。眼看着他高高举起背后的青龙刀,冷光湛蓝四s_h_è 寒芒。流水和凤舞心道,终于要开打了。然后,就看着魔君一刀挥起,重重劈下去,砍在了流水正追逐的小怪身上……
 
流水默默流泪。
 
尼玛,这是受什么刺激了撒,好好地不找正主PK,跑这边和他们抢什么怪啊。
 
整个地图上的怪物森森地怨念了,平时它们杀身成仁为玩家升级做贡献也就罢了,怎么现在还要沦落为情敌发泄的产物捏?坑爹的系统,世道不公啊。
 
男人之间的战斗,往往不在口头上做文章。可是女人之间的战争,言语往往是最好的杀伤利器。月落星沉可以说是其中高手,还是高手中的高手级别。可是,今天任她如何巧舌如簧口若悬河,面对宁心也要认栽了。
 
丫的,这思维压根就不在同一个沟通频道上啊。
 
【私聊】月落星沉:你好,我是月落星沉。
 
先表明身份,让对手知难而退。整个服务器谁不知道月落星沉这个名字是和墨殇纠葛不断的。对方既然是绯闻中的情敌,先探探虚实还是必要的。
 
【私聊】宁心:你好。
 
【私聊】月落星沉:我听说最近墨殇和你走的很近?
 
【私聊】宁心:啊?最近?
 
宁心抑郁了,她和墨殇明明昨天才认识好不好?
 
【私聊】宁心:其实我们昨天才认识,不过墨殇对我很好就是了。
 
月落星沉含恨咬牙,这是在对自己示威吗?
 
【私聊】月落星沉:呵呵,墨殇就是这样,对谁都好。见到谁有困难都会帮忙,能搭把手总会出手的。
 
【私聊】宁心:是啊是啊,他可好了。昨天还带我和几个小号一起下副本,所有装备材料都分给他们了。
 
月落星沉强迫自己冷静。
 
哎呦喂姑娘,言下之意你听听明白好不好?现在不是夸墨殇人好不好,月落星沉的本意是让宁心知道墨殇这个人很博爱,他一时的照顾,只是因为热心,不是对宁心本人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