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小说 >

绝地男神不好惹 作者:韵云(二)

时间:2019-09-16 13:39 标签: 强强 甜文 励志人生 爽文
第106章 词穷的时哥 两人之间莫名有些冷
第106章 词穷的时哥
  两人之间莫名有些冷场。
  言湛是个不爱说话的,时容又是个很淡的人,对于只是见过几次的言湛,她真心提不起兴趣说话。
  以至于,言湛就那样冷着一张俊脸,直勾勾的看着时容。
  时彻都替两人感到尴尬,果然言湛这个人别指望他是个会勾搭妹子的。
  时彻还想着,未来把时容交给言湛还挺好的,现在忽然就没了这个心思。
  这两人以后若是在一起了,估计家里都得变成冰原世界,每天都凉飕飕的。
  只是想想就怪恐怖的。
  时彻打断包厢里即将冻结的氛围,笑着开口:“言老板今天是要亲自下厨吗?”
  本来只是开个玩笑,缓解一下包厢里的气氛,谁曾想言湛很是严肃的反问:“吃什么?”
  时彻愣:“你真要自己动手?”
  这人可是有超严重的洁癖啊!去厨房做饭,想想都恐怖。
  言湛没有回答又问了一遍:“吃什么?”
  时彻真心不知道言湛还是个会做饭的,还真的不知道要吃什么。
  时容偏头看相言湛:“你拿手的都可以。”
  很淡的一句话,纯粹就是为了给她哥解围。
  言湛闻言低头,深深的看了时容一眼,随后转身离开,丢下冷冷的两个字:“等着。”
  言湛刚走,云然也跟着起身:“那个……我……我去一下洗手间。”
  时彻没有说话,时容点了点头:“嗯。”
  云然逃也似的离开了包厢,洗手间她是不想去的,只是房间里的氛围让她受不了,想出来躲躲。
  包厢的门虚掩着,时彻终究没忍住开了口。
  “容容,你那个同学,你究竟打算帮她到怎样的地步?”
  时容没想到时彻会问这个问题,愣了一下,还是将心中想法说出来。
  “能帮尽量帮。”
  时彻拧眉:“为什么?”
  以这段时间对容容的了解,云然那样懦弱性格的人,应该是容容最不喜欢的,为什么要帮到这样的地步。
  时容没想着瞒着时彻,尽管明知道外面有人听着,她还是说了。
  “哥,以前我也曾冷眼旁观过。”
  时彻诧异的瞪大双眸,冷眼旁观?怎么可能?
  包厢外的云然也是一脸震惊,时容冷眼旁观过她被人欺负?!这怎么可能?!这不可能的?!
  明明就是时容救了她!时容是不一样的!
  她不可能看我被人欺负,却不救我的!
  云然不敢再听后面的事情,转身就跑了。
  时容听到门外的动静,心下叹了口气。
  云然该自己学会反抗,她不可能一辈子护着她。
  况且当初帮助云然,只是因为原主心中的愧疚罢了。
  如今该帮的她都帮了,后面的只能靠云然自己了。
  时彻看了眼包厢虚掩着的门,开口询问:“你不去追?”
  时容声音依旧那么淡然:“她自己的人生,自己掌握,我帮不了她多少。”
  时彻明白自己是白担心了,时容心里比谁都清楚,帮助一个人可以,但是有些骨子里的东西去不掉。
  长时间的欺压,云然的不反抗,已经让懦弱深入到了骨子里,这些时容帮不了云然。
  一个懦弱到骨子里的人,若是不决心自己爬起来,谁都帮不了她。
  时彻看着时容,问出了心中的疑惑:“那个冷眼旁观是怎么回事儿?”
  时容闻言,将记忆中的事情娓娓道来。
  原主那段时间确实叛逆,穿着打扮看起来都是一个混混的模样,但是,骨子里终究还是那个倍受父母和哥哥宠爱的小公主。
  看到校园欺凌事件,原主自然是不敢吭声的,除了默默的离开,她什么都做不了。
  云然曾经向原主求救,但是原主因为害怕,选择了逃离,后来这件事情,原主一直都觉得很愧疚。
  所以这之后遇到徐浩峥被打,才会带着警察叔叔去救人。
  这才有了原主和徐浩峥的友情。
  或许所有发生的事情,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时彻听到后很沉默,最后开口说了一句。
  “那不怪你,换作是其他的陌生人也不一定会出手,你又何必放在心中这么久?”
  时容声音很淡:“我知道。”
  她能放下,只是当初的原主放不下。
  有的时候人就是那么奇怪,看到可怜的人会心中同情,想帮忙但终究没有出手,或许是害羞或许是怕被别人看进眼里。
  看到别人被欺负,会同情这个人,但是上前帮忙是需要很大勇气的,而这份勇气却不是人人都有的。
  并不是人类冷血,而是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事情,终究是做不到感同身受。
  兄妹俩的话题在敲门声中结束,言湛推开门进来,手上戴着一次性的手套,手里端着两份食物,上面盖着盖子,一时间不知道是什么。
  言湛将盘子放在两人的面前,声音冰冷的很:“牛排,我最擅长的。”
  时容看着面前打开后还在冒气的牛排,很香,盘子里牛排的卖相极好,摆盘也很漂亮。
  简单的一道黑椒牛排,有很多的蔬菜做为点缀,红色的小番茄,翠绿色的生菜,金黄的意面,只是看,就让人很有食欲。
  时彻诧异的看着面前的牛排,忍不住反问言湛。
  “这真是你做的?”
  自己的厨艺遭到质疑,言湛的表情却依旧没有变化:“是我。”
  时彻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人洁癖究竟有多严重,他还是很清楚的,陌生人碰过的东西他都不会再要,更何况厨房这种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