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孽镜家的冥王 作者:混混小号

时间:2020-03-06 10:12 标签: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东方玄幻
文案 丫头说:表小姐不是鬼,表小姐可厉害了!她会超渡鬼! 表小姐说:我家冥王都挺好,就是有点抠。 冥王说:谁让你买下望岳仙君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聂菁菁,薛拾 ┃ 配角:岳白,秦非 ┃ 其它: 第 1 章 今日
文案
丫头说:“表小姐不是鬼,表小姐可厉害了!她会超渡鬼!”
表小姐说:“我家冥王都挺好,就是有点抠。”
冥王说:“谁让你买下望岳仙君了?!”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聂菁菁,薛拾 ┃ 配角:岳白,秦非 ┃ 其它:
 
 
 
  第 1 章
 
  今日,幽冥界第一殿秦广王喜得贵子,老怀安慰激动万分预备替儿子取个响亮的名字。可,悲催的崔判官翻透积攒了千万年的《生死簿》,也没找到一个令冥王满意的。
  于是乎,秦广王命手下的鬼差们连夜赶制烫金请帖,邀请天上圣君四海诸朋三日后一起来府举杯同庆,共凑热闹,顺便替自己的宝贝儿子取个好名字。
  崔判官正襟危坐在自己的判官席上,眉头紧锁认真非常,鬼判殿下乌压压的众鬼差集体加班,顶着油灯,仔仔细细将一张张黑色勾魂帖放进朱砂水中染色,吹干,再用金粉写上分配给自己的那几个受邀神仙的名字,继续晾干,最后给到崔判官审查,盖上冥王大印。
  可怜一众鬼差文化知识参差不齐,遇上字写得歪歪扭扭无法辨认的,还得重来一遍。油灯灭了,有的鬼差嫌麻烦便燃起了自带的蜡烛,陆陆续续不消多时,鬼判殿内一片昏昏明明,映衬出一张张惨白的鬼脸。
  天亮时分,百来份请帖如数送至秦广王手中,崔判官长舒一口气。
  不曾想,就在派完请帖的次日,鬼判殿上来了一个道士的生魂,手持一张黑色勾魂帖。
  “明日一重山即将一战,吾却今晚便要赴幽冥,吾特前来,恳求冥王,予吾多活一日。”道士拱手朝着高坐殿上的秦广王深深一拜,“明日吾若侥幸活着,吾也会自绝于祖师像前。”
  自绝,本是应打入阿鼻地狱,永不超生。可眼前这道士求活应是为了师门,赴死亦是为师门—本就是将死之人,他却将话说在前头。难道他当真就不知?因忠孝节义而自绝者,死后魂魄可直达天庭,登仙封神!
  好个狡猾的道士!秦广王面不改色,心中一声冷笑:“要说服本君,孽镜台前先过上一过。”
  鬼判殿后右首处,一块黄布自上而下遮掩,只露出下方的台座。
  “孽镜,亦称之业镜,”崔判官指引道士来到镜台前,退至一旁,“若尔真是胸怀天下光明正大之人,冥王定会答应尔之请求。反之……”
  道士岂会不知崔判官话中深意,神色一凛:“吾,上无愧三清祖师,下对得起苍生百姓!是妖、是魔,自在人心!”
  “好!那尔就好好照上一照!”崔判官抬手揭下黄布,“下官崔判,恭请孽镜仙灵!”
  黄布落下,真容显现,台高一丈,镜大十围,向东悬挂,上横七字,曰:“孽镜台前无好人。”
  镜台被至纯至洁的天地灵气萦绕,似真似幻,如云如雾。
  “孽镜台前,”道士的目光落在镜缘上方,“无好人……是么……”
  道士此时心中在琢磨什么,崔判官没空暇理会,因为他惊讶地发现—孽镜没反应?!这不对劲啊!以往这遮灵布一掀,亡魂的功过是非善恶百念,它总是唠唠叨叨个没完……像这种情形……难道是生魂的缘故?又或者说,仙灵又擅离职守?!一层冷汗冒上头。
  “唉,”一声悠长自镜中响起,“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道士皱起了眉头,紧紧盯着镜台。崔判官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明明站着个道士,仙灵却念起了佛偈?
  “吾,不明,敢向仙灵请教?”
  崔判官又是一惊,大胆的道士竟敢质问孽镜仙灵。
  “唉,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还不是放不下……既然放不下,还不如归去便是了!”
  孽镜仙灵说完此话后,便不再言语。
  道士与崔判官都在回味仙灵的最后那句“不如归去”,一时间,孽镜台又陷入沉寂。
  忽然,道士仿佛醍醐灌顶般欣喜若狂:“敢问崔判官,仙灵是答应让吾再多活一日吗?”
 
  第 2 章
 
  崔判官犹豫了一下:“这……还需先向冥王禀报方能确认。”他总不能当着这道士的面,说自己十分不确定,要不再把仙灵唤出来,重新确认一遍吧?
  盖上遮灵布,二人回到殿内。
  秦广王听了崔判官的叙述后,眼底闪过一丝怀疑,又很快地恢复了神色,翻开生死簿:“既然如此,本君便宽于你这一日。崔判官,此人的勾魂帖由你暂且代管,让他离去吧。”崔判官颔首称是。
  “吾,多谢冥王成全!”
  道士将勾魂帖交给崔判官后,转身走出了鬼判殿。
  “崔判,对此人,本君仍心有存疑,”望着道士消失的背影,秦广王摸摸须冉,“明日过后你再同本君去一次孽镜台。”
  “是。”
  第二日大清早,鬼判殿张灯结彩,与往常的y-in惨惨气氛大不相同,仙果美酒夜光杯,每个鬼差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悦。
  九殿冥王离得近,也赶了大早,相携同来。楚江王代表其余八位送上一只雕花精美的沉香木箱:“大哥,从古至今来我们这报道的圣贤们能留下的诗文妙言,小弟们今儿可全给您搜罗来了,用得上用不上,我们今儿个可都要喝个痛快回去啊!”
  秦广王哈哈大笑:“诸位弟弟有心,愚兄没什么好款待,就是好酒多!放心喝,大胆喝,今日不醉不归……”
  “禀报冥王,大事不好!”一素衣,面目清秀的鬼差火急火燎地跑进殿来,打断了十位冥王间的寒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