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人参的宠妃人生+番外 作者:公子六月(下)

时间:2020-02-07 10:00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欢喜冤家 史诗奇幻
第49章 风波(捉虫) 当萧续看到那些关于宜妃和傅琛的所谓的证据, 他的第一反应便是不信, 别说宜妃和傅琛没什么干系,就连傅家和白家也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的两家人。 虽然那些搜查上来的证物他也认得, 确实是珈珈平日所用之物,但他自由长在这深宫之中,活
第49章 风波(捉虫)
 
  当萧续看到那些关于宜妃和傅琛的所谓的证据, 他的第一反应便是不信, 别说宜妃和傅琛没什么干系,就连傅家和白家也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的两家人。
  虽然那些搜查上来的证物他也认得, 确实是珈珈平日所用之物,但他自由长在这深宫之中,活在y-in私之下, 最是了解不过那些栽赃嫁祸的肮脏手段,那女人平日里便是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样子, 被有心之人拿了身边的物件去做文章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当务之急便是要保护好那女人, 让她不至于被即将席卷而来的流言伤害到。
  至于盗银之事, 他的暗卫所调查到的一些情况与那王虎所供述的到有吻合之处之处,究竟是否与傅琛有关还需进一步查证。还有便是他出宫祈福惊马意外寻回赈灾银,这市实在是太过巧合,巧合到有些诡异,究竟是天意还是有人可以为之, 既然有人有意地摆到了他面前, 那他便利用这次机会查个明明白白!
  而长笙还尚且不知自己也被卷入了风暴的中心, 她正躺在摇椅上, 吃着冰镇过的寒瓜。
  胡嬷嬷脸色凝重匆匆进来,她在长笙耳边用异常严肃的口吻对她道:“娘娘,出事儿了!”
  长笙见到胡嬷嬷如此严重的神态,也意识到了有大事发生,她敛起笑意,一脸认真地听胡嬷嬷讲述事情的前因后果。
  当听说王虎和傅琛由于分赃问题大打出手, 最后王虎自首状告傅琛之时,她还是能勉强忍住,只是嘴角不着痕迹地抽了抽。
  可是胡嬷嬷接下来的话却是差点儿惊掉了她的下巴,现在外边都在传宜妃入宫前便和傅琛有一腿,据说傅琛对自己一直念念不忘,对夺人所爱的圣上怀恨在心这才密谋了杀人盗银一案。
  而宜妃不想夹在自己的新欢和旧爱中间左右为难,便含泪规劝旧爱,表示爱已成往事请他不要再执着于过去,劝他为了天下苍生着想将这四十万两赈灾银还回去。
  傅琛心中仍是割舍不下宜妃,同意了宜妃的劝说,于是两人一合计,由宜妃引诱圣上出宫祈福,傅琛在皇觉寺附近布置一番,顺利让皇上找回了拿批赈灾银。
  据说这些都是从傅琛书房里搜出来的密信上写着的,还有宜妃的贴身物件为证,在那信中,傅琛和宜妃真是缠绵悱恻、黯然伤神……
  长笙忍了又忍,最后还是没忍住,一口茶噗地喷了出来,直直地喷到了对面正在给她挑寒瓜籽的临夏的身上。
  长笙一边不停地咳嗽,一边急忙拿起手边的帕子伸手就要给临夏擦拭,“咳咳咳……那什么临夏,赶紧擦擦吧……”
  临夏急忙惊慌失措地躲开了,大概是被长笙给她擦脸的动作吓到了,她忙跪在地上,声音都有些颤抖:“奴婢不敢,奴婢怎敢让娘娘给奴婢擦拭,请让奴婢先行退下换身衣裳以免扰了娘娘雅兴……”
  说着,临夏便飞快退下,急急忙忙地处了暖阁。
  长笙有些尴尬地收回捏着帕子的手,而一旁的胡嬷嬷也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临夏这几天是怎么了?整日里魂不守舍的……”不就是不小心被娘娘喷到了茶水嘛,至于吓成这样?
  长笙并不是一个会苛待下人的主子,平日里也和宫人们嘻嘻哈哈打成一片,所以大家并不怎么害怕她,尤其是她贴身伺候迎冬、胡嬷嬷等人,对这位主子,在心里她们是把自家娘娘当自己的至亲看待的。
  不过长笙和胡嬷嬷也都并未多想,她们很快就把注意力转回到傅琛之事上来,长笙急切的询问:“那傅琛现如今如何了,皇上又是个什么态度?”
  “傅大人现在被暂押在天牢里,现如今朝中反应不一,一部分人要求严刑拷问傅琛,也有人上折请圣上严查傅大人和娘娘的关系,只有一小部分官员在给傅大人求情,皇上将这些折子统统留中不发。”
  胡嬷嬷心中气愤,她从前伺候在白老夫人,这三姑娘她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后又随着一同入宫,这傅大人和她家娘娘有无关系她又怎会不清楚,这明显又是冲着娘娘来的,是想直接置她家娘娘和傅大人于死地呀,幕后之人真是其心可诛!
  长笙听了这些心中不免有些着急,这王虎是怎么回事儿呀?好歹也是万兽之王居然如此没品,自己人坑自己人。虽然她曾经和狗子有过节,但现如今在人间彼此知晓底细的就他们几个,长笙早将狗子归到“自己人”的阵营里。
  长笙将所有宫人统统打发走,从床下的暗格中取出姬如玉留给她的那串狐狸毛珊瑚手串,微微注入一丝法力,打算让狐狸晚上过来一趟商量对策,她不方便去天牢看狗子,便想让狐狸去一趟探探究竟。
  等到傍晚时分,未央宫的小太监前来递消息,说是皇帝政务繁忙,今晚便不过来了,对此长笙也是松了口气。
  好不容易熬到夜深人静之时,长笙手里拽着狐狸毛左等右等,却是怎么也等不到狐狸毛茸茸的白色身影……
  一连等了好几日,姬如玉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她有些担心该不会是狐狸也出事儿了吧?
  长笙陆陆续续地听到关于狗子的消息,皇帝终究还是下令审了傅琛,但由于傅琛拒不认罪,打死都不承认那些信件上的内容,听说都已经被锦衣卫上过刑了,而皇帝也是好几日没来过含章殿了……
  长笙心中越发地焦急起来,她既担心狐狸又替狱中的狗子捏把汗,终于到了第四日,她再也坐不住了!
  趁着夜深人静之时,她将狐狸毛手串交给丢丢,让它含在嘴里,她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让丢丢去花想容跑一趟看看狐狸那边到底出了何事。
  好在如今她有了些微法力,能和丢丢用意念交流,而丢丢也不是一般的狼。
  长笙打开窗,看丢丢的身影嗖地一下消失在夜色中,她坐立不安地等待着……
  好在一个时辰后,丢丢顺利返回,它嘴里出了那手串外,还叼了一封信,丢丢告诉她那信是花想容的伙计在看到它嘴里的手串后交给它的。
  长笙急慌慌的打开信纸,一目十行地看完,狐狸在信上说,最近京城来了个她唯恐避之不及的人,她要出去避避风头,归期未定,不必再去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