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重生一品佞臣妻+番外 作者:月下听松

时间:2019-09-21 07:23 标签: 重生 爽文 宅斗 复仇虐渣
文案: 重生之后,陶瑾只想做三件事。 一是要将蒙冤受屈的母亲救出来。 二是要给蓝济景这个大佞臣洗白。 三是要让前世害死她的那些人,通通都下地狱去吃蜡烛。 注意:本文架空,没有背景朝代,有些规则纯属作者胡诌,请勿考据 看文都是图个乐呵,不喜可以点
文案:
重生之后,陶瑾只想做三件事。
 
一是要将蒙冤受屈的母亲救出来。
 
二是要给蓝济景这个大佞臣洗白。
 
三是要让前世害死她的那些人,通通都下地狱去吃蜡烛。
 
注意:本文架空,没有背景朝代,有些规则纯属作者胡诌,请勿考据
看文都是图个乐呵,不喜可以点×,勿喷
 
下本开:《太傅养娃日常》*女扮男装入赘太傅府,结果y-in差阳错勾搭上高冷大舅子的故事(收藏本文,掉落一窝熊孩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抱紧老祖宗的金大腿》*误打误撞复活骨灰级大佬,男主从狗不理一路扶摇直上八千里!
内容标签: 宅斗 重生 爽文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蓝济景,陶瑾 ┃ 配角:蓝济川,陶宛 ┃ 其它:
 
 
  ☆、重生
 
  大梁朝有一种剐刑,并非凌迟的那种,而是先用滚开的水将人全身浇一遍,而后再用五指锋利的爪钩,在已经半熟的肌肤上一寸一寸刮下r_ou_来。
  这种剐刑最恐怖的地方在于,人在受刑的时候是清醒的。不管多么的痛苦,甚至于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肚子被剖开,五脏六腑都流泻出来。
  而陶瑾怕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样的刑罚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上的皮r_ou_被剐掉,只余下森森一具白骨。陶瑾近乎疯狂的看着眼前那个人,以仅存的一口气起誓:“今日我所受的苦,来生一定会叫你千倍万倍的还回来。我一定要叫你不得好死!”
  对面那人悠悠起身,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居高临下的看着陶瑾:“你若有那个能耐,我便等着。不过这一世,你这三品夫人的头衔,我就接收了。”
  “我等着你的报复,姐姐。”
  目光中的人影越来越模糊,直到什么也看不见,陶瑾绝望的闭上双眼。这一世,她过得太苦,死的太冤了……
  腊月初十是个好日子,宜远行,宜嫁娶,万事皆宜。
  通往汴梁城的官道上,一前一后行驶着两辆马车。走在前面的那一辆套着高头大马,车厢顶部用红木雕着鸟头廊檐,正面的两只鸟嘴处衔着金桔灯笼,上面龙飞凤玉的写着陶府二字。
  后面跟着的那辆马车则略微布置寒酸一些,既没有鸟头的廊檐,也没有府门的标牌。只有一个穿着粉衣的婢子驾车,吃力的跟在前面那辆马车的身后。
  前几日才下过一场大雪,如今积雪未化,车轮碾过去,很快就划出两道深深的沟痕来。
  途中经过太湖,道路明显更加难走。前面那辆马车有丫鬟婆子照应着,很顺利的就走了过去。
  后面这辆马车则走的摇摇晃晃,经过湖边的时候颠簸了一下,马车飞快的倒向湖里。
  本应结冰的湖面,却不知怎地竟然就被那马车砸出了一个大洞。车厢翻开,从里面掉出一个穿着绿地红花缠枝袄裙的少女来。观年纪也就才十五六岁,一张小脸冻得煞白。
  少女浮在水中,无力的挣扎了几下,而后便深深的沉了下去。直到这人将头都淹没了,前面那些仆子才如梦方醒,纷纷尖叫着跳到水里去救人。
  而陶瑾,就是在一阵刺骨的寒冷中睁开了双眼。
  此时的她正身处一处破庙之中,身下是厚厚的杂草,面前燃着一盏昏黄的灯光。
  望着那昏黄的光晕,陶瑾有些愣神。
  “小姐,你醒了?”随着一个清脆的声音,陶瑾扭过头来。
  站在身前的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梳着丫髻,穿着一身黑色的布袄。
  “拾翠?”陶瑾吃惊的睁大了眼睛。这丫鬟是她打小的玩伴,自嫁人之后,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了。如今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姐落了一回水,可是吓傻了?竟然连拾翠也不认得了……”那丫鬟噘着嘴不满的嘟囔一句,而后将手中的s-hi布敷在陶瑾的额头上。
  自己难道真的又活过来了?陶瑾摸着手臂上光滑的肌肤,心中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或许,这就是老天爷的怜悯,给了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
  陶瑾慢慢的闭上眼睛,感觉思绪有些纷乱。
  落了一回水,陶瑾当夜便发起了烧,梦呓时各种胡言乱语,可是吓坏了身边伺候的丫鬟。这荒郊野岭的也没处请大夫,拾翠只得用冷水覆着额头。幸亏她心性顽强,挺过了这一夜,次日便退了烧。
  醒来时破庙里就剩下陶瑾与拾翠两人,其余人等皆不见踪影,想来多半已经提前赶路去了。
  陶瑾复又挣扎了半日,这才决定启程回府。拾翠见她脸色难看的吓人,便担忧的劝道:“小姐身体不好,还是再歇息一日吧。”
  陶瑾摇头:“正逢着年关,府内诸事繁忙。倘若不能及时赶回去,怕是又要惹祖母不高兴了。”
  在陶府,身为嫡长女的陶瑾并不受祖母喜爱。说来也是倒霉,在她八岁那一年老太太突然大病了一场,无论怎么吃药都治不好。后来请了一个游方郎中,略懂一些玄术,就对那老太太说陶瑾命数不好,克夫克子克亲人。只要她在这府里一日,老太太的病情不仅不会好,反而会越发的严重。
  陶瑾的祖母是一个十分惜命的人,因此便大为恼火,一气之下将她送进了庙里。这一住就是七年,每年只有在年节的时候才准许回来,过了上元灯节就得离府。
  这样颠沛流离的生活,直到她成亲之后才算彻底结束。
  马车颠簸了两日方才进了汴梁城,此番无人带路,拾翠只得一边驾车一边打听。临近傍晚,主仆二人才找到了陶府的大门。
  陶府坐落在七出巷里,四周环境清幽,左右相邻的都是一些朝廷官员的府邸。
  陶瑾的父亲是个六品命官,虽然官阶低微,但手中的权利却不小。因此在这汴梁城官宦圈子里,尚有一席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