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四郎 by:飞花摘叶

时间:2019-07-19 03:16 标签: 四郎 飞花摘叶
水浒风,一点匪气的文笔下满是温柔。匪气攻小侯爷受,很欣赏两人爽利的x_ing格特征,敢爱敢恨的英雄儿女(可能误?)气
    水浒风,一点匪气的文笔下满是温柔。匪气攻×小侯爷受,很欣赏两人爽利的x_ing格特征,敢爱敢恨的英雄儿女(可能误?)气场。
    四郎带着老婆看花灯,不想人多马乱却丢了老婆,疑是谣传为非作歹的小侯爷抢去了,上门理论不得后却误打误撞看见了侯爷受被皇帝宠幸的场景……
    四郎英武,小侯爷也非游手好闲一无是处的纨绔子弟,虽然小侯爷脾气骄纵,但机缘巧合下两人情愫渐生,但侯爷身份尴尬受制于皇帝,四郎也对遍寻不着的妻子抱有一丝愧疚,两人的情感终究改何去何从……(不继续剧透了~大家自己看文吧~)
 
 
 《四郎》BY 飞花摘叶 
    
    
    
   第一章 
    
   看看天色将晚,燕家娘子才看到自家男人倒拖著木棍,嘴里哼著曲子,慢慢地走回来,便呯地一声合上院门,将低著头走路的四郎惊了一跳,抬头看自家两扇柴门已经关得紧紧的,除夕时贴的门神和春联都有些败色,左边春联的角边儿都卷起来,在风里轻轻摇著,突然间想起今日正是正月十五了,一面边吐了些唾沫在手心,涂在春联的边角上,一面用右手拍门,口里喊著:“娘子,开门来。“ 
   他娘子在门里不作声,只等他喊了半日,终於焦躁起来道:“你不开门是什麽意思,再不开,老子就踢了?”跟著听得外面果然用脚踢得门山响,娘子霍地一声打开门,四郎收脚不住,险儿跌入门内,看他娘子黑著一张俏脸,陪笑道:“娘子,你为什麽将为夫关在门外?” 
   娘子撇嘴不理他,四郎有些讪讪地,道:“过门一个多月了,你总是这样动不动就黑面,到底为什麽?嫌我家穷还是嫌我四郎对你不好?“ 
   娘子听了这话哼了一声道:“你家难道不穷麽?哼什麽家有良田,好大宅院,都在哪里?” 
   四郎脸皮有些发臊道:“那是朱媒婆的话,与我有什麽相干,再说我家也有两亩薄田,房屋虽是Cao屋也有数间,不曾让你睡在街上去,也不算多大的瞎话。你我是青春年少的时候,燕某一身的力气,你只好好cao持家务,何愁家道不兴?我家虽不算得大富,可也不曾冻著你饿著你,你还要什麽?“ 
   燕娘子听他这麽说,啐了一口道:“你当我是什麽人?既然嫁了你,自然是嫁j-i随j-i,还有什麽可嫌弃的?我是那种人吗?” 
   四郎便笑道:“既然如此,你此刻又在恼恨什麽?” 
   那娘子在长凳上坐了,背对著他不发一言,四郎便挨过去坐著,一手搬她身子道:“好娘子,告诉四郎明白,别打这闷葫芦好不?” 
   那娘子只低头不理他,却拿衣袖拭眼泪,四郎焦躁起来:“又是哭,有话说不得?” 
   他是个粗心的男子,哪里懂得女人的小心眼儿,陪了三四句好话看女人仍是不理,便没了耐x_ing,在村里的吃了好些酒,酒气涌上来,站起来就走,谁知他一起身,娘子坐在长凳那端,便失了平衡,一下子跌在地上,气恼羞怒,顿时哭出声来,四郎见她摔在泥地上,新做的一条红绫裙子染上许多灰泥,哭得梨花带雨,心里不由软了,跑过去抱起来道:“好啦好啦,是我错,你饶了我吧,要怎麽样,我都依你。” 
   他娘子在他怀里边哭边说:“我嫁了你还能有什麽花巧心思?你清早出门,喝得浑身酒气才回来,你就全忘记了你答应我什麽来?” 
   那婆娘本有些姿色,此时脸上挂了泪珠儿,别有一番楚楚动人的恣态,四郎神魂一荡,抱住她亲了亲道:“你说得是,我不该撇下你一人在家,我答应你的事明儿就做,咱们明儿一早就便进城瞧灯去,你说好不好?” 
   那婆娘见他陪话,含嗔带怨道:“你说真的?” 
   四郎见她娇媚无限,早已经酥倒,抱起来道:“自然是真的不能再真。”一面说著一面进了屋,将娘子放倒在床,忙著扯衣脱鞋,夫妻一夜欢好,弄到三更天,彼此尽兴方才倒头睡去,五更天时,娘子便催著四郎起来,夫妻两个做饭吃了,又都收拾得浑身上下齐齐整整,四郎负了包袱,携了新婚娇妻,便进城来看灯。 
   原来这些年国泰民安,皇帝大为喜欢,自前年起便年年都在京城里办灯会,年年上元佳节前後,京城里火树银花,
 
_分节阅读_2
 
,玉树琼枝,好不繁华,那附近乡里的百姓都扶老携幼进城来看灯,四郎夫妻两个走到安顺门外里,四下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四郎见人多,娘子又生得美貌,生恐有失,紧紧拉著娘子的手,自人丛里挤出来,额头上都是汗,看娘子脸上也有些细汗,便拿手巾替她擦拭,娘子便红了脸道:“好多人来,你别这般放肆。” 
   说著果然见路人回头看他们,四郎道:“你我夫妻,有什麽不好意思的,信不信大街上我也能亲你。” 
   娘子啐了一口,夺了他手帕自己擦了汗,一面问道:“现在往哪里去?” 
   四郎道:“临江门外有个老王客栈,我平时贩枣子时都上他那住, 一早和他说过,年下要带娘子进城看灯,叫他与我留间房,如今便去那里。” 
   夫妻两个果然来到老王客栈,掌柜老远的便和四郎打招呼,笑道:“我正想呢,今儿都十六了,四郎怎麽还没来,再留得一日便要给别人住了。” 
   四郎便笑道:“屋子还替我留著吧?” 
   老王道:“不留你那拳头饶得过小老儿?呵呵,从没有这样多的人,店里连柴房都住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