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唯美小说 >

苏门娇女+番外 作者:东风识我

时间:2019-09-08 17:45 标签: 重生 种田 宅斗 完结 签约 VIP
文案: 苏妤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还在想,自己这半辈子没干过一件正经事,吃喝嫖赌样样占全,死了也就死了,可惜没能再见那冤家一面。 可是万万没想到,一闭眼一睁眼之间,她就看到自己心心念的小冤家,还没来得及一吐相思意,便被一张被褥给差点捂死! 小冤
 文案:
  苏妤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还在想,自己这半辈子没干过一件正经事,吃喝嫖赌样样占全,死了也就死了,可惜没能再见那冤家一面。 可是万万没想到,一闭眼一睁眼之间,她就看到自己心心念的小冤家,还没来得及一吐相思意,便被一张被褥给差点捂死! 小冤家龇着牙,瞪着眼 “苏妤,上辈子你一刀捅死我,这辈子,我要霸你田,占你父母,欺你小儿,将你吃干抹净,绝不负责!”
  标签:完结、签约、VIP、宅斗、重生、种田
 
 
第一卷 前尘如梦
第1章 怨偶天成
  今日,冶溪镇里发生了一件大事!
  一件天大的喜事!
  苏三老爷家的独女,苏妤要娶亲了!
  从昨日开始,苏家就披红挂彩,锣鼓喧天,好生热闹。苏家大宅进进出出的仆人更是忙得脚不沾地,连喝口水的功夫都没有。本以为折腾了好几天了,不管是宾客,喜婆,酒席,还是接亲的队伍,都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就等着新姑爷一进门就好了。
  哪曾想方才还艳阳高照,晴空万里的好天气,顷刻间就疾风大作,电闪雷鸣。
  天地间,一片y-in霾。巨大的雷电好似要将天空给劈裂开,怒吼的狂风将附近村民屋顶掀翻,屋顶上的茅草四处飞舞。
  “咔嚓!”一声巨响。
  宾客们吓得魂飞魄散,四处逃窜。他们的身后,苏家大宅外面那颗老槐树轰然折断,树下摆放的桌椅板凳悉数压得粉碎。不一会儿,又突然下起了暴雨,天空像是豁了口一样,倾盆大雨瞬间淹没了门前的道路。苏家大宅外悬挂着的大红帷幕全部被风撕扯成了碎片,屋顶上的砖瓦“啪啪”作响。
  “轰隆隆——”
  一阵更加响彻天地的雷鸣炸开,白色的闪电从天而下,像是一道利剑,直接c-h-a入了苏家大宅后院!
  就在大家惊慌失措,惶惶不安之际,怪异的现象再次发生了。
  一道刺眼的阳光透过厚重的云层洒落下来,天空突然明朗起来。
  狂风骤雨也跟着停了,雷声渐渐消失。
  ……
  苏妤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还在想,自己这半辈子没干过一件正经事,吃喝嫖赌样样占全,j,i,an y- ín 掳掠件件不落,死了也就死了,这是她活该,她认。
  可是内心深处,还是有那么点不甘心,她想再见那个男人一面,哪怕只一眼也好,后来又想了想,她是恶人,恶人要下地狱;而那个男人,他是好人,好人上天堂。
  况且对方比自己先走一步,约莫是不会等她了,想到这里,苏妤顿觉得心痛如绞,最后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死了。
  死亡是什么感觉,苏妤说不出来,但若问死而复生是什么感觉,苏妤此刻却体会的深切。
  红烛爆灯花,那轻微的响声让床边的男人吓得周身一震。
  没想到一闭眼一睁眼之间,她就如愿的看到了这个让她心心念的男人,苏妤激动地惊喜喊道,“范楫明?”
  范楫明漆黑的瞳孔猛地一缩,一道决然且怨毒的目光在他眼中一闪而过。
  不等苏妤反应过来,眼前突然一黑,厚重的棉被将自己的脑袋紧紧裹住,她的口鼻位置更是被人用手掌压得死死地,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再次濒临死亡的恐惧让苏妤吓得尖叫,求生的欲望从未如此强烈。她奋力挣扎着,双腿更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范楫明身上乱踹。
  “唔——”范楫明一声痛苦的闷哼,手上的力道松开。
  苏妤抓住机会,一把扯开脸上的棉被,连滚带爬的缩到了床脚的位置。
  “你干什么!”苏妤颤抖着身体,厉声质问。
  范楫明捂着下体,脸色惨白,他死死的盯着苏妤,那目光凶狠的就像是要吃人的豺狼。
  苏妤吓得一哆嗦,却如梦方醒,她难以置信的朝四周看去。
  熟悉的房间里贴满了粘金沥粉的双喜字剪纸,东面靠墙的位置摆了一张双喜木台,台子两旁挂着一幅直落地面的长对联,台子上面则陈设着象征吉祥如意的玉如意一对;靠近窗户的地方是一个紫檀木雕刻的妆台,上面堆满了金光闪闪的发簪首饰;最显眼的却是东外侧的地方竖立的一座大红镶金色八扇屏风。苏妤记得,那是当年她与范楫明成亲的时候,爹花重金从一个富商手中买下来的,就因为对方说这屏风有夫妻合卺和开门见喜的寓意。
  摸着身下绣工j-i,ng致的百子被,苏妤心中酸楚翻涌,临死前的悔恨和多年的惶恐不安在这一刻终于崩溃,她紧紧的拽着身上的喜服,突然“哇”的一声抱头痛哭起来。
  范楫明怨恨的看着苏妤,面容冷峻,一动不动。
  “叩叩叩”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南春听到哭声,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敲门询问。
  苏妤听到喊声,抹了把眼泪,哽咽应道,“我没事,你去歇着吧。”
  南春顿时松了口气,想了想还是一狠心,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掖檀院。
  范楫明愣住,很显然,苏妤的表现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本以为凭苏妤的性子,自己今晚即使死不了,也一定会被打断腿扔出苏府的。
  苏妤暗暗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激动地心情平复下来。她抬起头,几近贪恋的看着范楫明。
  苏妤已经记不起上辈子与范楫明洞房花烛夜的情景了,只记得当时的自己心高气傲,又仗着家中颇有田产,便对范楫明这个上门夫婿横挑鼻子竖挑眼,明明连正眼都没瞧过他,却在外面到处宣扬说范楫明长得寒碜又老土。
  自己当初可真是瞎了狗眼了,错把珍珠当鱼目啊。
  面前的男子虽然消瘦,身形也算不上高大,但是他眉目清秀,唇红齿白,若能再好好调养些时日,定是一个迷倒万千少女的俊俏少年郎。只可惜,在上一世,范楫明到死的时候都只是一个骨瘦嶙峋,未老先衰的白发老男人,他从未享受过哪怕一天的安逸生活,即使是苏家最富贵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