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我的室友非人类+番外 作者:亡沙漏

时间:2019-08-27 15:31 标签: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生子 惊悚悬疑
文案 排寝室的时候,我因为学号靠后,落了单,一个人住进了六人间。最顶楼只有寥寥几个寝室有人,每天睡觉都是恐怖片。有人搬来跟我一起住之后,才好得多。 不过我无意中摸进过我室友的被窝。他的手臂很凉很滑,像是某种软体动物。虽然他后来又像个正常人在
 文案
 
    排寝室的时候,我因为学号靠后,落了单,一个人住进了六人间。最顶楼只有寥寥几个寝室有人,每天睡觉都是恐怖片。有人搬来跟我一起住之后,才好得多。
    不过我无意中摸进过我室友的被窝。他的手臂很凉很滑,像是某种软体动物。虽然他后来又像个正常人在我身边晃来晃去,我内心深处还是怵他。
    我为了躲我室友,搬到隔壁住,隔壁那哥们就被扒了皮。
    现在我室友不见了,我的床板上出现了一个虫洞。我该怎么办?在线等。
    内容标签:生子 前世今生 惊悚悬疑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我,我室友 ┃ 配角:卢道石,任兴,皮章,章立天,靳穆 ┃ 其它:海鲜攻,人受,悬疑,推理,恐怖,生子
 
 
 
 
    第1章
    
    大学排寝室的时候,我因为学号靠后,落了单,一个人住进了六人间。最顶楼只有寥寥几个人,每天睡觉都是恐怖片。不过因为是男生,很快就适应了,顶楼几个哥们还会经常凑在一起抽烟打牌。这样住久了感觉还挺爽的。顶楼,宿管大妈爬不动,也管不了我们,而且一层楼十几个人,一人占个四五间,多宽敞啊,哪像底下,蹲个大号都得排队。住了几个月,就爱上这种滋味了。
    当然,也不是人人都胆子肥,也有胆小的,老说这层楼y-in气重,半夜两点钟左右,总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我夜里睡得熟,没听到过,不过听他们传得特别神,似乎那种不干净的东西还会叫人名字。有个特别胆大的哥们不信邪,有一天晚上,把他女朋友叫来了。到了半夜两点钟,他就跟女朋友开着门做,叫得跟杀猪一样,鬼没把我吵醒,他们倒把我吵醒了。后来也没出什么事情,我们都笑说,这要有鬼,也是特别害羞的小处女,不碍事。
    大二上,我因为老家不是什么大城市,心里想着这里机会多,打算乘着暑假在这里打点短工,提前回学校。填完表格、拎包入住的时候,就发现寝室里有点不大对。
    第一感觉是特别脏,除了灰尘,还有那种死掉了的虫豸八脚,扫出来二十多只。当时也没有介意,以为是长久没有人住,所以做了一次大扫除。大概是我大扫除太起劲,直到洗了个澡睡下,我才发觉盖毯子不够,房间里特别冷。
    怎么说呢,学校在北方,但我是南方人,这种冷就像是我们那儿冬天下雪时候的冷,y-in到骨子里的那种。现在还是七八月份,三伏天的天气,可是从踏进寝室开始,我都没开电风扇。
    当时心里有点毛毛的,安慰自己只是因为寝室朝北,背y-in,所以比较冷,还特意起来把窗户打开了。外面热气一涌进来,我就有点后悔,没事儿干嘛把冷气放跑,不过也发觉屋子里有点臭。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种经验,在一个特别臭的地方呆久了,就闻不出来了,去外面转一圈再进来就会觉得呛鼻。当时热风吹在我脸上,我就觉得特别清新,这才发觉屋子里有股说不上来的臭味,有点熟悉的。
    当天晚上,我第一次有点失眠,似乎还隐约听到外面的脚步声。不过因为坐了十几个钟头的火车,实在累得要死,所以一直在半梦半醒的状态。等醒来天就亮了,也没缺胳膊少腿。还活着就得出去打工,后来半个月寝室里都挺太平。
    我说太平,只是站在当时的角度讲,我看不到我寝室里发生的事情,所以觉得万事太平。我要是知道,我从顶楼跳下去都有可能。总之,我当时每天早出晚归,赚点辛苦钱,这样一直持续到开学。
    我室友搬进来的时候,离开学还有五天。因为陆续有人返校,一整幢楼有了点活气。我那天发完传单,回顶楼拿钥匙开门,就看到胆子特别小、外号叫老楚的那个,端着脸盆从我面前经过。
    “你寝室门开着。”他这么跟我说。
    我心想这不可能啊,这种时候是入室行窃高发期,我不可能那么不小心,我哪有可能房门大开着就走,柜子里还放着我电脑呢。不过心里还是有点犹豫的,细细回想早上出门前的情况,思来想去,还是关门的,所以就怕是有人撬门。
    结果我推门进去,就看见有人躺在我上铺。
    我们这儿都是上下铺,总共六个铺位,我睡离门最近的下铺,上铺都乱七八糟扔着我的短裤什么的,有些冬天的大衣我挂不下,也常年扔在上面。我也不知道那哥们怎么就选了上铺,不过其他床位也都被我用来放杂物了,也许他觉得衣服比较好收拾。果然他把衣服都丢我床上了。
    我心里有点过意不去,心想等会他醒了,请他吃顿饭什么的。但就这时候,我突然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怪味。
    这次我记起来这是什么味道了。
    很咸腥的海风味。
    我老家住在一个海滨城市,也有亲戚是渔夫。小时候跟他们出海去网鱼,吹来的风就是四面八方都苦咸苦咸的。现在,整个寝室也是这股味儿,我想起来,跟我刚回学校时候差不多,不过更浓郁一点。
    而且这不是那种单纯的海风味,还有一种水腥气,就是水里面生活着青蛙、蛇这样子的,散发出来的味道,不是住在水边的人可能闻不出来。
    我想,我可能遇到个重口味的老乡了,他要不就是船上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洗不干净了,要不就是带了很多海产。不过天气这么热,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海鲜海鲜,就是要吃一个鲜字,长途跋涉带过来估计都是干货了。
    我把背包放下,把T恤脱掉,拿水盆去外面洗了个澡。回来的时候他还在睡,姿势也一动不动的。我好奇多看了几眼。我这人动静大,手脚不是特别利索,以前跟人同寝室总招人骂,他倒是睡得沉,连呼吸都没有的……
    我想到这里就有点发毛。呼吸都没有的。
    我个头不高不矮,刚好能够到上铺,此时站在门边看他,隔着蚊帐就看到一床被子,底下有没有人,我看不出来。他是整个人蒙着被子,连头发都没露出来。我想要不就是我室友人很瘦,瘦子钻被窝,被窝是扁的,分不清是不是褶皱;要不就是我室友根本就是出去了。我当时估计也是头脑发昏,不知道怎么想的,撩开帘子,从被子里摸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