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杀人人形馆/偶人馆之谜(馆系列之四) 作者:[日]绫辻行人

时间:2019-08-25 10:56 标签: 强强 甜文 励志人生 爽文
本书导读 从飞龙想一踏入被称为偶人馆的祖产开始,他就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父亲生前的诅咒一样。父亲所做的模特儿,以各种诡异的形态,对自己进行无言的控诉。这些貌似母亲的模特儿们到底想告诉自己什么?而父亲上吊的那裸樱花树、每夜由房子某处传来的声音、
本书导读
  从飞龙想一踏入被称为“偶人馆”的祖产开始,他就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父亲生前的诅咒一样。父亲所做的模特儿,以各种诡异的形态,对自己进行无言的控诉。这些貌似母亲的模特儿们到底想告诉自己什么?而父亲上吊的那裸樱花树、每夜由房子某处传来的声音、连续发生的儿童命案、不断寄来的匿名信……这一切都使想一活在恐惧与不安之中。
  本书玄奇诡异,充分发挥“心理悬疑推理“的极致,甫发行旋即引起轰动,是一部令人难以抗拒的超级斗智推理小说! 
   
主要出场人物
  飞龙想一  我,画家(34岁)
  飞龙高洋  想一的父亲,已故。
  飞龙实和子  想一的母亲,已故。
  池尾沙和子  实和子的妹妹,想一的养母(54岁)
  辻井雪人  想一的从表兄弟,小说家(28岁)
  仓谷诚  研究生(26岁)
  木津川伸造  按摩师(49岁)
  水尻道吉  管理人(68岁)
  水尻柞  管理人的妻子(61岁)
  架场久茂  想一童年的朋友,大学助教(34岁)
  道泽希早子  学生(21岁)
  岛田洁  想一的朋友(38岁) 
   
序幕  岛田洁的来信
  飞龙想一先生:
  (前略。)
  听说你安然无恙出院了,是吧?前些天收到了令堂的信。太平无事,这比什么都好。
  本想跑去祝贺病愈的,但俗事繁多,目前还不能如愿。姑且用书信问候,敬请原谅。
  想永葆青春,但到今年5月已经38岁了。认识你是我22岁的时候,所以将近16年了,用一种陈腐的说法,真是光y-in似箭呀!
  至今尚无计划结婚,也没有找到固定工作,也许迟早会继承寺庙的,但我父亲还健旺着呢,真是不好办。说这话会遭报应吧?
  我呀,依然是到处奔走,好管闲事,常招世人嫌弃。要说是任凭旺盛的好奇心,不大好听,但总而言之,自幼就有的爱跟着起哄的本性真是难移呀。哎,自以为上了年纪多少能克制一些了,可是……
  今年4月由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又卷入了意想不到的事件。那是发生在丹后半岛的叫Txx的村落边上的“迷宫馆”里的一起凶杀案【注】,媒体也好像炒作得比较厉害,所以说不定你已经从什么报道上知道了吧。
  说来不吉利,最近两三年我所到之处都碰上这种事件。总觉得自己像是被死神缠住了似的……不,不对。我甚至半认真地想:被死神缠住的不是我,而是那个建筑家建起来的那些房子。
  去年秋天我去医院探望你时,跟你说了吧?名叫中村青司的建筑家的事;他建起来的那些奇怪的建筑物的事;还有在那些馆里发生的几起案件……
  当时刚参与“水车馆”事件后不久,所以我也好像相当兴奋,也许不合时宜地说过了头。一来住院期间连读书都被禁止的你好像非常无聊;二来你说你知道那个藤沼一成和藤沼纪一的名字【注】,所以不由得关于中村青司这个人物及其“作品”,你好像也很有兴趣吧,大概是同为艺术家,或是因为有什么东西被他吸引了吧。
  不过,你还会画画吧?
  请你忘了不愉快的事,画出好作品来。从学生时代起我就喜欢你画的画。关于美术,我几乎是门外汉,但我认为你的画确实有某种独特的魅力,例如好像与“水车馆”中看到的藤沼一成画家的幻想画有共同之处的一种妖艳的魅力。
  连篇累犊地写了这些无聊的事。我想迟早会有机会去你那里的。
  如有事请跟我联系,用不着客气,我会高兴地参与商量的。
  再见。请代我向令堂问好!
  岛田洁
  1987年6月30日
  
-----------------------
【注】请参照《迷宫馆的诱惑》
【注】《水车馆幻影》中登场的幻想画家及其儿子的名字。 
   
第一章 七月
  1【注】
  我来京都,那是7月3日星期五下午的事。
  6月已经结束,但尚未出梅【注】,那天也从低垂密布的灰色的天空中不停地下着温温的雨。线路两旁鳞次栉比的新旧楼房、模模糊糊地黑黑地浮在那背后的山影、挤满狭窄道路的车流、白色的高得让人觉得不合时宜的耸立着的塔……从列车模糊的窗口看到的这些风景,仿佛是摄影机摇晃时拍摄的一个个静止镜头似的。
  (多暗的城市啊!)
  城市与自然恰恰相反,由于长时间淋雨而渐渐失去了它的生气。季节和气候形成的这景象,原封不动地成了我对古都的第一印象。
  京都很久很久以前应该来过一次。那是在遥远得记忆中已经没有了的过去——也忘了是什么季节,大致当时这座城市也下着雨,我想那时一定是抱着和今天一样的印象。
  “讨厌的雨……”穿着淡黄色白点花布衣服的母亲用手帕擦了擦浮在白皙额头上的汗珠,说道,“叫辆出租车吧——想一,身体有没有事?”
  我晕车晕得厉害——特别是列车。在从静冈上车的新干线的列车中,自过了名古屋一带起,我就觉得恶心起来。
  “没有事。”我小声答道,重新拿了一下行李,但在向台阶走去的匆匆忙忙的人群里,我的双脚有点摇晃起来。
  一出车站,重新仰望了一下天空。
  雨不住地下着。雨声和周围的喧闹声不停地响着。母亲说“讨厌的雨”,但我倒觉得这雨声十分难得。
  古都、京都——我父亲出生并去世的城市。纵然如此,也没有涌上什么感慨。
  不用说是大学时居住的东京,就是对曾经去过的几个城市,甚至是我出生的故乡静冈也从未感到过留恋。城市就是城市——哪个都是陌生的人们聚集的空间,而且对我来说任何时候都不是心情舒畅的场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