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在黑暗中+番外 作者:薇诺拉/金陵十四钗/金十四钗(下)(54)

时间:2019-08-25 10:38 标签: 悬疑推理 悬疑 纯爱 双男主
陶龙跃艰难动了动嘴唇:什么事儿,你说。 谢岚山全似没注意到对方那点不快与不自在,只问:今天几号? 陶龙跃说:2号 谢岚山脸色一变,地问了一句:2月份了? 心说这小子蹲班房蹲傻了,陶龙跃很是想笑,可转眼想
  陶龙跃艰难动了动嘴唇:“什么事儿,你说。”
  谢岚山全似没注意到对方那点不快与不自在,只问:“今天几号?”
  陶龙跃说:“2号啊。”
  谢岚山脸色一变,地问了一句:“2月份了?”
  心说这小子蹲班房蹲傻了,陶龙跃很是想笑,可转眼想到两人眼下的立场与身份,又忙憋了回去,憋出一个似笑似哭的难看表情,说:“当然是2月份了。”
  琢磨过这日子来,谢岚山突然急了,扬声问:“沈流飞呢?沈流飞在哪里?”
  陶龙跃叹口气说:“他还在泰国没有回来吧,他要回来能不来看你么?”
  心里忽然涌起一阵强烈的不安感,谢岚山果断摇头道:“他不可能还在泰国!”
  沈流飞没回来。沈流飞不可能知道他身处险境还食言不归。
  他莫名有个预感,沈流飞出事了。
  陶龙跃见谢岚山一脸怔忪,半晌无话,倒想起自己本要来找他的那点事,他说:“正巧想跟你说个事儿,你在泰国认识的那个老警察出事了。”
  “出事了?”谢岚山瞠目一惊,心脏停跳了一整拍。
  “牺牲了,已经找着尸体了。车子翻在山路下,被塌方的山体埋了一半,连带那位颂萨警官,总共三具尸体。”陶龙跃再次叹气,“听那边的警察说,这事情多半跟穆昆有关。”
  谢岚山再次陷入思考状的沉默中,整个人僵直不动,以至于陶龙跃连着喊他几声,他也没一点反应。
  兜里的手机响了,该是苏曼声催他去医院看老陶。老陶已经得知了谢岚山目前的状况,惊怒之下,又病倒了。
  陶龙跃不敢不听媳妇儿的话,慢吞吞地往外走。
  几步之后,他停下来,回头看着谢岚山,而对方也似终于回过了神,定定回望着他。
  谢岚山的头发已经很长了,及至肩膀之下,衬得原本英挺的五官竟妩媚起来。他脸上始终露出一种含着嘲讽的微笑表情,嘴角边那点梨涡便若隐若现,漂亮得像油画或者荧幕里的美人。陶龙跃为这种充满戏剧感的俊美震撼,同时深感懊恼,他为什么早没发现这个男人的变化。
  “阿岚,我……”陶龙跃嗫嚅一下,最终决定还是说出口,“我不是有心伤你,我永远把你当兄弟。”
  谢岚山以一种略带轻蔑的目光打量陶龙跃,嘴角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心领了。”
  他再次坐回墙角边,仍是那副无欲无求、无晴无雨的脸,手肘搁在膝盖上,双手交错支着下巴。
  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他要离开这里,去找沈流飞。
  手机再次发出催促的铃音,陶龙跃最后看了谢岚山一眼,深深长长叹了口气,一摸裤兜,扭头匆匆走了。
  确定那位小陶队长已经离开,臧一丰才再次朝谢岚山的单间探过脑袋,他有点不可置信地问:“怎么……你、你是警察啊?”
  谢岚山一眼不看对方,不答反问:“你为什么进来?”
  臧一丰挠挠头:“小事儿,卖了点药。”
  谢岚山一挑眉:“卖了点药?”
  臧一丰老实答:“红冰,一千多克吧。”
  这两个字令他眉头愈紧,一千多克的红冰已经够枪毙的了,谢岚山冷声问:“这是小事儿?”
  臧一丰嘿嘿一笑:“我卖的是假的,我自制的,外表看不出,实则没危害。”
  谢岚山淡淡说:“司法解释有说过,贩卖窝藏假毒品,当以贩卖窝藏毒品犯罪(未遂)定罪处罚,就算不会枪毙,那也得把牢底坐穿。”
  这是他故意讹对方,贩卖假毒品的案子不多见,究竟该怎么判在司法领域目前还存在较大争议。
  臧一丰再次“啊”了一声,他的表情动作有点大,很快就被谢岚山呵止了。
  “别大惊小怪,别东张西望。”谢岚山用眼角余光移向头顶斜上方的监视器,嘴唇几乎一动未动地说,“你要不想枪毙,我可以带你出去。”
 
 
第151章 太阳背后一道门(2)
  六点钟的音乐钟声刚刚在远处响起,臧一丰就喊了起来:“警察!警察叔叔!要死人啦!死人啦!”
  今天值班的是小梁,他被这喊声引过来,板着一副严厉面孔,故作老成地纠正道:“别叫叔叔,谁是你叔叔?怎么了?”
  顺着臧一丰的目光望过去,他看见谢岚山脸色惨白地倒在地上,他的嘴唇轻微哆嗦,半身都是鲜血,衬衣袖子全染红了。
  小梁被眼前血淋淋的景象吓了一跳,忙问臧一丰:“怎么回事?”
  臧一丰两手扒着铁栅栏,一脸惊惶恐怖地望向谢岚山那间拘留室,演技炸裂地说:“不知道……那血突然一下飙了出来,没一会儿人就倒下去了,该不是动脉破了吧?”
  那一枪确实伤得谢岚山不轻,小梁哪里想得到是谢岚山自己弄裂了伤口,只当真是动脉破了,赶紧开门。不提同事三年,就是个陌生犯人,他也不能让对方死在这里。
  “谢师哥……谢师哥你撑着点,我马上叫救护车……”
  小梁的手刚扶上对方的肩膀,一直闭目作出痛苦状的谢岚山忽就睁开了眼睛,满面颓气尽扫,眼里电光一现,一下凌厉出手。小梁的身手哪儿比得上他的谢师哥,别说此番毫无防备,就是过往他主动偷袭,也多半要被摁在地上摩擦的。
  所以,你来我往过不了两招,小梁就被扭曲关节擒伏住了。谢岚山眼睛泛红,掐着他的喉咙,连着将他后脑勺猛地磕向拘留室的墙上,砰砰两下,小梁就被撞晕了过去。他一掏对方口袋,搜刮出一张用来买烟的百元钞票,然后把人扔在了地上。
  “哎哎,我呢?”臧一丰见谢岚山起身就走,伸出一只手对他猛招,“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