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在黑暗中+番外 作者:薇诺拉/金陵十四钗/金十四钗(下)

时间:2019-08-25 10:38 标签: 悬疑推理 悬疑 纯爱 双男主
第五单元 渔奴篇 第116章 蓝狐(1) 谢岚山刚去金三角的时候,就知道这里不仅毒品泛滥,人口贩卖问题也很严重。 那是金三角最贫穷落后的一个地区,穆昆为了跟关诺钦抢地盘、拼势力,也捎带着十来个亲信,坐着军用越野卡车浩浩荡荡地跑了一趟。那边派来迎接的
第五单元 渔奴篇
 
第116章 蓝狐(1)
  谢岚山刚去金三角的时候,就知道这里不仅毒品泛滥,人口贩卖问题也很严重。
  那是金三角最贫穷落后的一个地区,穆昆为了跟关诺钦抢地盘、拼势力,也捎带着十来个亲信,坐着军用越野卡车浩浩荡荡地跑了一趟。那边派来迎接的人带来了鲜花扎成的花环和花束,穆昆哈哈大笑,随手扔了大半,却把其中最娇艳的一束红玫瑰送给了谢岚山。
  后来穆昆跟人谈生意,随他而来的手下就在寨子外头随便转悠。到处都是乞讨的人。有些毒贩拿口袋里的烟卷、糖果或者毒品去跟当地的姑娘换一夜春宵,只有谢岚山,他把一枝还未打蔫的红玫瑰交到一个女孩的手中,用并不太标准的缅甸语对她柔声说:
  你比你想象的要自由得多。
  这些衣衫破旧、饥肠辘辘甚至可能已经沾染上毒瘾的女孩对他送花的行为嗤之以鼻,另一个毒贩拿出一包糖果样的新型毒品,女孩们立刻就将他的玫瑰踩进了脚底的泥里。
  “你疯了吧,居然还给妓女送花?”刚找了个当地的姑娘一起溜完冰,回来见所有人都出去狂欢了,就谢岚山独坐在窗前,这个穆昆手下的小头目非常不理解,甚至还想劝他,“穷成这样的人不会懂自尊,不会懂自爱,甚至都不会懂什么是‘美’,你给她一根烟她就肯跟你睡,对牛弹琴都比给妓女送花要好,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花这东西当然是不值钱的,这地方饱经贫困与毒品摧残,早没人有雅兴去莳弄花草,更谈不上欣赏了。
  天很闷热,身上出的汗都像油一样黏腻难闻,谢岚山望着窗外这片充满原始气息的土地,一言不发。
  “你真当自己是菩萨,是来用爱布施的?”可能是冰毒的效用,这小头目心火熊熊,盯着谢岚山的侧脸看了半晌,越看越觉得比这当地姑娘都俊俏,突然就像发了疯,扑到了他的身上。
  “阿岚……阿岚,你真的很美……”
  谢岚山还没来得及反抗,穆昆已经推门而入了。
  眼前的画面令刚谈成生意的穆昆怒不可遏,一拔枪,他就爆了那个小头目的头。
  穆昆朝满脸鲜血与脑浆的谢岚山递出手掌,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翌日他们就坐上返程的卡车。嫌车内闷热,穆昆没坐车厢里,而是站着卡车后头。谢岚山跟他站在一起,沉默望着渐离渐远的村寨。
  “我早怀疑他是关诺钦那里派来的j,i,an细,”谈及那个小头目与关诺钦,穆昆咬牙切齿,“那臭王八算哪门子的毒枭,充其量就是个人贩子。”
  谢岚山仍旧没表情,也不说话。一个人常处地狱之中难免会感到绝望,他的神态很纯净,也很悲凉。
  “是不是很难想象贫穷会把一个人变成什么样子?这个地方没有希望,这些人已经从j-i,ng神上被摧毁了,关诺钦用毒品控制了他们,男的送去当渔奴,女的就卖去做皮r_ou_生意,可悲的是这些人手脚都没镣铐,却跟牲口一样任人宰割,任何想拯救他们的人都是白费力气……”
  车子颠簸前行,谢岚山的眼睛突地一亮,甚至有些激动地扑向了卡车后方,牢牢抓住护栏。
  他看见不知从哪儿钻出来的两个女孩儿,一大一小互相牵着手,年纪小一些的那个手里攥着一枝红玫瑰,因珍视而显得特别小心。她们目送他离开,朝他挥手,朝他灿烂地笑。
  胸腔中一股暖热上涌,谢岚山红了眼眶,所有对已有信念的怀疑因风飘散。这是千里赤地上唯一一朵红玫瑰,就像黑暗中一道夺目电光,充满人间至善的希望。
  金三角的峥嵘岁月,牺牲的父亲,发疯的母亲,春风得意步步高升的刘焱波,老弱病残俱全的陶军……谢岚山从噩梦中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房里。
  病床边坐着的是陶龙跃,一张阳光黝黑又喜兴的脸,连眉骨边那道大疤都闪闪发亮,像是一道劈开黑暗的闪电。
  熟人熟面孔,不是鬼门关前的牛头马面,谢岚山不由轻吁一口气。从穆昆手里活下来就不容易了,他掀开盖身上的薄薄一条褥子,检查了一番自己的四肢健全与否,发现没缺胳膊断腿儿更是惊喜。
  从床上坐起来,谢岚山扶着后脑的痛处转动脖子,问陶龙跃:“我怎么了?”
  “你问我?”陶队长一大早赶来医院,还没吃早饭呢,三口解决一个r_ou_馅的大包子,鼓囊着一张嘴说,“一个路人见你倒在路边,就打了120送你入院了。你怎么回事?是被谁袭击了,还是头疼又发作了?”
  谢岚山仰后靠在床头,蹙着眉,陷入沉思。前些日子忙着查连环j,i,an杀案,没有把关于穆昆的线索及时上报,如今细细回想一下,好像打从腹部纹了那两个字母的郞俪开始,这个人就y-in魂不散地缠在自己周边了。
  陶龙跃不知谢岚山一脸深沉地在想什么,想到“人硬不过饭”的至理名言,问他:“饿不饿,要不去医院食堂里给你买点粥来?”
  谢岚山闻言倒是有了反应,转过头,目光非常不善意地拢聚在陶龙跃的脸上。
  他没办法不去想穆昆的话。“缉毒火三角”里有叛徒,不是陶军就是刘焱波。从感情上讲,他当然更倾向于怀疑刘焱波,但如果是陶军呢?十来年前他盛极而衰,明明都快升职了却忽地撞车断腿,几乎一夕间就葬送了他的公安生涯,肇事者没抓到,现场的交警都说事故起因蹊跷,本是可以避免发生的。把林林总总的旧事归拢起来想一想,又想到那日老刑警朱明武说的话,谢岚山越发不确定,这十来年亦父子亦师生的情谊,到底是真是假。
  陶龙跃瞧着谢岚山是在看自己,可这眼神冷淡陌生,又像透过自己看向了别处,忍不住喊他一声:“阿岚?脑袋磕坏啦?”
  这就是疑人偷斧了,以他现下的心境看谁都像是门徒。强捺下自己波动不定的怀疑心,谢岚山自我提醒道:没准这是穆昆的离间计,他根本就没查出“门徒”是谁,却故意用这一番模棱两可的话把清水搅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