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花神录+番外 作者:柏夏(中)

时间:2020-03-02 10:58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文案: 继《浮生物语》《哑舍》之后,又一本行走在神鬼妖路上的妖娆夜宴。且看古风大神柏夏,如何谱写这段传奇。 女主狄姜在太平府南大街的尽头开了个药铺,不医人,只医鬼。她有两个伙计,一曰问药,二曰书香。药铺对面有家棺材铺,专门替人处理隐私债务,
文案:
  继《浮生物语》《哑舍》之后,又一本行走在神鬼妖路上的妖娆夜宴。且看古风大神柏夏,如何谱写这段传奇。
  女主狄姜在太平府南大街的尽头开了个药铺,不医人,只医鬼。她有两个伙计,一曰问药,二曰书香。药铺对面有家棺材铺,专门替人处理隐私债务,钟旭是棺材铺的掌柜,也是白云观第七十二代掌教,一个专司抓鬼的道士。人生信条是:有妖皆翦,无鬼不烹。
  钟旭是钟馗转世,前世与狄姜情谊深厚,恩怨剪不断理还乱,狄姜是地藏王菩萨化身,要来度化钟旭。二人在这一世还有一个好朋友,系武王爷武瑞安,三人一起游历人间,帮助狄姜写了一部花神录,三人穿c-h-a在十二位花神故事中,感情日渐深厚,最终冰释前嫌。
  十二位花神每一位都有自己的x_ing格特点,但是共同的特点是心存善心,入了狄姜花神集之后可改变噩运,应了一句善有善报。
 
 
第一卷 暗香疏影 
 
 
楔子 见素医馆
  宣武国,女帝辰曌五年。
  宣武国在历经‘文献之乱’后,武延夺权,一掌天下。武延登基后十年,薨,史称其为献帝。其子武兴即位,又三月暴毙,史称哀帝。其弟武隆登基,又五年,其母辰曌怒其不争,哀其耽于玩乐,不问国事,遂废之。
  而后辰曌自立为皇,女帝登基,天下始定,百废待兴。
  在京都太平府南大街第三条巷子的末尾处,有一家医馆,名为见素。平时巷子里极少有人经过,许多年下来,周遭的铺子走的走,散的散,最后只剩下这一家。
  医馆生意寥寥,常年冷清。坐诊大夫名唤问药,是个年纪轻轻的小丫头。替她抓药的是一个约莫十岁大的药童,名叫书香。
  传说掌柜的姓狄,但见过她的人并不多。因店里常年无事,她便成日都在睡觉,一直要睡到日薄西山了才起床。
  听过狄姜这个名字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彻彻底底的黑心人。药材卖得比别家贵了三倍不止,但因为货物十分齐全,无论来人需要什么药,她都能拿出来,久而久之,这便成了见素医馆直到现在都没有关门的原因。
  见素医馆坐北朝南,通体木质结构,分为前厅和后院。前厅分上下两层,上层是供人休憩的卧室,下方便是正厅之所在,看病抓药访客全在这里头。
  而后院里除了一间卧室一间柴房之外,还有一棵大榕树。榕树终年青翠,将整个后院笼罩其中,冬来温暖夏来凉爽,狄姜就是因为它才看中了这间院子,遂将它买了下来,几年来倒是甚为舒心。
  坊间传言南大街的这条支巷临近午门,怨气深重,一般人都不愿意生活在这里,狄姜倒是不怕这些,反而落得个清静,更是欢喜得不得了。
  可这天晌午,医馆旁边却新开了一家棺材铺。
  棺材铺开张之时鞭炮炸响,惊醒了梦中的狄姜。
  狄姜住在二楼,推开窗户便能看见一身着青灰道袍的男子负手而立,他剑眉星目,轮廓坚毅,唇上和下巴都蓄着胡须,约莫有一厘长。
  他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的台阶上,对着身前的男童道:“长生,待会把抓鬼的器具都搬到地下室去,小心别摔坏了。还有那些符咒,一个字都错不得,可记住了?”
  “徒儿记住了。”长生应了一声,便继续搬着棺材板往里走,一会便不见了踪影。
  “咚咚咚。”门外传来三声敲门声。
  狄姜知晓是问药来了,便应了一声:“进来。”
  问药穿着鹅黄色的纱衣,走进来后,径直坐在了狄姜身边,一脸苦大仇深地说道:“掌柜的,旁边来了个道士,我们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狄姜似乎并不担心,她一脸倦容地瞧着楼下的道士,淡淡道:“若井水不犯河水,就相安无事。”
  “若井水犯了河水呢?”
  狄姜眯起眼,“那就吃了他。”
  “当真?”问药舔了舔舌头:“我可好久没吃人了,真是想念得紧啊!”
  狄姜睨了她一眼,便打着哈欠将她向外赶:“天色尚早,容我再睡会。”
  “姑n_ain_ai,这都大中午了!”
  “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嘛?若每天不睡满八个时辰,可是连饭都吃不下的呀!”狄姜夸大了表情,含笑应她。
  “你真是懒死算了!”
  “懒死,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归宿。”
  问药哼了一声,又道:“新邻居来了,咱们不去拜会拜会?”
  “不急,很快我们就会见面了。”狄姜笑了笑,催促着问药离去。
  问药狠狠瞪了她一眼,转身下了楼。
  待狄姜确定问药已经下楼,再没有人会来扰自己清梦了才回到床上,放下了床帘。
  厚重的床帘将光亮隔绝在外,她很快便又进入了梦乡。
  梦里,她听见有人对自己说:“身常行慈,口常行慈,意常行慈。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而她只是笑着答道:“佛不度人,只度己。”
  第二日一早,钟旭自梦中闻到一股异香,惊醒后,便立即拿起木剑追着香味而去。
  经过北大街时,香味愈来愈浓厚,就在此时,巷口突然冲出来一名绿衣女子,径直向着钟旭倒来。
  “道长,我好晕。”
  钟旭急急收住长剑,确保没有伤害到身前的女子。他险些被自己的剑气伤所伤,虎口微微有些发麻。
  他有些不耐的低头打量着伏在自己胸前的绿衣女子,只见她约莫二十上下,鹅蛋脸,身穿水绿色的精致衣物,青丝拢在脑后随意绾了一个小髻,却没有一丝碎发垂落。她右手提竹篮,篮子里装着一个酒坛,左手捧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玉杯,杯子里还盛了些透明的液体。
  异香不是从她身上发出,想来,她不过是哪家的卖酒女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