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人道崛起 by:山人有妙计(一)

时间:2019-07-19 03:06 标签: 练功流 铁血
内容简介 纵然大荒的天穹是血色的,我人族武者愿燃起血骨,铺就白骨路,踏血荆棘,终有一天将这无边的荒野大地,化为我人族生息之地。 第一卷 龙蛇起陆,重铸根基 第1章 残破石矛,是个宝贝! 苍莽大地,群山万壑,茂密的古林中哪怕是烈日都难以照透,缭绕的
内容简介
  纵然大荒的天穹是血色的,我人族武者愿燃起血骨,铺就白骨路,踏血荆棘,终有一天将这无边的荒野大地,化为我人族生息之地。
 
 
第一卷 龙蛇起陆,重铸根基
 
 
第1章 残破石矛,是个宝贝!
  苍莽大地,群山万壑,茂密的古林中哪怕是烈日都难以照透,缭绕的瘴气让人迷失,有着各种可怕的嘶吼在昏暗中此起彼伏。
  古林深处,淡淡的血腥气萦绕,青阳桓将石矛从黑鳞大蟒身上拔出,石矛之上血光一闪,将黑鳞蟒残留下来的血r_ou_吸成了枯骨。
  紧随着他快速的离开,仅仅过去了数十息,一头青色獠牙的苍狼撞破了古林,出现在了黑蟒残骸面前。
  感受着身后暴虐的气息,青阳桓的步伐越发的加快,足足跑出去数里之地。
  “阿爹说的不错,古林百里之地就是目前我能进入的最深处,铸体境的凶兽多不胜数,若是不小心遇到一头异种,那就要倒霉了,就是不知道石矛还管不管用。”
  他的身子如同灵活的山猿穿梭古林,这里乃是大荒,危机重重,若是不小心,结果只能是尸骨无存。
  “吸了这么多血骨,何时才能吸饱,刚才那黑蟒足够让部族中的一个娃娃吃上一个月了。”
  嘴中忿忿念叨,青阳桓快步而行,这一次趁着族中狩猎的机会,他脱离了族兵守护进入了古林深处,至于目的,还不是为了这柄石矛。
  石矛,是件宝物!
  三年前,同样是在这莽荒古林中,一头穷奇血脉的异种追了他数十里地,最后他被堵到了一座低矮古山下。
  就在穷奇兽要扑上来之时,这畜生眼中出现了一抹恐惧,夹着尾巴慌不择路的逃窜,也是在这刹那间,他的眸子中隐约看到自己周身有着一抹紫光浮盈,一闪而逝。
  再后来古山整个被掏空,连带着附近的古木全部被青阳氏砍掉,最终这柄石矛就到了他的手中。
  石矛十分的粗糙,勉强算是有着矛的样子,石头模样却是坚固如金铁,上面布满了细密的裂纹,就像是要崩碎一样。
  哪怕是这样,在他手中的依旧能够敲碎铸体凶兽的鳞甲,这也是他认定石矛不同的原因。
  人族修炼以汲取大凶,甚至是异族血气精华化为自身养料,他还没有听说过汲取血骨的兵器,哪怕是翻阅了青阳历代的骨书和铜简,都没有找到有关的记载。
  而这片莽荒大地广袤无垠,各种强横的生物横行,一些异兽强盛到让人恐惧,纵然是聚合数十万,百万族民的大部族,都有可能被这样的异种顷刻覆灭掉。
  除此之外,这方大地并不仅仅只有着人族繁衍,人族不过是其中之一的大族,但不是巅峰种族。
  所以漫长的岁月下来,有着无尽的传说,身若山岳的大凶,青眼獠牙的异族,横击天地的神兵,贯穿了大荒的岁月。
  好在他生活的地方,并没有出现过这样的强大的异种,这方圆万里之地,青阳氏乃是第一大部,有着大大小小的数以百计的小族,聚落受到青阳的庇护。
  而他就是青阳氏的少主,青阳桓!
  “再杀几头凶兽就回去,否则族人们说不得又要开始搜林了。”握着石矛,青阳桓再次钻进了古林。
  虽然是青阳氏的少主,但手中早已经沾染血色,残酷的大荒环境下,只有掌控力量,才能更好的活下去。
  从出生之时起,他享受到了族中最好的大药和凶兽血气精华淬体炼身,自然也受到了更加凶残的训练!
  无他,因为他是青阳氏族的少主!
  而想要生存在这片凶残的大地,维持方圆万里的安稳,青阳氏的继承人都要经历这般浴血,才能保证青阳在残酷的环境下繁衍下去,大荒中无数部落都是这样。
  族中最好的资源堆积下,让他在十三岁之龄,就步入了修行第一阶段铸体炼血层次。
  而铸体境,是大荒万灵踏入修行的第一步,这一境界锤炼皮,r_ou_,血,骨,髓,打造最强身躯,当然这是对于绝大多数的武者来说的。
  真正有着传承的氏族,古族,这一境界汲取异种精华血气化为武者大药,配合独有的传承法诀凝炼全身。
  更甚者能够激发异种血骨精华中的威能,提取出骨纹,显化种种神异之像。
  在他的体内就有着一枚穷奇骨纹,正是三年那头追杀他的穷奇后裔,被他阿爹赶到收拾了,他汲取了一整头穷奇血骨,衍生出了一枚骨纹烙印在体内,一旦催动血气就能够激发而出。
  对于普通的小族,甚至聚居村落,能够在二十岁步入铸体就已经是天大的幸事,至于异种凶兽的血气精华更是奢望,然而这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一个起点。
  当然这种起点也是相对的,相比于整个腊山古地,甚至于广袤的大荒,那些古老传承的大族,他们族中骄子的修炼起点,也是他需要仰望的。
  啾!
  古林中行进的青阳桓,毫无征兆的被一团凌空的暗影盯上。
  “鳞角鹰!”
  浑身覆盖黑麟的独角黑鹰,鳞甲有着淡淡的盈光若隐若现。
  见到盈光隐现,青阳桓眼中露出了一抹惊讶,普通的鳞角鹰不会有此异象,这头显然体内觉醒了一丝血脉之力,勉强算得上异种,甚至于能够提取出一枚骨纹也说不定。
  大荒之中,一些异种的后裔之所以恐怖,就是因为它们体内天生骨纹,契合天地道法,有着无比恐怖的力量,所以才有着覆灭古城的伟力。
  轰!
  这一刻,青阳桓身上血气升腾而起,掌心中盈光大涨勾勒出一枚古老的符文,盈光闪烁好像有凶兽要从掌心窜出来一般。
  这刹那,他身上的血气暴涨了一大截。
  血气贯穿石矛,朝着抓落的鹰爪刺去,轰鸣之声落下,鳞角鹰撞飞出去,卷起了漫天的枝条树屑,而他同样被击退了数丈,撞在了一株古木上。
  然而青阳桓没有丝毫的耽搁再次杀出,手中的石矛被他用成了棍子,砸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