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灵异玄幻 >

狐夫如玉+番外 作者:想飞的鱼z(三)

时间:2019-12-18 19:23 标签: 强强 甜文 励志人生 爽文
第111章 :造化弄人 胡其琛这是真的盛怒了,浑身带着摄人的气息。 胡炳坤笑得y-in森:那你就捏爆我的喉管吧,有这么个大美人陪着我上路,我也不寂寞。 给我解药!胡其琛机械的从牙缝里面蹦出这几个字。 胡炳坤算是拿捏住了胡其琛的七寸:媚毒杀伤力极大,服
第111章 :造化弄人
  胡其琛这是真的盛怒了,浑身带着摄人的气息。
  胡炳坤笑得y-in森:“那你就捏爆我的喉管吧,有这么个大美人陪着我上路,我也不寂寞。”
  “给我解药!”胡其琛机械的从牙缝里面蹦出这几个字。
  胡炳坤算是拿捏住了胡其琛的七寸:“媚毒杀伤力极大,服用过后,欲火焚身,心痒难耐,媚毒是毒,跟媚药还是有一定区别的,这你都懂,对于吴小姐来说,现在男人并不是她的解药,而是催命符,只要你敢跟她上床,很快她便会血ji-an在床,但是得不到纾解,她又按捺不住,二弟,我本不想这样逼你,是你自找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胡其琛额头青筋暴起,双目猩红。
  胡炳坤耸耸肩:“我想干什么?我是为了二弟你好,媚毒最终发作时间是三日,超过三日,就算是一头公狗,吴小姐也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明夜大婚,只要二弟和惜文好好办完婚礼,安稳度过洞房花烛夜,解药我自会亲手送到吴小姐的手上。”
  胡其琛捏在胡炳坤喉管上的手慢慢的缩紧,胡炳坤的脸越涨越红,他老婆在一边急的直跳脚,最终,胡其琛还是一寸一寸的松开了手:“好,我答应跟白惜文成婚,明夜我就要看到解药。”
  “这才是我的好二弟,夜已经深了,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二弟早点休息,等着明晚做新郎就好,我们走。”胡炳坤带着一众人离开。
  白惜文红着脸,眼睛里面满满的都是雀跃,似乎想留下来,最后被胡炳坤叫走了。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我和胡其琛两个人,我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满脑子就只有一个念头,我想要他。
  我急不可耐的撕扯他的衣服,捧着他的脸吻他,毫无意识的呢喃:“胡其琛,我不行了,我要。”
  “乖,忍忍就过去了。”胡其琛按着我的手不让我乱动。
  我像条蛇似的缠着他,不停的往他身上蹭,什么礼义廉耻,什么娇羞矜持,在这媚毒的作用下,早已经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我也能感受到胡其琛身体明显的变化,以及急促粗重的呼吸声,他低头吻我,吻着吻着脸埋进我的颈脖间:“芃芃,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他忽然的感性让我的神智微微抽回了一点,我终究成了胡其琛的累赘。
  那一刻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努力的压制身体里的躁动,让自己保持一份清醒,只是说了一句:“我不会让他们逼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的。”
  说完,我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狠狠的用头撞向一边的墙壁。
  轰咚一声,满眼的金星,温热的血流瞬间涌了出来,晕过去的前一刻我还在想,真好,终于可以解脱了。
  ……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有些懵,四周白茫茫的,很冷很冷。
  胡其琛不在我的身边。
  我微微动了一下,体内还有燥热在涌动,但是周围冰冷的气息压制了一部分媚毒的作用,让我不至于那么狼狈。
  头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了,之前发生的一切慢慢的回归到我的大脑里,我这才想起来,胡其琛要结婚了。
  他大哥,胡炳坤,给我下了媚毒,这不是一般的C药,却跟C药一样会让我想跟男人上床,但是上床之后,却会大出血要了我的命,解药在胡炳坤的手里,他拿这个威胁胡其琛。
  胡其琛为了我,向他大哥妥协了,我应该高兴,他到底是在乎我的,可是我怎么能高兴的起来!
  如果他真心喜欢白惜文,和白惜文结婚我会祝福,可是他本身是不愿意的,特别是还让他入赘到白仙堂去,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侮辱。
  之前我就感觉到,胡炳坤忌惮胡其琛,胡其琛不想跟他争,可是胡炳坤却把他当做扎在喉咙口的一根刺,一天不剔除出去,一天寝食难安。
  胡炳坤迟迟不动手,是因为碍于狐族长老们的面子,不想做出兄弟相残的事情,留下骂名,他一边要保住自己的名声地位,一边还要排挤胡其琛。
  但是,将胡其琛入赘到白仙堂去,就不会落人口实吗?
  除非,这个白惜文的身份,让狐族长老们觉得胡其琛入赘过去,并不埋没了胡其琛,致使狐族脸上无光!
  所以,白惜文至少在狐族来说,地位还是很高的。
  而之前我也知道,白惜文在白仙堂并不受推崇,甚至白老二他们可以无视她的命令,自行行动。
  为什么?
  白惜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存在?
  头上的伤口猎猎的疼,心口也发堵,一想到胡其琛要跟白惜文洞房花烛,眼睛便涩涩的,鼻子泛酸。
  他们俩纠缠了几百年,终究还是要在一起的,不管是什么原因促成的,或许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可是,要用胡其琛卖身的代价帮我换回解药,我想我也吃不下去,再者,他们俩有了夫妻之实之后,我算什么呢?
  一个可怜的第三者罢了!
  我不愿意被冠上这样的帽子!
  解了媚毒,我子宫壁上那东西还在,诚如白惜文所说,我还是脱离不了胡其琛,到时候夹在胡其琛和白惜文中间,那才是真正的煎熬。
  与其要面对那样的结局,还不如现在就了结了这一切,或许,我死了,还来得及换回胡其琛的自由!
  这个想法在我脑海里一经形成,便像是长了草似的疯长,我伸手摸索着周围,很快便确定我是躺在冰棺里面。
  胡其琛在长白山最隐秘的修炼山洞里的那具冰棺!
  我慢慢调动身体里面的那些跟胡其琛双修出来的内力,一点一点的将冰棺盖子挪开,从冰棺里面站起来的时候,脚下虚浮,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等稳定住了,我便迅速的朝着外面跑去。
  好不容易跑到了山洞口,身上的寒气慢慢的消散,身体里的躁动慢慢袭了上来,我自嘲的笑了笑,看吧,你这样子真是比死还痛苦呢。
  山洞外面有结界,我冲上去又被弹回来,出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