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柏舟(女尊)+番外 作者:中元(上)

时间:2020-06-29 14:22 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女强
文案: 武容本是懵懂少女,不料第一次随姊妹进京,却意外的爱上了太女的未婚夫沈青禾。因为沈青禾的爱情,武容发现自己获得了面对尘世纷扰的勇气。 然而皇室的夺嫡,让她遭受亲人枉死的痛苦。那一刻她在心里突然明白过来:原来世事无常,错勘贤愚,不分忠j-i
文案:
武容本是懵懂少女,不料第一次随姊妹进京,却意外的爱上了太女的未婚夫沈青禾。因为沈青禾的爱情,武容发现自己获得了面对尘世纷扰的勇气。
然而皇室的夺嫡,让她遭受亲人枉死的痛苦。那一刻她在心里突然明白过来:原来世事无常,错勘贤愚,不分忠j-ian,乾坤颠倒,竟是常态?既然如此,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她挑起的是颠覆社稷的不义之战,要做的是改朝换代的复仇之事,要走的路早已血流成河、布满荆棘,然而她早已无法回头,不能回头,不敢回头。可是,午夜梦回,她总是记得有人痴痴在等,有人曾经对她说:“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
本文探讨至亲屈死之后会对一个人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同时也尝试了解皇族、士族和庶族等如何在历史的洪流中寻找到各自命运的方向。
PS:文名出自《诗经?柏舟》。
女主前期正直善良单纯,后期黑化,无所不用其极
本文涉及权谋,皇女夺嫡,后宫争宠,复仇造反
排雷指南:
1女主非处,男主处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女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武容;沈青禾 ┃ 配角:崔思;严淞;姚隠;谢翾;姚臻;顾昔;绿珠;陆瑟;姚巳;左思语 ┃ 其它:宫斗;夺嫡;造反;女尊;
==================
 
  ☆、进宫
 
  嘉成王朝二十三年,宫里开始忙着为公主们选适合的伴读。朝廷有言,凡是六品以上的官员家有适龄的儿郎,只要体貌周正、身体健康,皆可来皇宫参加选秀。
  圣旨一下达,有适龄儿郎的官员家立马都开始上下走动,以求得自己孩子能入宫做公主伴读。所以这时整个京城都开始热闹起来了,大街小巷都在讨论谁家儿郎有那福分。
  京城的官员遍地都是,哪家没个儿子?所以不好猜,但就是有那么一家,她家的儿子能入选伴读的,是板上钉钉的事。
  这家就是当朝太子太傅沈毅她家,她有一儿子名唤青禾,乃是京城第一公子。据说他出生那天满天的红霞,有懂周易的人说,此子将来必是这世上最富贵的男子。这话说的隐晦,最富贵的男子不就是皇宫里的那位?
  而且这孩子不仅生得花容月貌,又是个聪明伶俐的人,六岁时便已会了琴棋书画。这样优秀的孩子如果都入不了皇宫,那别人家的孩子就都不用妄想了。
  这一年沈青禾十三岁,当他知道宫里要为公主选伴读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知道了,母亲是必要送他去参加的。这么多年。母亲给他请了那么多的名师做他的教席,为的就是有一天他能走进那个围城一样的皇宫。
  他站在廊檐下,看着那些侍仆搬着一个又一个的箱子,在他的院子里进进出出的,这些个东西都是为了他进宫做的准备。这皇宫里还没有开始选秀,他母亲倒是先忙叨起来了。他心里苦笑的想到:这就是他的命啊,谁叫他生在沈家?
  “公子,裁缝来了,老爷叫你过去呢。”
  青禾闻声看过去,原是父亲院子里的一个小仆。他淡淡的应了一声,便跟着他走了。
  青禾这边刚迈进父亲的院子,便听见身后有人喊他。他回头看去竟然是他大哥南烟,青禾想了想他们都有两个多月没见过面了。
  沈南烟是沈太傅侧室的儿子,虽然庶出,但因为居长,所以他从小长在正室的身边。沈南烟比沈青禾大七岁,所以青禾是南烟看着长大的,两个人的感情自然和别人不同。
  南烟十七岁时嫁给了翰林院大学士谢文的女儿谢昆,他在嫁过去的第二年生了一个儿子,第三年又生了一个儿子后,谢家以没有女儿为借口,开始给女儿往屋子里塞人了。
  青禾知道南烟这几年其实过的不是特别顺心,尤其前段日子,他刚刚小产,而这一胎据说是个女儿。
  “大哥,你怎么来了?”青禾急忙跑到南烟的身边,抱着他的手臂开心道。
  “你这么大的事情,我自然是要到场的了。”南烟看着腻在他身上的青禾,亲昵的刮了一下他的鼻子。
  青禾听南烟这么一说,鼻头一酸险些哭了出来,他委屈巴巴的看着南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常常见到哥哥了。”
  南烟挽着青禾的胳膊往院子里去,一面劝道:“你如果中选,便是大家的福分,全家人以后还指望着你呢,这是一件大好事,就不要乱想了。”
  青禾已快要开始选秀,以将来不知道大家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为理由,把南烟留在沈家几日,这几日是青禾今后的人生中过的最无忧无虑的几天了。
  皇宫里的选秀的第一批名单很快的就发布下来了,这日一早,青禾拜过父母后,便坐上马车准备进宫去进行第二次的筛选。仆妇刚一开始驾驭马车,青禾便忍不住的掀开车帘子。
  他在车里看见父亲眼角强忍着泪水朝他挥手,他一个没忍住哭喊了出来,“父亲……”
  马车旁边的一个从宫里来的嬷嬷,她见青禾不肯走,有些生气道:“公子,再不走,误了时辰,我可没法子交差啊。”
  青禾看着那嬷嬷哽咽的说道:“我就与父亲在说两句可好?”
  那嬷嬷气的瞪了一眼青禾,便派了一个人过去叫太傅的正夫。
  沈父在侍从的搀扶下走近马车,他强笑着安慰青禾道:“选完了就可以回来了,你快快去,我叫李叔给你做你最爱吃的东西等你回来。”
  沈父一面说一面拿着帕子给青禾擦去脸上的泪,最后青禾拿着父亲给他擦泪的帕子,坐在了一晃一晃的马车上进了宫。那时,他心里偷偷的祈祷着不可能发生的落选。
  他少年时的记忆永远的停在那一刻,家人盛装站在朱红的大门外,父亲的强颜欢笑,n_ai父眼角的泪花,兄弟姐妹羡慕的神情,母亲眼里的欣慰。
  他记得那日按照旧年的惯例家里是要做莲叶羮的,他平日里最喜欢吃这个,但这个吃食做起来麻烦,所以家里极少做的。他刚进宫的那会,他时常想那天后来厨房做了莲叶羮了没,做了的话谁把他那份给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