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柏舟(女尊)+番外 作者:中元(下)

时间:2020-06-29 14:22 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女强
☆、合作 姚巳今日本来是有事情要去找谢翾商量的,却听宫里的线人来报说是姚臻进宫去了。姚臻进宫去做什么,她大概是知道的,但防事突然有变,她也收拾整齐带着礼品也进宫去了。 她一进宫便听见姚臻去了德贵君那里,她嗤笑的摇了摇头,看来她自己还是高看了
☆、合作
 
  姚巳今日本来是有事情要去找谢翾商量的,却听宫里的线人来报说是姚臻进宫去了。姚臻进宫去做什么,她大概是知道的,但防事突然有变,她也收拾整齐带着礼品也进宫去了。
  她一进宫便听见姚臻去了德贵君那里,她嗤笑的摇了摇头,看来她自己还是高看了姚臻啊。
  姚巳便按着计划,先去了太后那请安然后又去看了皇后和太女,最后她才去了勤政殿,人到那里果然见到姚臻跪在勤政殿的外面石阶上,她刚高兴的打算过去调侃几句,便见皇帝身边的荣寿出来叫了姚臻进去了。
  她快走了几步本来也打算跟进去的,却被荣寿那个老家伙给拦在了外面,还传话给她说,皇帝今天除了姚臻谁也不见了。
  那时她便开始有些慌了,她一向摸不清皇帝的心思,恐怕姚臻进去说几句软化,德贵君便没事了,这样她爹不就白忙乎了一场了,她此时心里正不舒坦呢,郁闷的离开了勤政殿,打算去华清宫去看望父君,却远远的看见叶贵人带着他的小厮急匆匆的过来了,她心里一乐想到,这人还不算太笨,姚臻刚去勤政殿,他便得到了消息赶了来。
  姚巳一开始只打算看一看热闹,她远远地尾随着叶嘉又回了勤政殿,她躲在一处角门边,看着叶嘉被拒在门外,又看着他失神落魄的出来了。
  姚巳便没了乐趣便打算去华清宫了,却见叶嘉突然站住,又叫他的小厮回去取东西,这是要给她父君送礼啊,这小子有意思啊。
  她便起了打趣的心理走到了叶嘉的身边,却瞧见叶嘉复宠之后更加水灵了,心思一动,便觉得在和他合作一次也无妨。上次她提点他后,他还是很聪明的立马拿下了德贵君。
  那时她和他说要不要大家合作,当时只是嘴上说着玩的,没想到这小子还当真了,动不动就去父君那里坐着也不说话,但今天她却是对他起了一些真心,打算在联手一次。
  姚巳突然想起,叶嘉是伴读的时候,她每次去看安康公主的那会,这小子都瞧不上自己躲着自己,那时他一定没有想到今天,他要上赶子自己吧,姚巳这么一想都要笑死了,刚刚在勤政殿的那点不愉快也消散了。
  她调戏了一回叶嘉后,觉得这人更是有趣了,她假装大方的给了他选择的机会,即使他拒绝了她,晚上不去找她也是为时已晚了,她看上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呢。
  姚巳一路欢乐的哼着小曲去了华清宫,见父君正在剥核桃呢,她便愉快的脱了靴子,拿过父君手里的工具也剥起了核桃。
  “你到是还有这个闲心跑我这里,姚臻可是去你母皇那里跪着去了。”熙贵君擦了擦手上的碎末,不满的看着含笑的姚巳。
  “今儿,我进宫给太后送了一个民间的新奇的玩意儿,太后高兴的直拉着我的手夸我呢,太后知道我还去看了皇后和太女,更是觉得我有孝心。”姚巳得意的看了一眼熙贵君后,把手里剥出的核桃扔进了嘴里。
  “你这些表明功夫做的不错,但德贵君不死,就有死灰复燃的机会,他家可是名门望族,那些酸腐之人就喜欢她那样的家室,这点你可不能太掉以轻心了。”熙贵君苦口婆心的教育着姚巳,眼看太女就不行了,他等了这么多年的大事,可不能叫姚臻那丫头得了便宜。
  姚巳见熙贵君一脸严肃,她也收起了嬉皮笑脸,把手里的钳子一扔,盘起腿坐直了看着熙贵君。
  “爹,你知道刚刚谁又去勤政殿了吗?”姚巳问道。
  “老六那丫头?”熙贵君想了想,除了姚隐就没有别人了。
  “爹就是聪明,一下子就猜到了。她不进宫来,女儿还有点担心老四会劝动母皇,但她一来,只会加剧母皇对她和老四的不满,母皇最忌讳的不就是结党营私。”姚巳说道这里,才想到父君说的对,德贵君不可小觑,他人还在冷宫里待在呢,还能把消息送出冷宫去。
  熙贵君见姚巳说完,整个人便陷入沉思里去,知道她在琢磨事情,便也不打断她,只是静静的坐在那看着她,等她自己想明白事情。
  姚巳想了一会,乐的直拍大腿,刚刚她故意逗叶嘉玩,可是没白费心思,这下就用得到了。
  熙贵君见姚巳那得意的小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气的训斥道:“我都和你说过很多回了,离那些男人远些,你这样的身份,要什么样的男人还没有。”
  “爹这回你可说错了,这个男人现在可是一把有用的刀啊。”姚巳被父君骂了也不在意,她早就知道父君知道她在后宫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又是哪个狐媚子勾了你?”熙贵君不满的瞪了一眼姚巳。
  “叶贵人,叶嘉。”姚巳说完,见她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她又赶忙道:“爹别小瞧了他,你看他处理起德贵君可是利落的很,一步到位的啊,咱们都没有想到那次能把德贵君弄进冷宫去,你不得不佩服他,他就是做到了这些年别人没做到的事情啊。而且我刚刚去勤政殿的时候,这小子也得了消息往那去呢。”
  “怎么这回不处理他了,打算留着他?”熙贵君依然不在意,只觉得女儿这回是看走眼了,那小子心里琢磨什么,他一打眼便能看出个七八分,哪有姚巳说的那么厉害。
  “留着,他还有大用处,而且父君最近开始养生吧,凡事都别管,母皇这会子心里正烦着呢,一点小事都能叫她炸了,咱们躲远点才是正理。”姚巳一时还没有想到怎么利用叶嘉,但人一定是有用的就是了。
  “这个爹还是知道的,你在外面做事也要万事小心,不可全都听谢翾的,谢相那老狐狸精可是滑头的很。”熙贵君不放心的又叮嘱一遍,他始终不知道女儿是怎么搭上谢相那老滑头的。
  “知道了。”姚巳伸出手拿起地上的靴子,一面穿一面和熙贵君说,“今晚,女儿不出宫去了,要在母皇怒火的时候做做样子,叫她只得女儿是那个最让她省心的孩子,您有事就派人去找我就了。”
  姚巳穿完靴子下了软塌,又拿起一个核桃仁扔进嘴里去,便打算走了,却被熙贵君给拉住了。
  “我和你说过多少回了,起身的时候,要记得整理衣衫。”熙贵君一面给姚巳整理衣服,一面唠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