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凰命难安 作者:玖攸

时间:2020-06-29 14:21 标签: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女强 豪门世家
文案: 坊间传闻,未来太子妃鼎北王府的泽恩郡主独孤羲凰,花颜月貌,秀外慧中,琴棋书画、女红刺绣无所不精,x_ing情更是温婉柔顺、恬静贤淑。只是身子一直不大好,故而养在闺中,甚少出门。但事实却是... 师兄:师妹十岁就把我打趴下了。 将军:郡主在战场
文案:
坊间传闻,未来太子妃——鼎北王府的泽恩郡主独孤羲凰,花颜月貌,秀外慧中,琴棋书画、女红刺绣无所不精,x_ing情更是温婉柔顺、恬静贤淑。只是身子一直不大好,故而养在闺中,甚少出门。但事实却是...
师兄:“师妹十岁就把我打趴下了。”
将军:“郡主在战场上未尝一败。”
公主:“我最喜欢羲凰给我讲话本子了。”
太子:“她的刺绣是抽象派艺术。”
..........
对于以上种种,羲凰双手一摊,无奈道:“没办法,就现在这朝局形势,不学点有用的本事,将来怎么从冷宫跑路呀。”
 
食用指南:
1.非穿越,非重生,拒绝傻白甜,拒绝玛丽苏,角色智商基本正常。
2.架空历史,谢绝考据。
3.大背景,剧情流,慢热,逻辑竭尽所能在线。
4.只关注主线剧情的朋友们可以跳读第五章到第十三章,这几章的内容可以简要描述为发生了一场诡异的战争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女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独孤羲凰(宸儿) ┃ 配角:杨启,呼延翰,袁随英 ┃ 其它:有宫斗无宅斗,宫斗智商杠杠的~
 
==================
 
  ☆、天府星耀
 
  睦章六年七月十三,子时。夜深人静,月朗风清。
  钦天监正史尹芝尹大人独自矗立于观星台上,远远望去颇有一番遗世独立之感。诚然,他的内心并非如看上去这般平静。
  “真是可惜了这般好月色,偏偏出现在这中元节前夕,自是无人欣赏了。”尹芝兀自呢喃着,然后抛下一句“看来今日又是白费了一番功夫。”的感慨,便欲转身离开观星台。
  可就在此时,台下几位手下,不知为何,突然不约而同的发出一阵惊呼,使得本欲离去的他,木然定立当场。
  举目望去,星河耿耿,银汉迢迢。一颗本是隐隐烁烁、忽明忽暗的星星忽而星光大作,将整个银河照耀得熠熠生辉。
  那璀璨夺目的星芒呀,不仅将满天繁星比得自惭形秽,竟还硬生生地夺去了旁边那轮皓月的颜色。古来都是众星拱月之说,这难得一见的星月交辉之景,怎能不令人心生惊奇? 
  而见此,尹大人心中更是涌现出狂喜。只见,他双膝蓦然跪地,右手缓缓抬起,手指微微颤抖的指着那颗光彩夺目的星星,激动到差点无法自持的对众人说道:“天府星耀,紫微同辉,凤凰涅槃,泽恩寰宇。日盼夜盼,终叫我盼到这天府星临世了!”
  且说自六年前,匈奴挥兵南下,进犯中原,分别代表帝后的紫微星和天府星就日益暗淡。
  虽则后来鼎北王独孤判振臂一呼,力挽狂澜,救万民于水火,扶大厦之将倾,可星象却始终不见好转。而这对于皇室而言,自是大大的不详。
  再加上,当今圣上对星象之说向来十分推崇,整个钦天监怎能不一片愁云惨淡?
  好在,三个月前,此事终于出现了转机。
  话说三个月前的一个夜晚,尹芝大人正在为明日皇帝将召见他询问天象之事而烦忧不已。
  说起来,这些年,为着紫微星和天府星衰微的事,钦天监上下可谓是殚精竭虑。无论是敬天还是祈福,祭祀还是开坛,钦天监能做的,事无巨细都做了个遍。
  只可惜,这些显然都未能上达天听,紫微、天府二星依旧暗淡无光不说,连将星居然都有了喧宾夺主之相。
  “天不遂愿,人力何为?”正在尹芝无可奈何之际,天府星竟在那晚,似接受到了他的情绪般,由晦涩暗淡变为闪烁不定,连带着与之相对的紫微星也亮了两分。
  按照相术学上来说,天府星由暗转明并渐渐移入中枢,主天命后星即将临世于帝都,实为大吉也。而尹大人的心情也自此拨云散雾,雨过天晴。
  也是从那日起,他便奉圣命夜夜亲自守看天府星,以待天命降临。时至今日,终叫他守得云开见月明,这怎能不令他狂喜?
  在手下们的一片恭贺声中,尹大人喜不自胜地走下观星台,并立即嘱咐人去备马车,打算马不停蹄地赶去皇宫复命。
  虽说此时早已过了宫禁时刻,尹芝作为外臣,按例宫禁后是不被允许进宫的。但是,皇帝陛下一直以来就对此事十分重视,特赐他御令金牌,令他在天府星降世之时,立即进宫面圣。因此,他亦不敢有片刻耽搁。
  万籁俱静的长安街道上,飞驰的马车如一抹鬼影一般掠过宫城之外的鼎北王府。虽然只有一刹那,但尹芝还是觉察到了王府的灯火通明。
  时至半夜,按理来说像鼎北王府这样的名门贵胄应该早已灭灯熄火了才对,为何....莫不是天府星落在了鼎北王府?尹芝敏感地感知到,但碍于事有缓急,他也只能稍后再来查实了。 
  与此同时,鼎北王府盼归园。正值壮年的鼎北王独孤判,瞥了眼刚刚出生的女儿,转眸看向一脸倦容但丝毫未损其艳色的鼎北王妃,平静无波的说:“今夜真是辛苦王妃了。” 
  “能为王爷开枝散叶是妾身的福分,妾身并不觉得辛苦。”鼎北王妃虚弱一笑,柔声回应,眼里满是深情。那盈盈的美目,温婉缱绻,一颦一笑间的风情,绰约迷人。
  如斯美人温柔相付,纵使百炼刚,怕也会化为绕指柔,况乎寻常男人?
  果不其然,面对王妃的脉脉情深,冷面铁血如鼎北王,亦是心中一动,面露动容,眼神也随之柔和了不少。所以,王妃忍不住温言提议到:“王爷何不给咱们的女儿赐个r-u名,日后叫着也亲近。”
  见状,r-u母立马会意将郡主抱至王爷跟前。而鼎北王虽然犹豫了那么一瞬,但还是熟稔的将女儿从r-u母怀里接过来,决定好好疼爱一番。
  可是,当他细细瞧清婴儿的那张小脸时,却突然没了任何兴致。
  三十年前,相同的地点,相似的场景,他小心翼翼地抱着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女婴,暗暗发誓要爱护她一辈子的,如今却...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