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润玉传[香蜜同人] 作者:苏 芷/苏芷

时间:2020-06-29 13:57 标签: 古代幻想
文案: 润玉VS锦觅,甜,he 只想让润玉能在小说里心圆意满 小说的时间线是凤凰死后,润玉花了一半仙寿救锦觅之后,希望大家喜欢 内容标签: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润玉,锦觅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璇玑宫的大门在我的身后缓缓关闭,发出沉
文案:
润玉VS锦觅,甜,he
只想让润玉能在小说里心圆意满
小说的时间线是凤凰死后,润玉花了一半仙寿救锦觅之后,希望大家喜欢
 
内容标签: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润玉,锦觅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璇玑宫的大门在我的身后缓缓关闭,发出沉闷的响声。
  怎么办?
  从此以后,我的身上便有了润玉的一半x_ing命,我活的每一天,都是他给予的深情。
  我闭上眼睛,不住的摇头,企图把方才他那期翼中带着祈求的眼神忘记,可无论我怎么做,他那双历尽了万年孤寂的深眸,却还是定定的凝视着我。
  大殿里传来一声叹息,想像是一声轻浅的龙吟,仿佛他那无与伦比的龙尾扫在我的心上,我的心尖竟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
  我终于睁开了眸子,入目是满眼的昙花,白色的花瓣,将是我此生唯一能看见的色彩,我失去了六界炫彩,却唯有这一抹白,仍旧陪伴在我身边。
  也不知过了多久,走了多久,再抬头却是到了月下仙人的姻缘殿。
  红线团静静的躺在月老树下,可惜我再也看不见红色,我只能看见一团漆黑,散乱的落在那里。
  “锦觅,你身子无碍了?”月下仙人问我,我呆呆的愣了片刻,才想起他昨日是陪着我一起去过蛇山的。
  “我已经好了。”我低头,拿起一根红线,在掌心把玩,忽然想起那一天初遇润玉,我曾赠他这样一根红线,那时我情智未开,如何知道这红线的意思,可如今……
  “月下仙人,我想问你,你掌管人间姻缘,可有错配过姻缘?”
  “错配姻缘,怎么可能?”月下仙人颇是自得,冲我笑道:“只要被我的姻缘线绑住的两个人,
  哪怕他们原先是冤家对头,我也有办法让他们成为天造地设的一对。”
  “是不是只要被绑了姻缘线,就会情不自禁的喜欢对方?”我忍不住问他道。
  “那是当然,要不然你和凤娃当年在凡间历劫,又如何能遇上彼此,情投意合?”
  “……”我只觉得心口一滞,却不知要说什么好,愣了半天才道:“是凤凰让你这么做的吗?”
  “老夫本来就是月下仙人,不过举手之劳而已。”他脸上依旧带着笑,可我却有些笑不出来了。
  “那要是小鱼仙倌也请月下仙人帮忙,你……也会帮忙吗?”
  我虽下凡历劫,可那些记忆却还在脑中,我与旭凤在人间相爱之时,正是润玉丧母之期。
  “锦觅,你是怎么了?好端端提起那个大逆不道的人做什么?”月下仙人问我。
  “是!他大逆不道,可是你们呢!你们又做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生母让我无法爱,而你们却要左右我的爱情!”
  我忍不住痛哭流涕,舍弃掌心永远都不会在看得见的红线,飞奔离去。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电视剧中的润玉,看他天天受虐,越虐越黑,有点看不下去了,所以自娱自乐,也算是完成以下他的心愿。
香蜜原著没有看过,但是为了方便原著党阅读,所以也用了第一人称的表达方式,希望大家喜欢~
 
  ☆、第 2 章
 
  老君练就仙丹还需时日,我便只身回了花界,水镜之中,自有一番净土,只可惜那满眼繁华,我从此无福欣赏,唯有门口的那一丛昙花,日出幽闭,日暮盛开,日复一日。
  连翘和老萝相继来看望我,连长芳主也来过好几回,可我谁也不想见。
  失去了这眼中的万千颜色之后,我的心仿佛也从那炫彩的世界冷静了下来。仿佛越发能看清这世间黑白、善恶真伪。
  “爹爹,是女儿错了吗?”我跪在他们灵前,依稀还能想起当年水神爹爹的音容笑貌,他人如清风朗月、向来与世无争,却因为有了我这样一个女儿,日日费心伤神。
  “觅儿,你没有错……傻孩子……”
  我微微一怔,睁开眼却看见水神爹爹正站在我的面前,眼角眉梢,一如当年灵霄宝殿初见。
  “你只是经历的太少。”
  “为什么?”
  “爱情……本来就是奢侈又微不足道的事情,我们可以沉溺于爱情,却不能臣服于爱情。”
  “所以爹爹最后和临秀姨成亲了?爹爹可爱过临秀姨?”
  “爱过。”
  “那母亲呢?”
  “亦爱过。”水神爹爹说完这一句,忽然间身影淡了,我看着他的身体慢慢的在我面前消失,忍不住伸手去抓住他,大声问道:
  “爹爹为何可以爱两个人?”
  我睁眼,只觉得脸上还有淡淡的冰凉,抬起头却见自己的身子落在润玉的怀中,他眉心微拧,似有不解的看着我道:“觅儿,你做梦了?”
  “我梦见我爹爹了。”我有些不敢直视的低头,指尖握紧他浅白的衣袖。
  “你身子还未复原,回去休息吧。”他动作温柔的把我抱起来,让我靠在他的肩头,我侧首,鼻息下传来淡淡的昙花幽香。
  “小鱼仙倌?”我终于忍不住开口:“你以后不要用灵力让那些昙花常开不败了。”
  “为什么?”他错愕。
  “日出幽闭,日暮盛开,这才是真正的昙花。”我呼吸微滞,轻轻道:“你不必为了讨好我……”
  我迎上他的目光,迎上他的万年孤寂,将自己的视线化为一道幽光,轻轻的触及那一池的艳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