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青山沉酒里+番外 作者:袂浅如卿

时间:2020-03-15 10:24 标签: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虐恋情深 阴差阳错
文案: 你烫一壶酒,独酌于山清水阔, 我点一盏灯,守你至黄泉碧落。 世人说你, 文采斐然计无双,风华绝代自轩昂。 白衣雅致倾天下,智囊一出定四方。 却无人懂你,转身而过刹那间的落寞。 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 江畔故人撑舟来,疏影清浅羡别鱼。我
文案:
  你烫一壶酒,独酌于山清水阔,
  我点一盏灯,守你至黄泉碧落。
  世人说你,
  文采斐然计无双,风华绝代自轩昂。
  白衣雅致倾天下,智囊一出定四方。
  却无人懂你,转身而过刹那间的落寞。
  “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
  “江畔故人撑舟来,疏影清浅羡别鱼。我以后唤你小鱼可好?”
  “好啊。”
  “小鱼,你愿意跟我走吗?”
  “去哪里?”
  “世外桃源。”
  “世外桃源在哪里?”
  “只要心怀希望,处处都是桃源。”
  “师父,扶晚岛上的桃花又开了,你看到了吗?”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y-in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别鱼(苏沉酒) ┃ 配角:容云斐(江扶衣),苏明澈,周文奕,沈霁月,萧连祯,温澜 ┃ 其它:情深至死不渝,师徒虐恋
 
 
楔子
  “婆婆,今儿我们学什么呀?”小松端端正正地坐在小凳子上,眸子亮晶晶的。
  “今儿我们来学《山有扶苏》。”我坐在桌案前,摊开一张白纸,提笔蘸墨,微一思索,便挥毫写下。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我一边写,一边轻轻念道。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小松也摇头晃脑,跟着我念了起来。
  “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我又继续念道。
  突然起了一阵大风,将桌案上的几沓纸吹的遍地都是。我一惊,搁下笔,颤悠悠地起身欲去捡。
  “婆婆您别急,让小松帮您去捡。”小松忙站起身来,飞快地去捡起散落地上的纸页。
  “哎,好孩子!”我一低头,却瞥见了脚下不远处静静躺着一张泛黄的纸页,突然觉得有些熟悉。
  我缓缓弯下腰,去够那张纸,却总也够不到,到底人老了。
  “婆婆,我都捡回来啦!”小松抱着一沓纸,放到桌案上,兴致冲冲地说道。我冲他点了点头,真是个孝顺的孩子啊。
  “咦?那边还落下了一张?”小松视线一下移,便看到了刚刚我怎么都够不到的那张纸。
  到底是七八岁的小孩子,身子敏捷,他飞快地将那页泛黄的纸捡了起来。他因好奇,翻转过来看了看,随即,一张小脸上满是错愕的神情。
  “婆婆,这?”小松上前递还给了我,我眯起眼睛,待看清那上面的第一行字后,泪不自觉地就流下来了。
  “曾几何时,我的心里悄然住进了一个小姑娘……”
  “哎呀,婆婆,您别哭!您别哭呀。”小松乍一见我这个样子,也不知所措了,他上前笨拙地用衣袖给我擦拭。
  “婆婆,您别难过啦,这不是还有小松在嘛。小松会一直陪着您的!小松给您唱歌吧,您听了肯定就不会难过了!”
  “月儿圆又亮,小舟莲花荡,我的小姑娘,脸上笑轻扬……”
  这是我教给小松的,多少年前,曾经也有个人,在我耳边,轻轻地哼着这首小调,眼中漾着无限柔情。
  只是那个人,再也不会出现了。
  “婆婆……”小松怔怔地看着我,似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小松,你想听婆婆给你讲个故事吗?”我拭干泪痕,一脸平静地说道。
  “好啊,小松最喜欢听故事了!”小松立时就开心起来了。
  “这个故事,要从约莫五十年前说起了……”
  作者有话要说:  隔了好久,终于再次决定开文了
  这是我的第一篇古言,准备了挺长时间,会尽最大的努力把它写好的!
  开头写了好几个版本,最后还是决定用这个版本,不知道大家会不会喜欢
  关于人称,也纠结了好久,最后我还是想试试第一人称
  嗯,就这么开始吧!
 
 
第1章 苏姑娘初进家门1
  鸿和二十三年七月二十,汴京城。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万里无云,天边澄澈碧蓝,偶有飞虫翁鸣着飘过。
  我百无聊赖地坐在一辆极为宽敞的马车上,透过半敞的帘子,打量着外面的场景。
  前方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摩肩擦踵,每个人都翘首以望,神情极度亢奋。看这个阵势,估计有几千人之众。
  这是在干什么?
  “四小姐,我们恐怕要等会儿才能过去了。”马车外传来了黎重的声音。
  “不要紧,外面怎么了?为啥这么多人?”有意思,头一遭入这汴京城,便遇到这么大阵势,一会儿定有好戏看。
  黎重是苏府的老管家,而苏府的主人,便是这朝廷上鼎鼎大名的太傅大人苏向临,也就是我十三年未见的生父。
  七日前,我还是一个小混混头子,有着一群小弟。无家可归的我们,每日四处晃荡,劫富济贫,顺便填饱一下肚子。我们居无定所,破庙、森林、桥头,只要是没人的地方,都能凑合着睡一晚。
  那日正午,我和兄弟们躺在绿荫下小憩,正好碰到了这个黎重。他当时正带了一群人,急匆匆地往汴京的方向赶路。我看他长得贼眉鼠眼,其貌不扬,又带着这么多东西,下意识觉得这人肯定是个大j-ian商。
  于是,我对兄弟们使了个颜色,拿起棍木奉便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