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谋妻有道 作者:洛梦(上)

时间:2020-03-14 09:57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六十一章 极品的美人 水玥人很聪明,加上姑娘们耐心教她,不一会儿,她便学会了Cao原的舞蹈,与Cao原的姑娘们手拉着手,一起载歌载舞,玩的很是开心。 轩辕晟在水玥加入到那群姑娘中后,他的目光便不受控制的定在了那群五彩衣裙中的水碧色身影上。 这时桑
第六十一章 极品的美人
 
 
 
水玥人很聪明,加上姑娘们耐心教她,不一会儿,她便学会了Cao原的舞蹈,与Cao原的姑娘们手拉着手,一起载歌载舞,玩的很是开心。
轩辕晟在水玥加入到那群姑娘中后,他的目光便不受控制的定在了那群五彩衣裙中的水碧色身影上。
这时桑林族长对自己的儿子桑格使了使眼色,桑格会意,便来到轩辕晟的身旁席地坐下,举起手中的酒杯道:“战王殿下,桑格敬您一杯酒。”
轩辕晟因为桑格的话,回过神来,他不动声色的将目光自水玥的身上收回,端起桌上的酒杯,豪气万丈的与桑格一碰,“世子,咱们干了。”
两人的酒饮完,立刻有婢女上前为两人又斟满,桑格端起酒又饮了一口,目光也投向那群跳舞的姑娘身上,寻着话题道:“这位水玥姑娘真是漂亮,是不是汉族的姑娘,都这般美丽。”
桑格的话并无轻浮之意,只是对美的一种赞扬,轩辕晟倒没有为此不高兴,接话道:“她在汉族姑娘之中是极品的美人,就像咱们Cao原上的赤龙双姝,虽然汉族美貌的姑娘很多,可不是个个都能美的一眼令人难以忘怀。”
桑格一早就瞧出轩辕晟对水玥很是不同,却装做不知道,故意顺着轩辕晟的话道:“战王殿下说的是。”
而另一边,桑林族长坐在桑雅夫人身旁,目光也是瞧着跳舞的水玥,轻声问道:“母亲,这孩子是不是小妹的女儿。”
“她与小妹有六分像,而且言谈举止,都能瞧见当初小妹的影子,应该错不了。”桑雅夫人将目光自水玥的身上收回,慢慢的答话道。
“原本以为小妹他们一家都葬生火海了,没想到他们的孩子活了下来,不知道……”说到这里,桑林族长的话音突的一止,有些避讳的没再继续说下去。
“既然她是小妹的孩子,咱们有义务好好的保护她,你跟小格提个醒,让他安排两个高手,以后就暗中保护她。”桑雅夫人也是沉默了许久后,才又开口道。
桑林族长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若无其事的起身,寻了相熟的族人喝酒去了。
静长公主跟着跳了一会的舞,便退了出来,见桑雅夫人独自一人坐着,她便来到桑雅夫人的身旁坐下道:“夫人,我陪你说会话。”
桑雅夫人笑着点了点头,自果盘里拿了一个苹果递给静长公主,笑道:“你向大王提议开办六艺局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这个提议好,咱们赤龙能自己产丝绸,不仅仅解决了内需,还能向外扩展经济交易,对赤龙的财力,将有大的助益。”
“其实这个提案的策划是玥儿,只不过是以我的名义报给大王的,说起来,也是我沾了她的光。”对于这件事情,静长公主倒是没有隐瞒,而是对桑雅夫人实话实说。
“由你提出来是对的,你在王室地位非同凡响,由你提出来,一来没人敢轻易反驳,二来也能得到懂的人的支持。”桑雅夫人虽然对于策划人是水玥,小小讶异了一下,却对这做法,是支持的。
“还是夫人懂我。”头在桑雅夫人的肩上靠了下,静长公主又坐正身姿,开怀的笑道。
桑雅夫人对此,倒是没多说什么,只目光往人群中的水玥望去,随后笑道:“听说水玥这孩子是孤儿,又是婢女出身,能有这样的见识,真是不容易。”
她这语气听着似是感叹,然而真意是想跟静长公主套话,多打听一些关于水玥的消息。其实她对静长公主的为人是信任的,原也不必这样套话,只是水玥的身世过于特殊,为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先保密为好。
桑雅夫人到底是深藏不露,静长公主果然对她没有起疑,直接便回话道:“是啊,玥儿自幼父母双亡,不得己卖身为婢。据说她之前所在的那府上,家主是一位博学多才的人,而所伺候的那位小姐也是个心善的人,带着玥儿一起读书识字,所以玥儿的见识与一般的婢女有很大的不同。”
“原来如此,也是这个孩子福缘好,现如今又遇上了你,你也是个心善的,又惜才,相信她以后的路,会越走越好。”桑雅夫人不动声色的笑道,心中对水玥的情况,大至清楚。
听了桑雅夫人的话,静长公主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什么,只是心中为水玥即将离开赤龙,而感到不舍,更为水玥感觉可惜。她是个非常有才华的女子,留在赤龙,以后的前途绝不仅仅只是正吏,然而女子终归要嫁人,她已经找到幸福归宿,做为过来人,没有拆人姻缘的道理,只叹与水玥的缘份就这么数月。
“夫人说的是。”静长公主微笑应了一句,怕再说水玥,自己会泄露心情,便笑着转移话题道:“听说桑格世子已经订了亲事,不知道是那家的姑娘这么有福气。”
“是赛图家的小女儿。”提到自己那位未来的孙媳妇,桑雅夫人的脸上便露出满意的笑容来,因为她并不是个爱炫耀的人,所以只简单的回了这么一句,并没有对那位姑娘的品貌有半点称赞,究竟好不好,是有目共睹的,用不着四处吹捧。
“原来是赛云朵,这丫头我听说过,那样貌和人品都是拔尖的,与桑格世子站在一起,就是一对璧人,怕是再过不久,就能喝上他们的喜酒吧?”提到这种喜事,静长公主便有些忍不住打趣道。
“赛图舍不得这个小女儿,想多留一两年,况且云朵今年才十六,年岁还小,成亲的事,至少要缓个一年。”人家都是巴望着孙子早些娶亲,好早些抱上曾孙,桑雅夫人对此,倒是豁达,并不着急。
不过静长公主主动提起桑格的终身大事,就令桑雅夫人不得不关心起静长公主的终身大事,“说到终身大事这个问题,你自己就不曾为自己考虑过吗?”
 
 
 
 
 
 
 
 
 
 
 
  
 
第六十二章 越不过的情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