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凰娇 作者:花羽容(三)

时间:2020-02-14 12:21 标签: 欢喜冤家 重生 热血 爽文 公主
第226章 信息 家里如何?刘家可有为难?文祁说完了自己在外的五年经历,也问起家里的事来。 还好,你走后文麟也出海游历了一年,回来也是大变样,学了不少东西皇上很满意。因你们不在京城了,刘家也没有过多为难什么,倒是安分了不少。 何况刘溪也开始得宠,
第226章 信息
  “家里如何?刘家可有为难?”文祁说完了自己在外的五年经历,也问起家里的事来。
  “还好,你走后文麟也出海游历了一年,回来也是大变样,学了不少东西皇上很满意。因你们不在京城了,刘家也没有过多为难什么,倒是安分了不少。
  何况刘溪也开始得宠,刘家一直都希望刘溪能生个孩子出来,寄予了不小的希望,何况刘溪本x_ing比较安分隐忍,不像贵妃那么能争宠却也不惹事的x_ing子,让受惊后的老侯爷觉得十分满意,对刘溪的供奉力度也逐渐加大。
  但对贵妃就减少了很多,毕竟只能供应一个人而已,这几年后宫这俩姐妹就没少争宠,争风吃醋,但每每都是刘溪让着姐姐,打不还口骂不还手,颇让人有点一拳打到棉花的感觉,皇帝也偏刘溪两分,她不惹事不找麻烦,看着老实一些,让人省心么。
  就这么地,这几年算一算还真让刘溪和贵妃平分秋色了,瞧着刘溪虽然隐忍却并不曾吃太多亏,好处也拿到了,如今也快生了,据说是个儿子是吧,刘家总算盼到了。呵呵呵!”
  老太太说完也笑了一声,甚为平和,这是早就预料到的事,刘利还要用,白放着刘溪或者故意不让她生孩子都是行不通的,必然会遭到刘利的怨恨,出工不出力,边境百姓岂不是要遭难了。
  文祁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接受现实也没什么困难的。
  “这倒是,这个刘溪是个闷x_ing子但心里主意很多,并不是吃亏不还手的人,而且得到教导以后,也听得进劝道,很能摸准我父皇的两分心思呢。”
  老太太神秘的笑了,“你不要担心,作为上位者是不喜欢太聪明的人,尤其是能做肚里蛔虫这样的,是很忌惮的,朝臣都如此,更何况是后宫女人,猜的太准不是好事。”
  帝王心术并不简单,不是对了你胃口就能得到信任这么简单的。
  文祁也算是学过帝王心术的人,对此很是有所感悟,她同样也不喜欢底下人对自己的一切了若指掌,那其实是很可怕的事情,屡屡被人猜中心思,一个是显得上位者心机外露很蠢,二就是会有危险。
  “刘家老头这几年身体越发不行了,旧伤频频发作,看样子不像是假装的,因此刘家这几年也以稳定为首要。这几年主要是保护刘溪的肚子平安降生,但这个孩子给谁养他们还在争执呢,刘溪自然是想自己养已经表明了态度,但刘老头还在考虑当中。”
  老太太也在详细说着后宫的情形。
  文祁轻笑一声,“呵!其实我希望给刘溪养育,这孩子将来也许还有一条活路,刘溪这个人啊,保命的机警x_ing可比贵妃强多了,刘家做是一向都是这样,从来只讲利益最大化不讲人情的,难怪贵妃不听使唤,刘溪也不太愿意给家族卖命,拼命想法子自保,这真是一家子出来的,从上到下都显得很自私。”
  “刘家一直都是这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这回有了儿子,可能又要平地起波澜了。”
  老太太叹息一声。
  “早晚的事,能干掉一个刘媛已经极好的运气了。”
  “说来这几年后宫没几个孩子,也和贵妃有点关系,一开始她想拉拢其他新人为自己所用,但她为人处事太过霸道狠毒,新人都不愿意也不敢投靠她,更愿意奔四妃去。
  你母后那头是靠不上的,四妃为人还算稳妥仁厚,总会给留一点生机就是了,瞧着玉贵人这样的安分守己也得了好了。大家心里都明镜似得,因此有几个新人就是这样糟了难了,没保住孩子被贵妃派人给坑掉了。”
  “她怎么这样呢,自己不能生也不让别人生,真是……”
  文祁摇头叹气,也不过是说说,不能生最好,生的多个兄弟姐妹和他们争宠。
  “是这话,不过皇帝都一清二楚,说来还得益于你的女暗卫功劳了,也省的你母后替她背锅了,这样一来贵妃如今和皇上的情分确实没剩多少了。”
  “文辛他们家那个侧妃呢,正妃咋样,脑袋清醒不?您见过没?”
  文祁把熟识的都问一问,回来了年岁也越发大了,她也要在宗室世家圈交际走动的,不了解情况肯定不成,母后常年在宫里不如外祖母了解的清楚呢。
  “哦,文辛如今不用担心很受重视的,端王大力培养呢。那个正妃如今生了个儿子年岁上小,但为人很有手段也是个脑袋很聪明的姑娘,待人接物都十分爽利,有点子泼辣劲,端王很宠爱的样子,里外得到太后的提点后没少帮衬文辛,如今文辛对幼弟也很喜欢的样,这才是聪明人干的事呢。
  那个侧妃啊被林家围追堵截没少秋后算账,娘家也是满头包,侧妃这把岁数也有年纪了,哪比得过正妃青春貌美,又懂事这眼光见识也是大家之女,侧妃自然宠爱上少了几分。不过因为儿子大了也不在意这些主要是为文利多争取些你王叔的关注就是了。”
  老太太平和地笑着说道。
  “嗯那就好,文辛干的还行吧。”文祁不能白帮人,是有条件的。
  “这小子脑袋灵光着呢,做生意做的溜溜的,带着文麟没少赚钱,麟哥用你的名义开了不少铺子还走了海船的生意,你端王叔不是分了你一成么,你周王叔也分了你一成半的分子,赚的钱他们买了庄子和铺子还干了走药材的生意,拉着秦熙他们几个小子一起忙乎,真没少挣。”
  老太太笑着嘀咕给为啥孙女听呢。
  “你要钱不,我给你拿去看看。”老太太一招手准备让人去把账本和东西拿来。
  文祁摆手,“我不用钱,您留着吧,让我外公加大对卫队的培养,加上医女和大夫这一块,将来我要用,钱就从这里出,我将来要去西北少不了要用钱,别人有不如我自己有来的便利爽快,我这几年出门也没少摸情况,让李师傅和底下人也做了点小生意,他有个侄儿脑子灵光,我让他去跑船运去了,我也赚了一些。”
  这几年文祁也没白玩,她深知钱的重要,有机会也笼络了这方面的人才,帮着自己去赚钱,她有人脉啊,船引别人搞不来她很轻松就能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