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凰娇 作者:花羽容(六)(65)

时间:2020-02-14 12:18 标签: 重生 爽文 欢喜冤家 热血 公主
难得这么多年终于在公开场合用正当手段,用阳谋狠狠抽了刘利一个嘴巴,我要笑死了,一定要喝酒庆祝啊! 哼! 刘利气的拂袖而去,脸色黑的如墨一般黑沉,吓得别人自动退避三舍,不敢往跟前靠。 林相爷和马相爷定国公
  难得这么多年终于在公开场合用正当手段,用阳谋狠狠抽了刘利一个嘴巴,我要笑死了,一定要喝酒庆祝啊!
  “哼!”
  刘利气的拂袖而去,脸色黑的如墨一般黑沉,吓得别人自动退避三舍,不敢往跟前靠。
  林相爷和马相爷定国公还有她外公安国公也凑了过来,林相爷竖大拇指给她。
  “好姑娘,今儿干得漂亮,虽然乱了些规矩。”
  马相爷接了话把子,笑着补充林相爷心里没说完的话,“军心可用啊!”
  “哈哈哈!”
  几个老家伙互相彼此看了一眼,仰起头朗声大笑。
  文祁也用拳头捂着嘴笑,“我当时是真气坏了,我就是那么想的,花那么多钱养个废物点心,不如舍了自己狠狠揍他一顿,达不到目的我也不亏,打仗又不是我说了算,不还得议么,怕什么!”
  “你学坏了,臭丫头!”
  定国公哈哈大笑,心情是从没有过的高兴,今儿这一仗彼此没有通气,但配合的却天衣无缝,完美无缺,大获全胜,真是高兴。
  王钊凑了过来,“我说,就别夸了,喝酒去不去?我叫了几个铁哥们,不是说做生意么,走呀,站了一上午喝两杯去。”
  “也不邀请我们这些老家伙呀。”
  定国公调侃王钊,朝林相爷他们挤挤眼睛,好玩的像个老顽童。
  “哎呦!您几位爷爷赏脸那简直是蓬荜生辉呀,没说的,我一定让您喝高兴。”
  王钊也嘻嘻哈哈的回应。
  “臭小子,你要把我灌死啊,老王头,你家小子欺负我。”
  定国公仰着脖子就喊王家老爷子。
  王老爷子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跟人说完了话慢慢地踱步过来,“你羞不羞,老大岁数让孩子欺负了,你干脆一头撞死算了。臭小子不许跟长辈这么说话。”
  说完照着孙子脑袋上敲了一个爆栗子。
  王钊摸摸头嘿嘿一笑,“我说的是真心话呀,我请您喝酒呀。”
  “得了吧,一点诚意都没有,你们走吧,我们老家伙也去找个茶馆喝杯茶听说书去了。”
  定国公他们几个约了常去的茶楼喝茶听说书,偶尔能说点正事不会被人打搅。
  “好,那我们先走了,快走快走。”
  王钊拽着文祁的手就跑了,一副皮小子的样,惹的几个老人在后面哈哈大笑。
  边跑边说,“你今儿真行啊,我祖父说这么多年没见过刘利这么灰头土脸过,真是太解气了。”
  “我也是一时激愤又不能真的杀人,干脆挑动民愤利用一下罢了,今儿也是长辈们疼爱我,大家给我父皇脸面,顺着我的话接了下去,配合的好,其实也不是我的功劳,嘿嘿!”
  文祁知道不是自己的功劳,是马相爷他们抬举自己,顺坡下驴罢了,赶巧了,父皇早就有这个心了,如今给了个很好的借口和机会,他的布局虽不完善但比之前好太多了,现在刘利不敢闹大是真的,掐着这点自己又给了台阶,大家齐心协力,减掉了刘利一半的军费。
  “今天皇上要乐坏了吧。”
  王钊笑个不停,越想越觉得痛快,应该多喝一杯庆祝才对。
  “那当然,你约了谁了?”
  “就乔云,还有我两个哥们,是李家和言家的人,我寻思着你肯定能用得上,我问了一嘴试探了一下,不成想人家特别痛快就应了,我倒觉的是个好机会呢。”
  “成,谢谢哥哥想着我呢,我是真有点生意找你,文兰文康打算弄个马场,我让秦爷爷给我个官家现成的马场过来,省事很多,整理一下就能干起来,我需要点人手和钱,你看看能不能一起玩。”
  “成呀,撞我怀里了呀,你忘了我王家以前养过战马呀,这我家熟悉,肯定要算我一份呀。”
  王钊一听当即就乐了,知道这是抬举他呢。
 
 
第619章 改变
  几个人跑去一间很小的小酒馆去喝酒去了,老板做的菜也很有味道,原汁原味,却异常好吃,口味还很清淡滋味却极好,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赞赏了。
  “来干一杯,庆祝今日我们长宁大小姐打赢了她人生第一个胜仗啊。”
  王钊举起酒杯朝兄弟们挤眉弄眼,笑的嘻嘻哈哈的。
  文祁也端起酒拍着桌子哈哈大笑,“对,我人生第一个胜仗啊,痛快呀!”
  “干杯。”
  众人一饮而尽,气氛十分欢愉。
  喝道下午时大家酒足饭饱,也商议了马场的事,文祁让他们去找文康商量具体的事,见者有份,参与的都有银钱可拿。
  大家欣然应允,最后乔云提醒文祁,“你最近小心点,刘利x_ing格睚眦必报,小心他报复你。”
  “嗯,谢谢乔大哥提醒,我会小心的。今时今日我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被人欺负都不能还手的小女孩了,当年我都不怕他,今日我还能怕他么。”
  文祁仰起头笑了几声,只觉得痛快极了。
  “那倒是。”
  王钊也笑着点头。
  “你明年是不是要去西北了。”
  “嗯,本来今年要去的,不是被和亲的事耽误了么,所以明年要走了,基本定下来了。”
  “嗯,我也许也是明年去了,说不得到时候可以和你一起并肩作战呢。”
  文祁笑了笑。
  “那敢情好,咱兄妹搭档再不会错的,杀他个片甲不留呀。”
  “哈哈哈!没错,西北生意商道我睿王叔也让我参了一脚,到时候咱在干点别的,我还打算通商去鞑靼国么,但还没想好具体的,回头在商议吧。”
  文祁喝的有点微醺,到没醉,但今儿高兴,就允许自己多喝了两杯,其实也是果子酒,王钊不给她烈酒,害怕再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