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凰娇 作者:花羽容(六)

时间:2020-02-14 12:18 标签: 欢喜冤家 重生 热血 爽文 公主
第561章 找死 徐方若委屈的红了眼圈,抿着嘴一句话也没说,但倔强的表情说明她绝不会放弃的,本来姑姑就说过,我们可以结亲家的,只是姑姑早逝所以才没了下文的,但不管怎么说都是说过的了。 秦爷爷,我先告退了。 徐方若留在这里也是没脸,不如先回去再说。
第561章 找死
  徐方若委屈的红了眼圈,抿着嘴一句话也没说,但倔强的表情说明她绝不会放弃的,本来姑姑就说过,我们可以结亲家的,只是姑姑早逝所以才没了下文的,但不管怎么说都是说过的了。
  “秦爷爷,我先告退了。”
  徐方若留在这里也是没脸,不如先回去再说。
  “嗯,去吧。”
  定国公眼皮都没耷拉一下,对这个姑娘也不太喜欢,老婆子都不在家,徐氏又不是你亲姑姑,有必要赖在这不走么,可他一个老爷们也不好轰人走吧。
  回到自己客居的屋里,徐仿若还气的掉眼泪呢,丫鬟倒是听了个好消息。
  “小姐,我听说外面有了流言,说是您和少爷之前是口头说过亲的,只是因为大小姐去的早所以耽搁了下来,如今也到了该说亲的时候,我看是夫人帮的您,估计她也不喜欢公主进门,您想啊,公主进了门,夫人也要低头陪不是呢,她怎么会愿意呢。”
  徐方若沉思后露出笑容,“明儿我们回家,让人继续传流言就说我和秦家已口头说好亲事了,是我去世的姑姑早就说好的,因为姑姑去世一直没来得及继续定亲仪式,说到这就够了。”
  “小姐这样好么,万一惹恼了公主咱们家吃不了兜着走,要我说流言已经发出去了,不如略等几日,您只要坐收渔翁之利就好了,若不成您也可以哭一哭表示完全不知道,您就是来做客的,终归您的名声要紧,要是让老爷知道您私自这样做,恐怕不妥。”
  徐方若叹口气,想起父亲有点畏惧,父亲最在乎家族脸面了,若是真的不好怕是要降罪自己的,不如现在这样略等等也好。
  “好吧,我就是担心万一下了圣旨我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小姐,奴婢斗胆说一句,您的机会确实很小,实在不行只有做小了,拿着这个事出去哭委屈,强行让少爷负责,也只能这样了,胳膊拧不过大腿,真惹恼了公主,那可是死罪呀,所以奴婢才说不让您c-h-a进来,先静观其变,公主哪里是随便受委屈的人呢。”
  贴身丫鬟倒是极为精明,善于见风使舵,从中牟利。
  徐方若也担心公主降罪,毕竟长宁的名声一向霸道不讲道理的,听后点点头,“那好吧,我先观望一下。”
  “对么,再说这次我们没见过老太太呀,等下次见了老太太再试探也来得及,这种事急不得,老太爷老太太不点头没用。我觉得您别把希望都放在徐氏身上,她在这个家没什么地位的,这些日子我也打听了,她可没少出丑。”
  丫头子在她耳边悄声嘀咕着。
  徐方若听后脸色变了几下,知道了徐氏干出来的事后,也觉得这个盟友没有那么厉害,心里倒是歇了继续拱火的想法。暂时按兵不动了。
  “好,我听你的,那我们明日先回去,撇干净这事?”
  徐方若一听徐氏不靠谱,立刻就甩脱她,把自己摘出来,不得不说这个徐方若还是有点脑子的,起码比徐氏强一点。
  “我看行,这个徐氏不靠谱,但咱们可以利用她一下。”
  丫头得意的笑了。
  “嗯,那我们下午就去请辞吧。”
  徐方若打定了主意徐徐图之,倒是不着急了。
  第二日一大早徐方若就告辞回自己家了,徐氏再三挽留也没能留住她。秦熙也没来送,只是派人好生送回去就完了。
  秦熙见徐方若走了就去了农庄陪伴祖母两日就打算回军营了,顺便把这事给祖母说一说,也好让她心里有个数的意思。
  谁知道才不过一两日的功夫,满大街都在传秦熙和徐家定了亲了,连宫里的太后都听人说了,倒是文祁和秦熙都不知道,一个在军营训练没顾得上问,一个在农庄孝顺祖母也不知道。
  这下可把太后给气坏了,明明都有了皇帝口谕了,还敢私自说亲,这简直是不把皇帝放在眼里么。
  “柱子,去叫上顾洪喜,给哀家走一趟秦府,给我狠狠的张嘴徐氏,训诫秦风!”
  太后板着脸十分生气,敢和我孙女抢人,简直不能忍。
  “这个倒是好办的很,只是那些流言怎么办呢?‘
  徐德柱急忙追问,也是提太后分忧的意思。
  “这事到难办了,悠悠众口一时也堵不住呀。”
  太后皱起了眉头。
  “以老奴的意思,让亲近的宗室女出来说话,表明他们早就得到长辈们同意了,完全没有徐家什么事,这只能是比较笨的办法了。
  还是要和秦家老夫人通个气,听说去农庄休养了不在家,这才让徐氏钻了空子,谁知道她这么大胆呢,连皇家的命令都敢违抗啊。”
  徐德柱也觉得这个徐氏在花样作死啊,胆可真肥啊!
  “嗯,去让秦家老夫人解决,若是解决不好,哀家就赐死徐氏,秦熙也别想好过。”
  太后眼眸精光流转,气度嗜杀凌厉,一派威严。
  “是,老奴这就去,叫上顾洪喜吧。”
  “嗯,你去说就说是哀家的意思,也代表皇帝的意思。”
  欺负我孙女,当我萧家没人了么。
  “是。”
  徐德柱亲自前往紫辰阁,禀报了皇帝此事。
  “你说真的,徐氏真敢这样做?秦风也同意了?”
  皇帝瞪圆了眼睛不敢相信。
  “是真的,奴才让人都调查清楚了,秦熙身边的小厮和公主关系不错,奴才让五皇子身边的人去问了,全都说了。”
  徐德柱低着头恭谨的回复。
  “真是岂有此理,顾洪喜你跟徐德柱去,打秦风的板子,打二十板子,替朕传口谕,再有下次徐氏赐死!”
  皇帝顿时勃然大怒,狠狠的拍了桌子。
  “是。”
  徐德柱和顾洪喜领了命令,带足了人手,赫赫扬扬的往秦家去了,因为是去打人,特意招摇了一点,就是要去给文祁撑腰杆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