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迷情 >

凰娇 作者:花羽容(八)

时间:2020-02-14 12:18 标签: 欢喜冤家 重生 热血 爽文 公主
第783章 威胁 文祁回了皇庄,文麟忙着自己户部的事去了,秦熙最近也忙得很,不过偶尔会让人带一些店铺的好吃的拎来给他们品尝一下。 没几日杨家老太太来求见了,在皇庄外苦等。 福全没办法只能进来禀报。 哦,来的挺快的么。 文祁勾起红唇轻轻的冷笑一声,还
第783章 威胁
  文祁回了皇庄,文麟忙着自己户部的事去了,秦熙最近也忙得很,不过偶尔会让人带一些店铺的好吃的拎来给他们品尝一下。
  没几日杨家老太太来求见了,在皇庄外苦等。
  福全没办法只能进来禀报。
  “哦,来的挺快的么。”
  文祁勾起红唇轻轻的冷笑一声,还是不死心呐。
  “我累了,哀家不想见她,前互补的银子一分都不能少,必须还,砸锅卖铁也得还。”
  太后站起身,冰冷的话语却透着坚定的意志。
  “祖母放心,我明白的,您歇着去吧。”
  “嗯,我去看看我的苗圃去。”
  太后换了短打扮拎着锄头去地里干活了,说了不会再见她,永远都不会再见。
  “让她进来吧,有些话还是要进屋说才说的明么。”
  文祁端坐在高背椅上轻笑一声。
  “是。”
  “我也不耐烦见她,走老太婆去干活。”
  康王爷也不待见太后的这个嫂子,杨家老太太,太能算计眼里只有利益。
  “好好说。”
  康王妃拍拍文祁的肩膀,跟着老伴去地里干活了。
  不一会杨家老太太到了,一进屋没看到太后,眼里迅速划过一丝失望,但还是恭敬的请安行礼。
  “臣妇给长公主问安。”
  “嗯,起吧。”
  文祁淡淡的应了一声。
  “坐吧,您来找我祖母,不过我祖母忙着不方便见您呐。”
  文祁扬起薄菱红唇露出一丝浅笑来,眼底带着一抹沁凉的寒意。
  杨老太太微微起身,态度恭谨谦虚,“是我们的错,惹恼了太后娘娘了,臣妇来是我了赔礼的。”
  “哦,你确定是来赔礼的,不是来哭穷的?”
  文祁歪着头挑眉望着她,眼底深处有着了然的嘲讽之色。
  杨家老太太一时被噎了一下,脸微微有点僵,但到底老辣精明,尴尬的笑了两声,私下张望着。
  “不用看了,我祖母什么脾气您姑嫂多年难道您不清楚么?她说了永远不会再见你和国公爷,这话绝不是赌气的话,而是心寒齿冷。”
  文祁望着她眼神冰冷,带着浓郁的威慑力,不怒自威。
  “臣妇实在是有事才来求太后的,也是万不得已呀,杨家是太后的母族啊,这些年承蒙太后照顾,我等感激不尽,只是前些日子诚王爷来说让我们还清欠款,这个我们如何能办到呢,求太后……”
  “求我皇祖母做什么呢?不想还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您不明白这个理么?你们欠债多年不还,可有想过我祖母的脸面是否好过?
  你们没人想过我祖母的不易,却只觉得我祖母照拂你们全都是应该的,几十年了,就算是当初供养之恩也还清了吧,何况供养我祖母的是老国公爷,没要你一分钱呢。”
  文祁毫不客气的疾言厉色的指责杨家老太太。
  “臣妇……并不是这意思。”
  杨家老太太脸涨的通红。
  “我赵家早就把银子还清了,外公考虑我和文麟还有母后的脸面不能受损,前几年节衣缩食也把钱还清了,你呢?这么多年了,杨家也手握一条商道,别告诉我没钱啊,积年欠的债没有一个想着去还掉,可怜我祖母一心为了家族儿郎长远筹谋,却一句感激的话都没落上啊。”
  文祁站起身气势凌厉的看着她,表情带了几分气愤和心寒。
  “我,我们的确有难处,并非故意不还。”
  杨家老太太拿出帕子,擦起眼泪来了。
  “得了吧,这话你蒙谁呢,真有心那么一年还一点这么多年也该还清了。你们如此欺负我祖母,你说她儿子会不会感谢你们呢?”
  文祁望着她歪着头笑着调侃道。
  杨家老太太猛然抬起头,眼神惊惧的望着文祁,手指颤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有心想说点什么反驳的话,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杨家固然有我皇祖母压制的意思,但打压你们的是我父皇,不让杨家女进宫是老国公爷的意思,皇祖母也只是照办而已。
  而真正说了算的人是我父皇呢。你说这些年国公爷也没有太大的成就,甚至都不曾外放搏政绩,你觉得皇祖母的手能伸那么长么?”
  太后从来不曾c-h-a手朝政,这一点毋庸置疑,更没有权利去调动官员的升迁平调。
  杨家老太太瘫坐在椅子上,眼神虚浮,额头不停的冒汗,只觉得好像知道了什么真相似得,这些年并不是太后不提携娘家人,而是皇帝怨恨了杨家了。
  这个认知让杨家老太太心头发颤,一个劲的冒虚汗。
  “若你还希望杨辉有点前程的话,就乖乖的把钱还了,念在曾经一起玩耍的份上,我还能看在皇祖母的脸面上,为杨辉说句话,否则杨家……,呵呵呵!等我祖母百年后,你说我父皇会不会新账老账一起算呢。”
  文祁走近她,在她耳边轻声嘀咕了一句,嫣红的唇带着一抹绝美的笑容,眼神却冰凉入骨。
  “我……你不能……这样威胁我。”
  杨家老太太只觉得心跳如雷鼓,吓得手脚发软提不起力气来,明明记得当年去家里的时候还只是个霸道的女孩罢了,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有如此惊天的气度了。
  二人四目相对,文祁的眼神平静凉薄,而老太太的眼神却十分惊恐害怕,带着闪躲的意味。
  “老太太回去想清楚吧。莫要在刀尖上跳舞!”
  文祁最后不轻不重的敲打了一句。
  杨家老太太连告辞的话都不记得了,摇摇晃晃离开,一个劲的拿帕子擦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