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农家金凤:福慧双全+番外 作者:风飞凤(中)

时间:2020-02-14 21:54 标签: 种田文 甜文 青梅竹马 贵公子
第一百零四章 为了荣誉 冬天是异族最爱入侵的季节,军队都守在关上,燕然难得见爹爹面,好容易爹爹回来了,和家人欢聚的喜悦过后,都开始微微蹙眉,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老爷,鞑子经常过来吗?丰娘问。 有时候,和家人说说话,不见得能解除烦忧,但却能让人
第一百零四章 为了荣誉
  冬天是异族最爱入侵的季节,军队都守在关上,燕然难得见爹爹面,好容易爹爹回来了,和家人欢聚的喜悦过后,都开始微微蹙眉,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老爷,鞑子经常过来吗?”丰娘问。
  有时候,和家人说说话,不见得能解除烦忧,但却能让人放开胸怀,心情不那么压抑。
  “不是,侯爷守的这个关口,以前鞑子最爱s_ao扰,才导致这里的百姓都搬走了,他们没什么抢的,今冬倒不怎么来。”
  “难怪这里水Cao丰美,却没什么人居住。”燕然感慨。
  “可是爹爹每天似乎很担忧,为什么?”杜英睿忍不住c-h-a言。
  杜仲德摇摇头:“说了你们也不懂。”
  燕然忽然灵机动,爹爹可不是负责守关的,能让他发愁的,也就件事。
  “爹爹是担忧朝廷卡着补给吗?你不是说开春就自己种田吗?”
  “种粮可以,可是穿的呢?侯爷上了好几次奏折,冬衣到现在还不够,很多士兵冻得出不了门,我不得不安排人挖了地窨子让他们盖着被子坐在里面,也幸好鞑子没有来,来了可真麻烦呢。”
  “爹爹,你是侯爷的幕僚,却不是侯爷的军需官,为何比他们还愁啊?”
  燕然见过那个专管补给的副帅,笑眯眯的跟个菩萨般,根本不知愁。
  “那就不是侯爷的人。”知道自己说错话,杜仲德改口,“然儿你小孩子,不懂,不要问了。”
  “爹爹,我懂。我把《四海志异》看完了,懂好多呢。”
  “呵呵。”这笑声听就是敷衍自己的,燕然气鼓鼓地跺跺脚,“爹爹,开春,我们可以种棉花呀,反正天热的时候,没衣服也能过活,赶明年冬天来临,问题就能解决了。”
  杜仲德苦笑:“种棉花?说起来容易,棉花也不能穿身上的,还得纺线、织布、裁衣……”
  “爹爹,这些也不是什么难事的,让侯爷派人从内地招募几个会种田的老农,会纺线织布的农妇,教会大家不就行了?不是说嘛,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战士都能抵御了那些强悍的蛮子,还对付不了团小棉花?”
  “哪有那么容易……”
  “爹爹,没什么难的,男人也能学会那些活儿,我给你说,张嘎儿都会缝棉衣。”
  “怎么可能?”杜仲德那里肯信,张嘎儿那样的粗人,会缝衣服。
  “真的!”杜英睿忽然c-h-a言,把燕然惩罚张嘎儿的事情说了遍,“爹爹,你看,谁都能学会纺线织布缝衣服的,就看肯不肯学。”
  杜仲德被小女儿恶作剧的故事逗笑了,他点点头:“我给侯爷说说,也算是个解决问题的办法。”
  京城里那些官员,只知道鞑子最爱进攻这个关口,却不知道为的什么,他们暗害威远侯的计谋,y-in差阳错,没有得逞,个冬天,这里都没有什么战事。
  西疆的冬季可真漫长,威远侯接受了杜仲德的建议,派人从内地购买了大量农具、棉种,还带来了十几个棉农和会纺织的妇女。
  威远侯在荒坡下,挖出最多的不是兵器,而是银子,这是少数人才知道的秘密,不然,燕然的建议再好,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陆续有棉花运来。
  燕然建议种棉花,也得等到明年冬天才能穿上,远水不解近渴。
  纺车的样子其实很简单的,织机燕然也不觉得稀奇,她个子还小,不能c.ao纵织布机,却很快学会了纺棉花。
  威远侯把那些拉不动弓s_h_è 不了箭的老弱残兵派给杜仲德,让他带着这些人住到村庄的另头,纺线织布。
  兵就是兵,现在不能上前线,居然还要做女人才做的活儿,这些人怨气冲天,但军令如山倒,不听又不行。他们不是故意把纺车弄坏,就是磨洋工,反正,头三天,没有个人学会纺线,还坏了不少纺车和锭子。
  杜仲德气急败坏,晚上回来时还余怒未消。
  燕然狠替爹爹着急,可她好歹比别人多了半世的经历,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走,当年伟大、领、袖倡导的那场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她可是在各种课程都学到过。
  燕然努力回想,斟酌再三,这才跑去劝说父亲:“爹爹莫急,这些人心里有气,你得想办法让他们气儿顺了。”
  “怎么可能?他们现在虽然羸弱,说不定以前还是赫赫英雄。”杜仲德摇头。
  “爹爹,既然是英雄,朝廷为何不厚加赏赐,为其养老呢”
  “爹爹是说他们曾经本事不错,只可惜时运不济,没有立下那么大的功劳。”
  “爹爹,好汉不提当年勇,不管昔日如何,他们今天已经是边关的负担,这是实情吧?
  “是,然儿说得对,可——”
  “爹呀,你给我说过,威远侯为何在北疆会败?因为后勤供不上呀,打仗,不光是要将士英勇,还得拼经济,这就是所谓的兵马未动,粮Cao先行,对不?那些老兵若是真英雄,这个时候,更是应该为侯爷分忧,早点学会纺线织布才是道理。”
  杜仲德眨眨眼:“都像我然儿这样懂道理就好了。”
  “爹爹,将士拼死杀敌,可以连命都不顾,为何不愿意做纺线织布这样简单的事情呢?”
  燕然自问自答:“人争口气,佛争炉香,人人都鄙视这个,就是认为它是女人干的活计,干好了不但不出彩,还被人嘲笑。”
  “然儿,你说的太对了。”
  “那么,爹爹就应该从这里下手,你和侯爷商量下,今年冬天没有战争,纺线织布就是头等大事,这些老弱残兵,谁要是纺线织布拔了尖儿,也应该申报朝廷,请功封赏。”
  “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