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凤倾天下:逆天邪妃+番外 作者:绯如歌(三)

时间:2020-02-14 15:02 标签: 重生 宠文 护短
第243章 闯进无极宫 为师,在苍城布置阵法,或许能够支撑一段时日。流风边在旁边的椅子坐下来。 话音刚落下,夜倾舞眸底掠过一道凝惑,终究想不出师父,为何要大费周章,或者有人想对她动手。 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夜倾舞微眯清眸,扫向坐在旁边的流风
第243章 闯进无极宫
  “为师,在苍城布置阵法,或许能够支撑一段时日。”流风边在旁边的椅子坐下来。
  话音刚落下,夜倾舞眸底掠过一道凝惑,终究想不出师父,为何要大费周章,或者有人想对她动手。
  “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夜倾舞微眯清眸,扫向坐在旁边的流风连,指尖转动着无名指的紫灵戒。
  “或者让父亲....”夜倾舞望着他有些犹豫的脸色,随即拉扯唇角,淡淡道,“父亲也是雪山神域的人,自然也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流风连微叹了口气,道,“唉,你也是时候知道,你体内的封印逐渐削弱,之所以能看到某些画面,是雪山的预言之力,等封印完全解除,你也会使用灵术。”
  “之前,听阿尘跟我提及过,解除封印会对我造成生命危险,此事便一直耽搁。”
  “没错,你所说是强行解开封印,不过,你的情况跟之前不同,是自动解除。流风连观测她的额间白色图腾,随后看着她道,“所以,你务必不能离开苍城半步。”
  夜倾舞点头道,“清楚,能告诉我,究竟是谁想对我不利,不然师父,也不会在苍城布置阵法。”
  “雪山神域,在二十年前被人盗取神物天玄珠,是历任神女的象征,此珠能预测末来,里面蕴含着强大的力量。”流连风看了她一眼,“一旦封印解除,天玄珠自动回到你身边。”
  “那跟你布置在苍城的阵法,有何关联。”
  “如今掌握天玄珠的人,能在你末完全解除封印,通过天玄珠找到你,以为她会留你的小命么!”
  夜倾舞沉吟片刻道,“原来是这样。”
  夜倾舞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便让流连风先退下去,心里却是想着另外一件事。
  帝绝尘回到房间的时候,看见他的王妃陷入自己的思绪,朝着她身边走近,拉起她的小手,淡淡道,“舞儿,在想什么。”
  夜倾舞抬眸看着他,随后将流连风跟她所说的事,告诉眼前的男人。
  帝绝尘想了想道,“舞儿,将消息传给岳父,封印之事。”
  夜倾舞点了点头,也是同意他的做法。
  随后夜倾舞写一份私信,召唤来神鹰,让他尽快送往东楚的国师府。
  .......
  无极宫殿内,檀香缭绕。
  身着嫣红似火红衣的瑶姬,妖艳勾人的魅眸深锁,视线锁在半空中的天玄珠。
  天玄珠异动,除非是天玄珠真正的主人,雪山神女。
  怎么可能,要是这样,为何这二十年间天玄珠没有异样,却在这个时候,能让天玄珠无法感应,唯一能解释的,便是雪山那群老家伙,启用雪山的禁术封印。
  但....天玄珠异动,也代表封印解除。望着半空中的天玄珠,她似乎有些明白,天玄珠的主人,封印还末完全解除,势必在她解除封印之前动手。
  与此同时,站在殿外几道白色身影宛如烟娄,让整个无极殿手持兵刃的护卫,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异样。
  一阵刚劲霸道的劲风扫过,带着凛冽破空之声,朝着瑶姬的肩膀而去,血色翻涌,嘴角溢出血迹。
  “呵呵....本宫还以为是谁。”瑶姬妖艳魅眸释放出嗜血的冷意,随即素手控制着半空中的天玄珠偌大的宫殿布置一道红色的红网阻隔在中间。
  站在清绝长老身后的青澜以及云挽歌,微眯双眸看着前方不远处控制着天玄珠的瑶姬,眸底冷了几分,身为雪山圣女跟长老如何不知,布置在他们眼前是血色魂海。
  “瑶姬,当年你从临雪殿偷盗雪山神物天玄珠,犯下如弥天大罪,要你能将天玄珠出来,或许族长会轻饶过你。”青澜眸底清冷,望着前面不远处的瑶姬。
  “啧啧啧!你们能不能活着出去,还得另说,还想要本宫乖乖将天玄珠交出去,这些年青澜的脑子依旧,蠢得无可救药。”瑶姬看着妖美的脸掠过y-in森冷意。
  “老巫婆,就你还想动我们。”旁边的云挽歌动用体内的灵术,一道白色的烟娄袭过那道红色如火的红网,半响,血色魂海消失在殿内。
  “倒是小瞧你们,能动用灵术除了主家嫡系一脉外,就神女跟圣女,看来是不能让你们活着回去。”瑶姬此时心里慌乱,如今先拖延着他们,再想办法逃出去。
  “就你也配,就让本圣女亲自将你带回雪山。”云挽歌眸底掠过一道讽刺,随后手里一翻,一道白色朝着瑶姬掠过,却被对方躲过去。
  再等她出手时,却看见半空之中,出现黑衣银面男子,凌空朝着她出一掌,旁边的清绝跟青澜脸色微变,随后动用助云挽歌一臂之力,却依旧口吐鲜血。
  云挽歌双眸揪紧半空中的黑衣银面男子,动用体内的灵术再次朝着他,却被旁边的清绝阻止,随后三道白色身影如鬼魅般速度离开殿内。
  离开后的云挽歌三人,身负重伤,此时的三人落坐于一座山谷,旁边的清绝望着云挽歌惨白的小脸,微眯双眸,他想不出能重伤挽歌,甚至连他跟青澜联手也不过他的一招。
  “挽歌,此事必须告诉族长,瑶姬边有人,其人的实力远在我们三个之上。”青澜从袖子里取出一瓶瓷瓶,倒出几颗药丸塞进嘴里,然后再将药瓶递给旁边的云挽歌。
  “青澜长老,我知道该怎么做,不过,想不通,在九洲还能有人重伤我们。”
  “或许对方是其三大势力的人,不可能是世俗外人,魔宫,无尽之域,刹盟这几个势力是最值得怀凝。”旁边的清绝,脸色深沉。
  “看来瑶姬是跟这三大势力的其中一方联合,莫非前朝毁亡,该不会出自他们之手。”旁边的青澜眸底掠过一道暗沉,之前听闻族长跟她所说的话,越想越心惊。
  “要是这样,事情麻烦了。”
  “什么意思。”
  清绝微叹了口气道,“挽歌,当年的事情,你还不知道,等回去后,族长自然会告诉你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