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蜜宠100分:重生鲜妻,狠美味+番外 作者:妙朵朵(二)

时间:2020-02-09 18:58 标签: 重生 宠文 独宠 隐婚 千金
第二百四十四章墨绯白被气狠了 苏微凉扭过头,生气的不想搭理他。 墨绯白唇角勾了一下,敲了一下车窗,把那只扔进来。 那只 苏微凉眼皮一抽,气恼的瞪过去,他以为是在养宠物吗? 车门打开一条缝,冷遇将婴儿递到墨绯白怀里。 墨绯白看了一眼。 第一感觉,顺
第二百四十四章墨绯白被气狠了
 
  苏微凉扭过头,生气的不想搭理他。
  墨绯白唇角勾了一下,敲了一下车窗,“把那只扔进来。”
  那只……
  苏微凉眼皮一抽,气恼的瞪过去,他以为是在养宠物吗?
  车门打开一条缝,冷遇将婴儿递到墨绯白怀里。
  墨绯白看了一眼。
  第一感觉,顺眼。
  墨少爷看人很奇特,不论好坏,不分男女,不管身份,最主要就是顺眼。
  而这个世界上,能让他看顺眼的人,少之又少。
  眼前这个,苏小猪不知道从哪儿旮旯里抱回来的婴儿,正好就入了他的眼。
  苏微凉用眼尾偷瞄,希望小宝贝给点力,最好能抓墨猪头一个花猫脸!
  小宝宝刚喝过n_ai,这会儿睁着一双干净的大眼睛,皮肤珍珠一样莹白,头发乌黑,是个十分漂亮的孩子。
  小宝宝看到墨绯白,不止没挠他,还咧开小红唇,咯咯笑起来,大眼睛弯成了新月,扑腾着双手,咿咿呀呀的要抱抱。
  苏微凉,“……”
  这特么的!
  她累死累活,还差点丢了小命,才把她从狼窝里抱出来,换来一身伤痕。
  墨绯白什么都没做,还嫌弃她,居然又笑又主动要抱抱……
  说好的公平都喂了狗嘛?
  苏微凉捂着胸口,心塞。
  她一双清澈的大眼,跟xs_h_è 线一样,在墨绯白身上扫来扫去,努力想要找出来,这位尊贵的少爷到底哪一点,入了小宝宝的眼。
  怎么看,他都不具备招孩子喜欢的特x_ing,冷的跟块冰似的……
  墨绯白观察了一会儿,忽然抬手,从婴儿的脖子上,抽出一件东西来。
  那是一块玉色的长命锁,很名贵的材质,长命锁的正面,一个“诺”字映入眼帘。
  这孩子,出生非富即贵。
  墨绯白将锁放回去,把婴儿放在膝盖上躺着,视线盯住苏微凉的眼睛,唇角掠过一丝冰冷的弧度,“不说?”
  苏微凉低下头,“她真的是我从狼窝里抱出来的……”
  “我要知道的是,你是怎么到的狼窝。”墨绯白犀利的直击重点。
  这孩子身上的野兽气息,苏微凉一身狼狈,都显示她说的是真的。
  但是,狼窝距龙大那么远,她是怎么去的?
  见鬼的被狼叼去的!
  苏小猪还真是一刻都不敢离开他的视线,总是状况百出。
  苏微凉眼珠子心虚的转了一下。
  她难道要告诉他,是她自愿跟着七只狼崽子走掉的?
  墨少爷会揍她的……
  “反正……”苏微凉红着耳朵,“我没有想过要跑……”
  墨绯白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目光深沉,几乎要将她的灵魂抽离。
  “我真的没有想过要跑。”苏微凉对准他的眼睛说。
  墨绯白笑了一下,气息似乎变得更危险了,“所以,你是自己主动跑进狼窝里去的。”
  苏微凉,“……”
  “苏小猪……”墨绯白大概是被她气狠了,竟然忘记了贵公子的风度,出言损她,“你要寻死,能不能找个体面一点的方法?被狼吃掉,连个全尸都没有!”
 
 
第二百四十五章恭喜绯白少爷喜当爸,也恭喜我……喜当妈咪……
 
  “苏小猪……”墨绯白大概是被她气狠了,竟然忘记了贵公子的风度,出言损她,“你要寻死,能不能找个体面一点的方法?被狼吃掉,连个全尸都没有!”
  苏微凉,“……”
  自己脑抽的往狼窝里跑,不是活够了,是什么?
  反正墨绯白已经确定了她是自己去的狼窝,苏微凉也不藏着掖着了,低头把事情说了一遍。
  墨绯白静静的听她说完,清冷的目光看着她满是伤痕的脸和身体,许久,没有说话。
  苏微凉低声说,“我知道你又要说我笨,我就是笨了,又有什么办法呢……”
  在狼窝那一刻,她怎么可能会不害怕?
  可是她找到了一个宝贝不是嘛?
  用一次冒险,换一个救赎。
  苏微凉看着墨绯白腿上的婴儿,双手撑着下巴,柔柔的笑了一下,眼睛里有细碎的微光闪烁。
  无论如何……
  都是值得的……
  她这样想,然后纤细的身体,被一双有力的手,拥入一个同样用力的怀抱。
  有人拍着她的脊背,清冷的声线,语气却像是在哄孩子。
  他说,“苏小猪,没事了。”
  没事了……
  都过去了……
  苏微凉红了眼眶。
  黑夜过去的,绝望过去了,恐惧过去了,伤心也过去了……
  他还在。
  “墨绯白……”她喊着他的名字,抬起明澈的眼睛看他,“你真的不会不要我吗?”
  “我无法给你生一个孩子,但如果你还要继续霸着我,那你这一生,就注定了要绝后了。”苏微凉笑容柔凉,细白的手指划过他的眼皮,似乎不想让他看到她此刻的神情。
  “你要了我,便绝对不能在跟其他女人有牵扯。”
  “你的孩子,必须我来生,也只能我来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