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我努力进监狱的那些年+番外 作者:永岁飘零(下)

时间:2020-01-23 09:58 标签: 情有独钟 爽文 欢喜冤家 古代幻想
第116章 什么职业最挣钱 罗邙脑子有些发懵,他狐疑地看向青蟒。 见青蟒神情严肃, 不似在说谎。他剑眉紧紧一蹙, 觉得事情大条了! 难不成, 自己失忆了? 不可能啊,他连刚出壳的事情都记得, 怎么可能是失忆。 既然不是失忆, 那就唯有一种可能, 便是他把这段记
第116章 什么职业最挣钱
  罗邙脑子有些发懵,他狐疑地看向青蟒。
  见青蟒神情严肃, 不似在说谎。他剑眉紧紧一蹙, 觉得事情大条了!
  难不成, 自己失忆了?
  不可能啊,他连刚出壳的事情都记得, 怎么可能是失忆。
  既然不是失忆, 那就唯有一种可能, 便是他把这段记忆弄丢了……可他又没有撞过头, 怎么会无缘无故丢失掉关于青蟒也有守护意念的记忆?
  事情太诡异, 罗邙正色, 他感觉,自己身上的迷团越来越重了。
  记忆——竟会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丢失。
  “你真不记得?”青蟒眉心紧拧。
  罗邙:“不记得。”这事,他真没一丝印象。
  话落,兄弟二人抬眸,眼里皆布满了慎重。心微微沉下,此刻,二人同时察觉到了事情的诡异。
  似乎有一只黑手,在暗中c.ao弄着他们的命运。
  两双相似的眼睛, 在这一刻同时闪过y-in鸷。是谁, 是谁在背后玩弄他们……
  哼,不管是谁, 别被他们揪出来, 否则, 定会让他生不如死。
  兄弟对望, 暂时摒弃前嫌,放下过往恩怨,决定先把那个躲在暗处的黑手揪出来再说。
  夜色朦胧,四周景物影影绰绰,看不真切,如同兄弟二人此刻处境。
  两兄弟心里装着事,暂时握手言和。默契地抬腿,准备去青蟒那间被空出来的小黑屋,理清当年真相,看是否能找出蛛丝马迹。
  脚刚迈出,几声窸窸窣窣略带烦躁的脚步声突然响起,银环的身影蓦然出现在了铁闸口。
  “半夜三更,你们还打……”银环伸着懒腰,吐了口浊气:“天天这么打,不累吗。嘶——大哥,你的脸又花了。”
  罗邙嘴角淤青,引得银环心痛。
  她真是服了他们,脸上天天挂彩,就没有一天是干净的。
  “没事。”罗邙抬手往受伤处掠过,瞬息间,嘴角淤青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罗邙:“你怎么不修炼了?时间还早,不想修炼,就回去睡一会儿。”
  “睡不着。”银环耸耸肩,水灵的大眼睛转向青蟒:“我们还有多少钱,够不够买一幢房子?”
  银环有些无力,回来一周多,监狱里充斥的悲恸之意愈发浓郁。每晚修炼,她都会被这无形的东西牵引,搞得她心里沉甸甸的,不明情况,还以为是失恋了。
  她男票都没有,失个毛的恋。
  ——扯谈!
  回来之后,她就一直在监狱里瞎逛,想把悲哀的源头找出来,可她都快把监狱翻个底朝天了,仍旧没有找出原因。
  今晚修炼,又一次被扰乱。
  特么的,她惹不起,总躲的起吧……她不奉陪了,重新找个窝安家。
  听到银环买房子,青蟒眼睛一亮:“够,还有五百万左右,你想买什么房子?”
  他早就想搬出去了,监狱里住着一点都不方便。夜晚也就罢,可到了白天,他就只能用原形活动,连和罗邙打架都不利索。原形时还经常被游客看稀奇,看就看吧,可那些没眼色的凡人,竟把他认成森蚺。
  他花纹如此漂亮,怎么会是丑不拉几的森蚺?切,蟒族可不止森蚺才强壮,缅甸蟒同样强壮。
  “搬出去也好,这里毕竟不是咱们家。”罗邙点头赞同。
  监狱阵法克制妖怪,着实不适合他们长住。
  当初来这里,只是为了躲避青蟒。可眼下,青蟒就在眼前,怎么躲都躲不掉了。
  银环:“那等天亮了,咱们带阿辉去看房子。”
  修炼被打扰,银环也失了继续打坐的心。她跨出铁闸,踢了两脚铁拦杆,嘟嚷道:“这监狱,以前是做什么的?这里的气氛怎得总是怪怪的。”
  说完,她转头,看向罗邙兄弟,问:“你们有没有察觉到什么?”
  “什么?”
  银环皱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哭,似泣,带着无限悲哀,还一有种孤寂与浓烈的不甘。”
  那种感觉错综复杂,很难用语言表达。好在银环这段时间跟着阿辉学了一把,要不到,她还真说不出来。
  “这种感觉,从我劫渡回来后就一直充斥在监狱里。原本很淡,可在青蟒入住监狱后,那种感觉突然就强烈了。现在比起那时,又浓了几分。”银环把自己感受到的东西,告诉兄弟二人。
  他们与她关系紧密,她能察觉到的东西,想来,他们应该也会有所感应。
  可惜,银环失望了。
  “没有,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青蟒摇头,神情略显凝重。
  “小妹,你该不会是在做梦吧,这里哪有……”罗邙摸着下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手突然一顿,眼里闪过讶异:“奇怪,你说的这种感觉,怎么和大漠传承空间中充斥的情绪那么相似?”
  刚说完这话,罗邙双眼突然一激,惊讶道:“难不成,监狱里也有腾蛇传承?”
  青蟒:“大漠传承?那里有什么情绪?”
  罗邙的话,让青蟒疑惑。大漠传承空间他曾经进去过,里面除了传承,他再没感觉到其它。
  到底没有蜕变成腾蛇,青蟒即使拥有腾蛇血脉,可某些东西,在他失去精血传承那时,便与他彻底绝缘。
  罗邙与银环能触碰到的东西,他却被天意屏蔽。如今,能找回当初的守护意念,已是血脉沸腾到极致,想要于罗邙同样,除非他也蜕变成腾蛇。
  但提纯,或是激发血脉返祖,一个字——难!
  难如登天!
  罗邙看了眼青蟒,没有细说,只道有空在告诉他。然后转头盯着银环,急切道:“小妹,你在哪里感应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