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书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北山月起云争落 作者:椛杦

时间:2019-11-28 18:08 标签: 重生 古代幻想 生子
夺位之争,天家之乱,说不清,她不过是痴人一介,误了终生,魂穿她人回归,命运至此,便是宿罪,她不想再撞南墙却又一回义无反顾地撞了 内容标签: 生子 重生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北山落音,赫云铮 ┃ 配角:赫云城,赫云枫,许凌风 ┃ 其它 第1章
夺位之争,天家之乱,说不清,她不过是痴人一介,误了终生,魂穿她人回归,命运至此,便是宿罪,她不想再撞南墙却又一回义无反顾地撞了……
内容标签: 生子 重生 古代幻想 
 
搜索关键字:主角:北山落音,赫云铮 ┃ 配角:赫云城,赫云枫,许凌风 ┃ 其它
 
  第1章
  云纪末年,云纪皇朝外戚专权,皇族腐败,朝臣各自划地为营,起兵立权不止,终于在当年秋季昔日朝臣赫川一举奋起,合并诸洲,天下再次一统。
  一年的休息整顿,天下安定,赫川将顺安城定为国都,于天下亲自废除云纪国号,自命天观,始是天观元年,自称天帝。
  次年,因八皇子赫云铮劝降前朝旧部霹雳将军辛致有功,天帝亲封靖安王,各朝记载在册的历代亲王皆是成年受封,靖安王一出更是天下哗然,区区十岁小儿竟有天大能耐,不费一兵一卒就让辛致率部归降,世人皆叹此是神童也。
  天观十年,靖安王赫云铮四年振军平定瑶海封地,撤去天观最后一个藩王,天观终于除去了最后一个皇权威胁,天帝大喜,大赦天下,四海同庆。
  常年驻守边境,赫云铮是第一次仔细地瞧瞧这顺安城的热闹,身旁的赫呈竟已经抛却他逃进灯火阑珊深处去,夜幕渐起,顺安城也跟着亮起星点霓虹,红纸绿瓦的颜色再也忆不起曾经的断壁残垣之貌。
  夜市兴起,比白日里的车水马龙更多繁华,眼底遍地是吆喝声,叫卖声,茶馆的小厮热情地为每一个客人停车牵马,摊位上的小贩随手给大娘送了两根葱......往前是耍火戏的杂耍,人都一圈一圈成了团,赫云铮无奈,就近进了芸香院里寻了个高处,领一壶酒坐在窗边,俯瞰天观盛世。
  高处俯瞰,人人皆为蝼蚁渺小,忽地一阵阵朝这芸香院里拥挤进来,赫云铮顺着人潮起身移向里侧的栏杆,八角楼梯红牌尽数悬空,红绸香绫,围着的一圈圈锦绣华服的达官贵人,半空里飘摇的银票子像是一张张废纸来回散落。
  他拉过一枚路过的跑堂,“伙计,今天是什么大日子?”
  “回这位爷,今儿是岸芷阁的落音姑娘入幕之宾的擂选呢。”
  赫云铮居高远看这眼底下奢靡之乐,“是何种姿色,底下人都疯狂成这般。”
  “爷,这落音姑娘可是个妙人啊,院里出台第一天就满堂彩,瞧那台上的对子,还是当今学士大夫许凌风亲自题的。”
  赫云铮顺着伙计的方向看去:
  宝髻松松挽就
  铅华淡淡妆成
  听这一说,赫云铮倒是生了兴趣,那姑娘真真是从里面升上来的,伙计都垂涎,“您也别看落音是个清倌儿,风骨傲着呢,把不准今儿个能过关的没有。”
  热闹一波接着一波,赫云铮索性拎着酒壶看了,姑娘坐在台中央,只是一身碧青罗裙,发髻还真真是一溜流云髻,看不清是何物,只能分辨是个木头簪子。银子金子像乱舞流星一样往她脚边上砸,千弦琴竖起,落音蹲地,指法娴熟的穿梭进层层弦音之间,一圈如狼似虎的男子争先恐后,锦瑟弦音,毫无颜色。
  那姑娘峨眉淡淡的蹙着,细致的脸上竟涌现的忧虑层层叠叠,原本美得出奇的容貌,如此一来,这个美人倒见着有些可怜。
  落音。
  “各位看官,今夜芸香院大喜,刚刚落音姑娘的琴音能猜中其意,便是姑娘第一个入幕之宾,故而看官们要费尽心力了。”
  扭捏着丰韵的身子不停徘徊于台前,一看便知是这院里的老鸨,徐娘半老,还是存了些风韵。
  退的看官一波接着一波,渐渐的便也就屈指可数出来,赫云铮咧着嘴嗤笑,又领了一壶红妆醉。
  “靖安王一回来就往芸香院里扎,倒是另一番闲情雅致啊。”
  “凌风兄?”
  会眼一看,来人白衣飘袂,一派风流怡人。
  “这姑娘不错吧。”
  赫云铮一听便忆起往日里许凌风的脾性,重逢的激烈之心也跟着消弭下去,“还是如此,成家了也不怕大玉姐姐罚你。”
  “我就来跟你凑热闹的,是你拖着来的。”
  一脸无赖让赫云铮又倍感亲切起来。
  “落音才情俱佳,唯独命途不行!”
  “这世间可怜人千千万,你可一一同情得过来?”
  许凌风抬眼一声嗤笑,“八郎不知,这烟花之地,清倌儿是卖艺不卖身,她也是无奈的。”
  芸香院是收留官妓之地,这满眼的莺莺燕燕昔日里哪个不是世族官宦出身的小姐丫头,赫云铮实在是为许凌风此刻的叹息好笑,从腰封里掏出三钱银两放在桌角,甩袖背手下楼。许凌风跟在身后,身子却随着台上的音律悠悠转转,不时他还发出恼人的翁哼声,粗闷的嗓音着实听得有些恼人。
  赫云铮受不住,下了楼阶前方人群堵塞心中恼意更甚,“大玉姐姐是如何管教你的,竟这般肆意花丛。”
  “八郎,过不去了!”
  面前狡黠的嬉笑让他顿时生了厌气,又被抢票的人拘束不得动身,愠怒地甩袖立在最外围的窗头。许凌风一道道跻身入里早已顾不得赫云铮,台上的落音脸色静宁,裙边被不时砸过来的金珠子银锭子慌乱,眼神渐渐空洞,琴音渐渐平淡无情......
  “可有看官有解?”
  沸腾杂乱的人群纷纷扬手往前拥挤,各种言语张开口就来,其中不乏一些油腻的污言秽语,琴被撤下台去,落音缓缓直起身子,眉宇紧蹙,底下一群浮动的皆无一言入耳。
  “芸芸众生皆无语,无可奈何花落去!”
  老鸨一眼问询,落音微微侧目,人群里许凌风被空开了一圈小地,她眉目微朗,手里的红头鼓槌起势扬上。
  “许——凌——风!”
  这一声只怕整个芸香院都不陌生。
  赫云铮闻声回头,大玉叉腰,气势汹汹地立在门口,眼睛里释放的灼热怕是比拟一团烈火,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学士夫人的名号谁人不晓,纷纷退得远远的,本是热闹的美事经此一闹迅速冷清了,赫云铮意欲上前,大玉风风火火扬裙而过,他竟被逼退了两步,无奈站稳脚跟上前。